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品曲
    楚云端可以听得出来,苏妍的这首曲,确实是带着感情的。再好的曲子,若是弹奏者自己都没有用情,自然算不上好。

    而苏妍的素手拨弦之际,满座听众都为之陶醉。

    婉转清丽的琴音中,似乎隐藏了一幅幅画卷。

    时而是清清的小溪,时而是澎湃的江河。忽而如疾风骤雨,忽而又如微风拂面……

    刚才还是激昂的调子,可接下来好似又如泣如诉,意味无穷。

    纵然在场的大多数人都听不出这琴音中的真正意味,却还是能感受得出来——这首曲子,好听。

    良久之后,一曲终尽,那绵长而悠扬的琴音,戛然而止。

    止得如此突兀,令人措手不及。

    “嗯……没了?”

    不少人这才回过神来,满脸意犹未尽。这曲子太过好听,仿若天籁,但唯一让他们有些遗憾的是,这曲子停止得太快、太突然。

    曲尽之后,大厅内陷入了许久的安静。

    接着就是苏妍那银铃般的声音:“各位公子和老爷们,方才小女子弹奏的曲子如何?”

    “好、好!”

    “所谓的天籁,也不过如此了!”

    “想不到这世间,竟然有人可以弹奏出如此动听的曲子。”

    ……

    当即,满堂称赞声不绝于耳。

    苏妍始终面带笑意,却也没有说什么。

    她仅是这样静默地坐着,都掩不住骨子里的妩媚。

    “这曲子,乃是前些天,小女子偶然所成。只是……”苏妍再次开口,所有人的眼睛都直勾勾地盯着她。

    “只是,各位虽然都说此曲甚佳,却并未说出好在哪里,而且这其中的意味,似乎也没人听得出来。”苏妍轻轻叹息。

    这一声轻叹,引得一群男人心生怜惜,恨不得好好过去把她疼爱一番。

    她的话音刚落,人群中一个翩翩公子摇着折扇,慢悠悠地站起。

    苏妍看了那人一眼,道:“王公子,莫不是有什么见解?”

    被叫做王公子的那人,单名王飞,在天香城内也算是个多金才子,平日里十分傲气,不过此刻却一脸和煦,颇为优雅地对四周之人拱手作揖,随后才笑道:“王某人对这乐音之道,略有研究,方才苏姑娘说曲中意味无人可以体会,所以王某就斗胆品评一两句,若是说得不好,还请苏姑娘海涵。”

    “王公子,尽管讲便是。”苏妍的神态间,有些慵懒,似乎对这般磨磨唧唧的文人不太喜欢。

    “正如大家刚才说的,此曲绝对算得上是天籁。”王飞终于娓娓道来,“曲子一开头,先是有些舒缓,转而又变成疾风骤雨般的调子,这二者本该是毫无关联,可是在姑娘的琴声中,却是过渡得尤为自然,能在场的所有人无不深陷其中,好似眼前出现一张张灵动而真实的画卷……纵然是大师……”

    那王飞口沫横飞、滔滔不绝地说着,借着“品曲”之名,把苏妍夸了个遍。

    不少看客听着听着,也都纷纷点头。一边有些羡慕王飞的才华,另一边,却又在暗暗后悔:可惜我等人当年不曾好好读书,让王飞这小子把风投占尽,唉唉……千万别让这小子赢得佳人好感啊……

    王飞嘴巴一开一合,心中也难免有些得意。

    可偏偏在他得意的时候,一道轻微的嗤笑声不合时宜地出现。

    这一声嗤笑虽然不响,奈何偏偏就源于王飞隔壁一桌,这让他顿时就说不下去了。

    “呵呵,这位兄台,难不成是觉得王某人说得不好?”王飞砖头看了看嗤笑声的来源,强作从容,问道。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楚云端身上。

    就连刚才还觉得无聊的苏妍,都不禁饶有兴致地看着楚云端。

    “这人是谁啊,好生粗鄙!”

    “嘘……楚家的二公子,你都忘了啊!”

    “哦……怪不得……”

    几句小声的议论,传进楚云端的耳中。他有些无奈地将嘴边的果干放下,一脸无辜的样子:“怎么回事,大伙儿都看我干啥?”

    “没啥、没啥!”后面几个客人连忙摆了摆手,谁想去招惹楚家这个不讲理的家伙?

    只是王飞就忍不住了,手中折扇咔嚓一声合上,一脸不爽地质问道:“楚二少,方才王某人正说着话,大家也都竖耳静听,你却突然不屑地嗤笑,可是何意?还有大伙儿都在品评那曲子,你却在大口朵颐、丝毫不顾形象,委实是毫无风度、粗鄙之极!”

    众人都以为,楚云端纯粹是脑子简单,都没有多想。

    却没想到,楚云端又往嘴里送了点小吃,才慢悠悠地道:“粗鄙?你们拍你们的马屁,我吃我的东西,就不雅观了?要我说,大伙儿都已经跑到『妓』院消遣了,还谈什么风度!”

    “你!”王飞被憋得脸铁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后面的不少人,同样心有不满,唏嘘不断。

    哪有人会这么说话的?纵然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就是来找女人的,可也没人说出来啊……

    半晌之后,王飞终于怒气冲冲地道:“总之,既然你方才对我所说得话表示不满,那我就想听听,你对苏姑娘的曲子,有什么高见!”

    说话的同时,王飞心中满是得意,他可不认为,一个废物二公子,能懂得什么乐音之道。

    楚云端白了王飞一眼,有些不快:“你这人是不是书读书读傻了?你自己说的话可笑,还不许别人笑不成?”

    “你……”王飞一向对自己的才华很自信,何时被人这么说过。

    楚云端接着轻笑道:“明明就是拍人家马屁,硬说是品评曲子,难道不是可笑?”

    “既然楚二少有自己的看法,倒不妨说出来,也好和王公子一较高下。”苏妍缓缓开口道,“假若真的能将此曲中的意味道个明白,小女子今天可破例陪二少一日,『吟』诗作赋、对酒当歌,一切都随二少的心意。”

    话音刚落,无数热切的目光都放在了苏妍身上。

    苏姑娘,竟然做出了这样的承诺。

    楚云端这家伙,真是走了狗|屎运。就连沈远财这样的富豪,都从未近过苏姑娘的身。

    可是现在,楚云端却有机会和她共度良宵。虽说苏姑娘只卖艺不卖身,但就算能和这般佳人小饮几杯,也是天大的福气啊……

    众人刚觉得羡慕,转而看到楚云端那玩世不恭的样子后,顿时就释然:也罢,就这个出了名的纨绔败家子,懂个屁的琴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