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醉春楼
    邹平一见到慕萧萧,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半晌才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慕嫂子好……”

    慕萧萧头一回被人这般称呼,有些不太适应地应了一声,问道:“邹平,云端,你们俩要出去吗?”

    邹平赶紧一脸正经地回道:“是啊,和楚大哥出去逛逛。”

    他心中则是在默默寻思着,现在楚云端家里有个小娇妻,去醉春楼这种事,可不能说出来。

    邹平只字不提要去何处,却不料楚云端很随意地说了一句:“嗯,我们正要去一趟醉春楼……”

    “噗……”

    邹平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天底下,竟然有男人会当着老婆的面说要去……『妓』|院?!

    更让让他无法理解的是,慕萧萧竟然十分淡定,仅仅是点了点头:“嗯,早些回来。”

    邹平两眼发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愣着干什么,走了!”楚云端接着从房间内提出来一个小箱子。

    邹平这才屁颠屁颠地跟上去,同时竖起一根大拇指:“楚老……云端啊,您是我大哥,我亲大哥啊!今天我真是死心塌地服了你,能把慕姑娘这种女子都调教得服服帖帖的,啥时候,也能不能传授我两招?”

    “咦对了,大哥您提着的箱子是什么?难不成,是什么有趣的玩具,嘿嘿嘿……”

    接着,邹平才很奇怪地问道。

    “一些没用的『药』材,等会儿找机会给卖掉。”楚云端道。

    邹平并未多想,也没认为那里面会有多少值钱的『药』材。

    只有楚云端知道,箱子里装着的,全都是昨天被他吸收剩下的灵『药』。

    这些徒有虚表的灵『药』,虽然早已失去了『药』力,但还是大有用处的……

    醉春楼,位于天香城中最繁华的地带,而且附近景『色』极好,最重要的是其中的姑娘个个姿『色』不俗。那里,也是众多富贵人家和达官贵人最喜欢光顾的逍遥之所。

    按理说,这种风月场所,大白天应该是鲜有客人的。然而今天上午,却是异常热闹。

    一切就因为,醉春楼内最红的姑娘苏妍,将会为所有客人弹曲跳舞。

    楚云端对于这个所谓的绝『色』女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兴趣。

    他原本的打算是,去沈府做一笔『药』材交易。但是既然苏妍会在今天现身,那么沈远财,必定也会在去醉春楼。

    …………

    楚云端和邹平刚到醉春楼外,就感受到极其热闹的氛围。

    不少天香城内的名人,都陆续进去。

    楚云端刚一『露』面,门口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立马就扭着水蛇般的腰肢,笑嘻嘻地迎了上来:“哎哟,这不是楚二少吗,许久不见,姑娘们都甚是想念啊。”

    “还有邹公子,也有一阵子没来了吧。”

    这两女的一言一行,都似乎在故意挑逗别人。

    楚云端象征『性』地笑了笑,旋即便走进了醉春楼内。

    只是楚云端进去之后,那两个女人却是斜眼看看了看他的背影,小声嗤笑道:“可怜这楚家二公子,生在有钱人家,偏偏那方面不行,望着这满楼的姑娘,也只能过过眼瘾……”

    这声音虽小,可是楚云端现在的听觉远超常人,怎会听不见?

    听到这话,饶是以楚云端的定『性』,都不免脸『色』有些发青。

    前任这臭小子,丢人丢到这个份上,把我的脸都丢尽了……楚云端只能在心里郁闷。

    要说方才那两个女人做出那样感慨的原因,委实让楚云端欲哭无泪。

    前任虽然来醉春楼玩乐不少次,但始终没有真正碰过任何一个女人。

    一切的根源,都是前任第一次和女人准备办正事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有些难以启齿的隐疾。

    这所谓的隐疾么,大抵就是……男人某些方面的能力有问题……

    自从那天之后,楚云端“寡人有疾”这事,就被沦为笑谈。更有不少青楼女子,都笑称——楚二少空有一身钱财,却没法花在女人身上。

    前任死后,这个“隐疾”,自然就落到了现在的楚云端身上。

    不过自从楚云端经过长期的『药』浴修复和磨炼身体后,这个隐疾,其实早就除去了。

    甚至可以说,如今的楚云端,那绝对能让人刮目相看啊。

    毕竟当初那隐疾的根源,也是因为前任的丹田受损、经脉受阻,导致血脉不顺,故而么……那个方面随之出现些问题。

    可如今,楚云端的丹田和经脉早就修复好了,可谓是比健康人还要健康。然而,别人又不知道这点!

    所以如今他被外面两女议论几句,心中当真是仿佛有无数只野兽在奔腾啊……

    无奈之际,他只能愤愤地瞅了一眼邹平:都怪这小子拉我来这里。

    邹平心中一个激灵,问道:“大哥!怎么了?”

    “没什么……”楚云端一脸淡定。

    而此时,一楼的大厅内,一个半徐老娘早就叽咕咕地在楚云端耳边奉承了一堆好话,然后将二人带到了一个宽敞的酒桌上坐下。

    “好了,老鸨,你去招待其他客人吧。”楚云端淡淡地道。

    这让邹平越来越觉得,今天的楚云端很是奇怪,他不禁说道:“怎么了,云端,莫不是有了慕姑娘后,就看不上这些庸脂俗粉了?”

    楚云端不可置否地笑了笑:“算是吧。”

    “嘿嘿,不妨事,等会儿苏妍姑娘一出来,保准让你夜不能寐。”邹平两眼一眯,仿佛在幻想某些羞耻之事。

    楚云端受不了邹平那花痴的样子,四下看了看周围的客人,想要寻到沈远财的影子。

    醉春楼共有三层,第一层最大,最中央就是一个极其宽敞的大厅,其中摆满了不少酒桌。每到傍晚之后,这里就是最热闹的地方。

    至于二楼和三楼,大多都是些单独的卧房……

    楚云端和邹平坐着的酒桌,算是最好的地方了。

    在这里,距离大厅正中的那个一尺高的宽台很近,等到苏妍出现的时候,可以最清楚地一睹佳人的芳容。

    若非楚云端的家世不俗,老鸨也不会主动给他安排这个好位置。

    至于其他的客人,也大多都是些名流人士。虽说这次苏妍姑娘有兴致现身弹唱,但一般的老百姓,可没有心思跑到这里来,就算来了,他们和一群富贵纨绔子弟在一起,也坐不下去。

    楚云端稍一细看,就在不远处的另一个酒桌上,看到了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沈远财。

    果然,这老『色』鬼不会缺席。

    楚云端看了沈远财一眼,心道。

    不过他也并没有急着去找沈远财,因为这厅内坐的人都要满了,老鸨也是一脸兴奋,显然那个有名的头牌,苏妍,就要登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