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打你需要理由吗
    王飞被楚云端两巴掌扇得懵了,接着才猛然醒悟:我草,老子居然被这个废物打了?而且是当着这么多名流人士的面!

    紧接着,他的神态和气势就变得凌厉起来。

    王飞他虽然是个文人,可也是练过武艺的,真正打起来,对付三五个楚云端这样的废人全无压力。

    他心中恨得痒痒的,不过瞥眼看见苏妍后,还是很顾及风度,没有直接下狠手,而是厉声厉『色』地问楚云端道:“楚二少,今天你这两巴掌,若是不好好说清楚,就别怪怪王某无情了!”

    楚云端哈哈一笑:“说清楚?你这神经病三番五次找我茬,甚至当着众人的面辱骂我,我打你岂不是白打?”

    “哼!”王飞冷笑,“我说的只是事实而已!”

    “事实?你莫非是你娘跟你说的?”楚云端声音一沉。

    言毕,不少人都隐晦地笑了起来。这骂人骂的,都不带脏字。

    “好、好!”王飞被气得不轻,终于不再顾及什么楚家了,当即将扇子朝桌子上一摔,“王某人可不是白白被打的人,今天就算是楚毅老爷子在,我也要将这两巴掌连本带利收回来!”

    “两位公子,不要伤了和气啊。”

    众人眼看王飞一副要和楚云端不死不休的样子,不禁开始劝说起来。

    只不过,王飞刚摆出架势,楚云端就大笑道:“你要打架?好、好,如你所愿!”

    王飞只觉得耳边刚响起不屑的声音,然后就突然发现眼前的楚云端嗖得一下窜了出去。

    他的眼睛还没反应过来,两只手臂就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扯到身后。

    “什么?!”王飞心中大骇。

    所有看到这场面的人,同样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王飞身后的那个人影。

    此刻的王飞,双臂赫然被楚云端死死扼制,连动都动不了,哪还有先前的傲气?

    不但如此,他的手臂间,还不断发出“咯咯”的声响,好像手骨都要被扯断了一样。

    “哇、哇嗷嗷!”

    王飞被痛得嗷嗷怪叫,使出了吃『奶』的劲想要脱身,却发现自己的浑身上下都像被定住了一样,动弹不得。

    而楚云端却只是单手捏着王飞的双掌,死死住在他的背上。

    仅是如此随意的动作,竟将王飞压制得连反手之力都没有。

    “咔咔——”

    一阵骨头像是碎裂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令他们顿时心中生出寒意。

    楚家的这个二公子,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且不说这份远超常人的实力,仅是这般果断狠辣,都太吓人了。

    王飞这下子彻底被吓得魂飞魄散,手臂传来的剧痛令他大叫不停,甚至两股间还发出一股子『尿』臊味。

    楚云端看到那一片『潮』湿,鼻子一皱,使劲将王飞推开。

    还没怎么动手,『尿』都吓出来了!

    王飞这才连滚带爬,逃也似的远远躲开楚云端。

    “你、你、楚云端、你竟敢打我、你竟敢、你凭什么打我!”

    王飞想不通楚云端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可怕,心里只有恐惧和憎恨。

    “打你?还需要理由吗?”楚云端反问一句,同时迈出一步。

    王飞见状,被吓得连连倒退,面红耳赤地道:“有本事,就不要动手!”

    “不是你先要动手的吗?”楚云端淡淡看了他一眼。

    这一道淡然的目光,使得王飞又被吓了一跳。

    他眼看周围的不少人都『露』出鄙夷的神『色』,再看到自己裤裆下的一片『潮』湿,终于是羞愤难当,一溜烟逃出了醉春楼。

    随着王飞的落荒而逃,厅内所有人看向楚云端的目光,都变得古怪起来。

    这个人,还是那个楚家二少爷吗?

    在他们看来,楚二少和别人闹矛盾,第一要做的就是搬出来楚家这个名号,然后像个泼『妇』一样耍赖。

    可现在,楚云端直接就是对着王飞一顿好打,毫不留情,完全不讲道理。

    王飞虽然不算什么厉害的人物,可是只要是没有达到淬体境界的练武之人,绝不会是王飞的对手。

    可楚云端分明是像捏小鸡一样,将王飞打得『尿』了出来。

    “早就听说最近楚二少经常跑去武馆练武,难道不是去装模作样的?”

    “就算是认真磨炼,也不能提升这么快啊……”

    “这王飞今天也是够惨的……”

    “我看他不会善罢甘休的吧……”

    众人小声议论没几句,注意力就再次转回了苏妍身上,毕竟她才是今天的主角。

    不过,苏妍却是『露』出些许倦意,神态间有些愧『色』:“各位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今天出了这个岔子……”

    坐席间的人全都连忙摆手,满脸和煦:“无妨无妨,两位公子之间的私事,和苏妍姑娘有什么关系呢!”

    苏妍轻轻一笑,又是引得他们春心『荡』漾。

    “多谢各位公子、老爷们的体谅,只是小女子刚刚见到一场争端,情绪有些不在状态,所以今天这抚琴跳舞之事,怕是无法再继续进行下去了。”

    苏妍这话说得很是委婉,意思却已经很明显:本姑娘已经不想在这里继续待着了!

    一个醉春楼的女子,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说出这番话,恐怕除了苏妍,绝不会有第二个。

    然而即便她这样说了,那些客人们竟是没有一个表示不满,全都做出十分体谅的样子:“既然苏姑娘有些疲倦,就早些休息吧。”

    “今日能听到一曲天籁,已经不虚此行了。”

    苏妍这才微微欠身,对众人施了一礼,以表歉意。

    这满厅的男人,虽然有些失望,但都没有说什么。有的人开始陆续离开,有的人则叫了其他的姑娘继续玩乐。

    正此时,苏妍冲着楚云端回眸一笑:“楚二少可别忘了日落之后,一定要来找我哦。”

    如此挑逗的言语,从苏妍口中,更是充满魅『惑』。

    不少已经走到门口的客人,都停下脚步,一脸幽怨而愤怒地望着楚云端。

    我们,怎么就没有这种好福气呢!

    谁料,楚云端十分坦然,大声道:“你叫我来我就来,岂不是很没面子?不去、不去!”

    “草!”

    “怎么会有这种人!”

    “你不去我去啊!”

    那些还没走掉的客人,全都以为楚云端脑子有问题。

    就连邹平都抢着道:“云端,你不去,可以把机会让给我啊。”

    苏妍笑『吟』『吟』地望着楚云端,轻轻叹了一声:“楚二少不愿意与小女子共度良宵,莫非、莫非……刚才王公子说的那些话……是真的?”

    说完,她的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戏谑与调侃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