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爱治不治
    话说王飞在龙虎馆买了『药』之后,回家后就找人鉴定了一下,确定其中没有什么毒物,才放心地煎服。

    由于服『药』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所以他咕噜噜喝完后就睡下了。

    谁料,他眼皮刚合上没多久,本来还有些困意,『药』力突然就上来了!

    楚云端给他的这服『药』里,浸过了一丁点儿的土媾龙毒『液』。尽管只是一丁点儿,那效果也是杠杠的。

    王飞突然觉得肚子里发出一团火热,然后困意全无。

    “咦?怪了……怎么一下来精神了?”

    王飞使劲合眼,想要睡觉,却发现浑身充满力量,怎么都睡不着。

    他一脚蹬开被子,呼啦一下坐了起来。

    “呼呼……”

    王飞深深呼吸了几口空气,脸『色』都变得红润了不少。

    “见鬼了,难不成,真的是那『药』的原因?”

    说完,他也顾不得多想,三下五除二地穿好衣服,兴冲冲地朝着醉春楼的方向赶了过去。

    王飞这一路上可谓是趾高气昂得很,他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像此时这样浑身都是劲儿了。

    …………

    翌日清早,王飞就屁颠屁颠地跑到了楚家庄。

    “楚二少,楚二少哇!”

    还在庄外很远,王飞就扯着嗓子喊道,声音中满是兴奋。

    不多时,下人就带着王飞来到了楚云端的住处。

    楚云端眼看王飞的衣带还没有扣紧,不禁狐疑道:“王老弟,你这一大早跑我这,有什么要事?”

    王飞现在看到楚云端,差点就要叫亲爹了。他很是亲切地拉着楚云端的大手,激动的道:“二少哇,您真是神医,神医啊!”

    “见效了?”楚云端并未感到意外,只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早跑过来。

    王飞嘿嘿一笑,哪还有一点当初记恨楚云端的样子,看起来要多亲切有多亲切。

    “二少,你可不知道昨晚,我刚吃完『药』,正要睡觉呢,却突然雄风大振,当时我就不能忍了,直接去醉春楼逍遥了一晚上。嘿嘿,结果到现在还是一点都不疲倦。我从未想到,『药』效会灵敏到这种程度。”

    王飞兴奋地说着,楚云端却是抽回手掌,心道这家伙可真是不要命了,就不怕死在女人肚皮上吗?

    “既然有效,那自然是好事。不过王老弟你也知道,这种病症,就是要慢慢养、慢慢调理的,要想完全治愈,肯定还需要一些时日。”楚云端很认真地道。

    王飞连忙称是:“我懂,所以一大早才又找二少了呀,后面的『药』,是不是再开一些?”

    楚云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王飞怎能不懂?他一拍脑袋,悔恨地道:“哎呀,我从醉春楼直接过来,还没回去筹集灵『药』,这会儿我就去弄点来,家里应该还有些存货。”

    “嗯,那我就说说我这『药』的价值吧。”楚云端点了点头,道,“因为灵『药』种类繁多,所以咱们就按照市价计算,价值两百两黄金的灵『药』,换取一副治病的『药』,如何?”

    “你说什么!价值两百两黄金的灵『药』,只够换一次?”

    楚云端话一说完,王飞就暴跳起来。他早就想到,楚云端的医馆收费可能不低,却没想到会这么高!

    两百两黄金,对王飞而言其实并不算多。可问题是,两百两仅仅够熬一碗『药』!谁知道最后一共要喝几碗苦『药』?

    若是三次五次,那倒无妨。但若是服『药』一年半载,岂不是把他家底都能榨干!

    王飞又急又愤,楚云端却一脸淡然。

    “王老弟若是嫌贵,那就算了吧,毕竟我这些『药』都价值高昂。昨天白送你一次,也是看在你我二人的情分。”楚云端很惋惜地叹气。

    王飞顿时急了,连连赔笑道:“怎么会呢,当然得治!只是不知道,大概得治多少次?”

    王飞现在肉痛得要死,尽管楚云端狮子大开口,可是……有病在身,不治咋办?再贵,也得治啊!那可是关乎他终身幸福的事。更何况,昨夜他已经尝到了甜头。

    楚云端掐指一算,回道:“按照王老弟的情况,恢复应该很快,如果每天服用一副『药』,应该半个月便可彻底除病,一辈子都能生龙活虎!”

    “半个月……十五个两百,三千两黄金……”王飞声音哆嗦着。

    “不不,咱不是早就说好了吗,不要钱不要钱,钱财只是俗物而已。”楚云端连连摆手,“只要王老弟准备好价值三千两黄金的灵『药』,那就叫够了,要什么钱呢。”

    说完,王飞的手都哆嗦起来。他刚听到“不要钱”的时候还高兴了一下,但紧接着就差点骂人。

    要灵『药』,还不如直接要钱呢!灵『药』,还得费尽心思去筹集,更麻烦许多!

    可是他现在把楚云端当作救星,根本不敢表现出不敬,只能硬着头皮讨价道:“二少啊,你也知道,我们家不像沈家那样富甲一方,一下子拿出来三千两黄金,有点困难啊。”

    “谁说让你一下子拿出来三千两的?我只要灵『药』!”楚云端很坦然,“病是你身上的,爱治不治。”

    “哎哎,治治治!我这就回去想办法筹集灵『药』。”王飞咬了咬牙,发狠道。

    楚云端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浅浅的笑意。三千两黄金,这是他早就考虑好的,刚好不会超出王飞的承受范围。

    毕竟这才刚开始“治疗”,如果要价太狠,指不定就把王飞吓走了。等到王飞再尝到点甜头,就算倾家『荡』产也不会心疼『药』钱的。

    “既然如此,王老弟也不用每天都送灵『药』给我,隔三差五送点来就好。”这时,楚云端很大度地道。

    王飞心中松了一口气,这么多灵『药』,分多次筹集,确实容易了许多。

    “当然了,我这『药』,肯定也是隔三差五地给你。”楚云端接着补充一句。

    王飞顿时就不淡定了,他原以为楚云端是发好心,这才明白,原来人家的意思是:有多少灵『药』,就给多少治病的『药』!

    如此一来,王飞哪还有心情隔三差五去换『药』,巴不得立马把所有治病所需的神『药』都买好!所以他赶忙拉着楚云端说:“嗨,还什么隔三差五,现在二少就直接去我王家,把灵『药』都拿走!”

    “哈哈,这样也行,王老弟真是豪爽。”楚云端毫不犹豫,大步和王飞离开楚家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