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前功尽弃
    秦虎『逼』近之时,金『色』虚影还未完全消散,竟令他忍不住生出退缩的念头。

    不过他想到当日被楚云端暴打的耻辱,于是暗自发狠,使出全力,一刀斩出!

    正好趁着这个大好时机,报了当日断腿之仇!

    霎时间,楚云端周围的浓郁灵气被斩出一道缺口。

    这一刀,穿越这厚重而狂暴的灵气,就像是劈开一层呼啸的海浪,势不可挡地砍向楚云端的脑袋。

    秦虎心中大为爽快,他仿佛见到,下一秒就是血溅当场、脑浆崩飞!

    楚云端,对此依旧毫不知晓。

    他的面庞上,神『色』不断变化,时而眉头紧锁,时而眼皮颤抖,时而又好像『露』出一些松懈的样子。

    尖刀斩落之时,灵气纷飞,溅得秦虎都感受到强烈的冲击力和反震力。

    咔!

    终于,这凌厉而充满暴躁力量的一刀,狠狠地劈在了楚云端的头顶。

    先前正在缓缓散去的金『色』虚影,在这一瞬,砰然绽放出一团强烈而刺眼的金光,然后急剧消散。

    后面的马宁几人,看到这种场面后,都是彻底松了一口气。

    在那样的一刀下,没人能活下去。

    只是这阵爆炸的金光,倒是有些令人惊奇。

    他们只以为楚云端的脑袋被砍炸了,所以都转而将『色』『迷』『迷』的目光放到慕萧萧身上……

    可就在这时,前方的秦虎,却猛然倒飞出去!

    轰!

    那金『色』的虚影完全是在一息之间就彻底散去,秦虎的刀,也确实是狠狠砍在了楚云端的脑袋上。

    但秦虎方才却觉得,自己好像是砍到了石头,接着就是一股狂猛的冲击力从楚云端的身体上爆发出来,瞬间将他震飞,重重地摔在地上。

    甚至连那把刀,前半截都被冲击成为铁屑,只剩下半截被秦虎死死抓着。

    “噗……”

    秦虎落地,竟喷出一口鲜血,满目震骇。

    “怎么可能?!”

    其他的四人,也都被吓了一跳。

    方才那一刀,就算是砍在最硬的岩石上,都能把岩石砍碎。

    但砍到楚云端的脑袋上,反倒是秦虎被震飞吐血?!

    就算是再硬的脑袋,最多可以不被砍碎,也不至于自带反冲力吧?

    突如其来的变数,超出了所有人的理解。

    或许是这四人的失神给了慕萧萧可乘之机,她突然爆发力,竟是挣脱了孔兴的压制。

    孔兴和孔盛连忙将慕萧萧拉了回来,十分粗暴地按着。慕萧萧双手再次受控,动弹不得,心中又惊又急之下,把头埋下,狠狠地在孔盛的手臂上咬了下去。

    “啊!小贱人,敢咬我!”

    孔盛被痛得大叫一声,接着扬起巴掌就对着慕萧萧扇了过去。

    慕萧萧面『色』不畏,愤然地盯着孔盛的手掌。

    就在那巴掌落下的时候,孔盛的胳膊,却突然死死停住,而且扭曲成一个反常的角度。

    咔咯——

    渗人的声响过后,孔盛的胳膊,不自主地向下垂落,晃悠悠地在挂在肩膀上。

    孔盛的身子颤巍巍的,眼中看到一张冷峻的面容。

    “你没死?!”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因为楚云端赫然出现在了孔盛旁边,而且刚才在一瞬间将孔盛的胳膊打断。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秦虎还躺在地上,看着毫发无损的楚云端,心底生出强烈的恐惧。

    此刻的楚云端,堪称恐怖!

    他身上的衣衫,几乎都在先前的灵力冲击中爆散,浑身的皮肤,全都散发着怪异的光泽。时而是青『色』、时而是金『色』……

    满头的黑发,也是十分凌『乱』,还随着身体周围股股狂暴的力量飘动。

    在秦虎刚才斩落的地方,没有半点伤痕。

    现在楚云端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随时都要爆炸一样。他的身体内外,全都是狂暴的灵气。

    正如火炉上的一个水壶,里面满是沸腾的开水。

    “怎么可能,到底怎么回事?”孔盛手臂断了,却感觉不到痛苦,只是惊骇地望着楚云端眼睛里的血丝。

    一时间,马宁、孔兴、孔盛、陶鸿总共四个人,面对楚云端的时候却全都怔住了。

    慕萧萧原本看到楚云端并没有被秦虎所杀,刚有些欣喜,可是看到楚云端完全就是“走火入魔”的样子,她的心又沉了下去。

    方才那一刀,虽然未曾要了楚云端的『性』命,却打破了他体内的平衡,将他的筑基,强行终止!

    秦虎这时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不声不响地靠近楚云端身后,握紧半截尖刀戳向楚云端的后心。

    但楚云端连转身都没有转,单手朝着身后抓了过去。

    哐当!

    他一巴掌拍到秦虎的刀身上,随手将尖刀拍掉。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么强……筑基的时候受到那一刀的冲击,就算脑袋不炸,也不可能筑基成功的。”秦虎的双腿,不禁向后退了一步。

    但,若是筑基没有成功,怎么可能这么强大?

    此时楚云端远比当初更可怕,好像一座随时都要喷发的火山。

    终于,秦虎发疯似的大吼道:“兄弟们,他筑基被断,必然受损,一起上,杀了他!”

    余下四人也都同时出刀,几道白芒闪过,楚云端则是直接抬手对着刀身抓了过去。

    啪!

    他的双手在空中虚抓几下,接着尖刀全都被打飞,落入悬崖下。

    “徒手抓刀,他的手,竟然一点伤都没有?!”马宁盯着楚云端的手掌,脸『色』发白。

    楚云端这时却没有流『露』出多余的情绪,径自走到孔盛身边,冷冷地道:“就是这只手,想要打萧萧的吗?”

    不等孔盛有所反应,他就发觉自己的手掌被捏得粉碎。

    那条胳膊先前就被楚云端一把扯断,现在连手掌都被捏碎了。孔盛更是惊惧交加,像失心疯一样大叫几声。

    孔盛绝对是经历过很多危险场面的人,可是现在楚云端的表现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而且那种恶魔般的气场,令他无法承受。

    “云端,你……”慕萧萧不安地开口。

    楚云端的眸子恢复了一些神采,平静地道:“筑基,失败了。不过,我没事,放心。”

    说完,他挨个扫视一眼五个人,冷冷地道:“说,为什么要杀我,谁指使你们的。”

    五个凝气境界的高手,全都呼吸急促,连说话都觉得困难。楚云端身上的气息,压迫得他们几近窒息。

    最后,还是秦虎最先有所反应,故作狂傲地道:“我们若是不说呢……”

    “不说,那就算了。”楚云端轻轻一笑,接着人就在秦虎的视线中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