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广亲王的令牌
    提到星宿武馆四个字,段虎脸『色』就垮了下去。

    “唉,沈华那厮,最近来了好几次,而且每次都能带来一两位凝气高手来我们这里,以切磋为名,打伤了不少人。”段虎说话的时候虽然尽可能平静,可还是掩饰不住他的愤怒。

    “说来,我上次答应带你们去踢馆,至今还未兑现。”楚云端道,“就明天吧,带上精忠武馆的人,去把星宿武馆给砸了。”

    “啊?”段虎吃了一惊。

    楚云端很是淡然:“听我的,没问题的。你口中的那些凝气高手,应该不会出现了。”

    段虎一脸狐疑,也不明白自家的二少爷打着什么主意,只能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

    “我看今夜都过去了大半,二少爷就在这里休息到明早吧,只是这武馆内的房间都很简陋……”段虎接着道。

    “没事,我就在这里过夜,明天带你们去把星宿武馆砸了。告诉你的兄弟们,准备放开手干,逮到星宿武馆的人,就往死里打,只要别真打死就行。”楚云端的语气不容置疑。

    “知道了,二少爷。”段虎微微躬身。

    接着他略微迟疑了一下,问道:“二少爷,少夫人的伤,到底是怎么了?”

    “没什么,碰到了几个抢劫的,被我打死了。”楚云端很是随意地解释一句,他不想外人被牵扯进来。

    段虎似信非信地点了点头,然后才带着两个武者离开了房间。

    …………

    段虎离开之后,楚云端的手中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个小袋子。

    他把袋子里的东西往外一倒,冷冷笑道:“引爆符,还有‘广亲王’的令牌,呵呵……”

    这个小袋子,正是他从刺客身上弄下来的。

    那几人坠崖之前,楚云端从他们身上找到了这些,算是很重要的情报。

    看到广亲王的令牌,他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些人身上会有引爆符。想必这些引爆符,就是从广亲王那里得到的。

    对于广亲王这个人,楚云端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这个王爷与皇帝有些血亲,权势不低。

    只是不知道,这个广亲王,为什么会派人来杀我?楚云端沉思少顷,也想不出什么个道道。

    而且从目前发生的种种事件上推测,刺客是广亲王的手下,就住在沈府。那么沈家的人,肯定参与了这次事件。

    而沈家又妄图吞并楚家,这就说明,广亲王的目标可能不仅是楚云端,而是整个楚家。

    “难道,是楚家的谁得罪了广亲王?”

    楚云端嘀咕了一句,然后将令牌和引爆符放好。

    这时,慕萧萧小声提醒道:“云端,你先、换件干净的衣服吧……”

    楚云端这才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一堆破烂,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拿起旁边的长衫。

    慕萧萧赶紧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楚云端笑了笑,也没有多说,很快将衣服换好。

    一对名正言顺的夫妻,同处一室,却什么都不干,这让楚云端觉得哭笑不得。

    等到慕萧萧回过头来的时候,她立马就询问道:“云端,刚才人多,我也没问,你筑基……真的失败了吗?”

    楚云端点了点头,略带遗憾之『色』。

    “失败了么……”慕萧萧悲从心生。

    她很清楚楚云端对筑基的重视,也明白筑基一旦失败,后果是多么严重。

    偏偏,这种事就真的发生了。

    “可是,既然筑基都失败了,云端你之前和五个刺客打斗的时候,为什么拥有那么可怕的力量?还有你筑基的时候,天空出现金『色』虚影,好奇怪。”

    提及此,楚云端不免有些庆幸。他能侥幸不死,八成与仙府有关。

    “若不是我的身体有些特殊,怕是在筑基的时候就爆体而亡了。”

    “筑基之时,最怕的就是受到外力的攻击。哪怕只是轻轻拍一下,都可能导致筑基者体内的灵力暴走。当时我正观想到末日浩劫的场景,气海形成了一半,却被黑衣刺客砍了一刀,当场就让我暴走了……”

    “就像是一个膨胀到极点的水球,随便用针戳一下,水球就会破,何况是拿刀砍?”

    “我当时,就是这样的水球。而那刺客的一刀重击之后,也意味着筑基的彻底失败。”

    “可能是因为我的身体有些特殊,灵力暴走之后,并没有让我丧失心智。不知为何,那些本该反噬我的力量,有一部分可以为我所用,所以我当时才能爆发出极强的战斗力,以碾压之态敌五人。”

    “但那种力量可能是筑基失败的残余,在快速消散,所以我才不敢拖延,用最快的时间把他们解决。之后,大概是那些残余力量耗尽后的后遗症,我就昏倒了。”

    “现在,我就不可能像刚才那样强了,仍然只是凝气大成,若是现在再对付那五个刺客,绝对难有胜算。”

    “半成品的气海也已消散,下一次筑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失败一次,就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而且下一次筑基,会难上加难。”

    楚云端说完这些,慕萧萧才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别说她有些不明白,就连楚云端自己都觉得奇怪。

    当时观想到的场景,还有那种虚实间的大恐怖,现在还在他的心头不散。

    还有秦虎那一刀,砍在楚云端的头上,却被楚云端体内灵力的暴走而反震开来。

    甚至于本该走火入魔的楚云端,却能保持清醒。

    他唯一能想到的原因,就是太虚仙府。

    走火入魔,归根结底就是力量超出了掌控。

    按理说,楚云端身体暴走之后,他确实掌控不了那么庞杂的灵力。

    可是他的体内有个太虚仙府,那部分暴走的灵力,必然是被仙府吸收了。

    …………

    “不管怎样,只要你平安就好了。”慕萧萧心中石头落地,安慰道,“我相信,下一次筑基,一定会成功的!”

    楚云端深深点了点头。

    虽说这次的筑基失败是意外,却让他知道了广亲王的存在。而且,所谓祸兮福之所倚,这次失败,至少让他见识了一次“反常的观想”。

    假如下次再观想到那种浩劫之景,必然能镇定许多。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楚云端这次观想太过玄乎,以至于他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筑基早就完成了。

    这其中的缘由,说不定老虚知道吧。楚云端思量一二,决定抽空去问问老虚。

    眼下,还是先给沈家一点颜『色』看看。

    楚云端今天差点被五个刺客杀死,而且这几人又和沈府有所勾结。

    刚才从段虎的言辞中,可以确定,沈华多次带来踢馆的高手,不外乎出自这五个人。

    虽说这五人全都死在悬崖下面,但楚云端还是憋了一肚子火气,半点都不打算忍耐了。

    沈家既然三番五次自寻死路,他怎么会熟视无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