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逃走
    “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走,穿好衣服,我带你出去看下医生。”陆远之匆匆忙忙的将风衣穿好,走到我跟前,拉着我的手就要往外拖。

    “陆哥哥,我真的没事!”我暂时还不想这么早让人知道,因为我现在肚子里的孩子暂时还没稳定下来。

    只要再等两个月,三个月过后,孩子一旦稳定下来,我也就没有那么担心了。

    这是我和温初阳爱情的结晶,也是他留给我最后的念想,我一定要好好保护。

    “沁沁,你变了,你和以前不一样了!”陆远之忽然站住脚步,转过头,冷眼望着我,眼神里面带着一丝复杂的神色。

    这样的他在以前也是前所未有的。

    我不由得心里有些发虚,也许便坐下来,抬起头看着他,犹豫了半天,这才张口说道,“你先坐下来,有件事情我得跟你说一下。”

    陆远之点点头,缓缓坐到我对面,瞪大着眼睛看着我,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我张了张嘴巴,咽了口唾沫,那句话却还是卡在了喉咙里面,怎么也说不出来。

    “你是不是怀孕了?在离开之前,你曾去找过温初阳是不是?”陆远之的眸子一点点的冷了下来。

    他这一句话正好是点赞了,我的死穴之上,我现在说是也不是,说不是也不是,整个人僵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回答他。

    他猜的实在是太正确了,甚至是没有一丝差错。

    还是说从我当初离开的时候,他早就已经在怀疑了?

    我点点头,低头看着桌面,不敢抬头看他。

    “打了吧!”

    “什么?”我能感觉到我的脸唰的一下就变得凉了下来。

    我想过陆远之接受也想过她不接受,但是却没有想到她会叫我把孩子打掉。

    他在我的眼里向来是一个非常重视生命的人,就连是对待小动物,他也是格外的怜惜,从来都不会去伤害任何人。

    可现在他怎么可能会叫我把孩子打掉呢?

    “那个,陆哥哥,难道就没有别的选择吗?”其实我知道他做任何的选择,对于他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可是我也知道,让我放弃肚子里面的孩子,简直比登天还难。

    陆远之没有丝毫犹豫,斩钉截铁的望着我,一脸的严肃,“没有其他的选择!孩子必须打掉!我不管你恨我也好,骂我也好,还是一辈子都记仇也好,这个孩子一定不能留!”

    “为什么?就因为他不是你的孩子,所以你绝不允许他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下来从来没有想到过陆远之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从前在我心里的形象一下子就坍塌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他现在一脸的凶狠。

    “理由!就算是你做出这样的决定,那也请给我一个理由!”

    陆远之面色有些难看,眸子阴沉的更加厉害,那眼睛里面的情绪是我看不懂的。

    “没有理由!你现在就跟我去检查,今天能做手术,就今天做!不行的话,那就今天住院,等明天!”陆远之斩钉截铁的说道,不给人丝毫回旋的余地。

    我张了张口,发觉自己的喉咙痛的厉害。

    这和我认识的陆远之完全不是一个样。

    “假如我说不呢?”我深吸一口气,冷眼望着他。

    “沁沁”陆远之张了张口,欲语还休,最后那句话被他硬生生的噎了回去。

    不对,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这和我认识的他完全不同,他怎么可能会突然之间变了个样?

    我思来想去,最后想到了一个问题。

    难不成他这么斩钉截铁的要我打掉孩子,是因为这孩子有可能会威胁到我的生命吗?

    因为我曾经做过那么多的手术,还失去一个肾,现在虽然身体比以前好了许多身体里面也有了一个完好无缺的肾,可我的身体毕竟和常人不同。

    我倒吸一口凉气,缓缓的开口问他,“是不是像我猜的那个样子?我之所以不能生小孩是因为身体的问题吗?”

    陆远之点点头,低着眸子不敢看我。

    轰隆隆……

    我只觉得脑子像是被惊雷劈了一下,恍恍惚惚的摇的厉害。

    忽然之间,我感觉天开始倾斜。

    可是就在我即将倒下去的时候,却落入了陆远之的怀抱里面。

    “不要说话,跟着我来深呼吸,吸气,吐气!”陆远之语气焦灼的喊了一声,然后便冲着外面喊了几声刘妈。

    刘妈是家里的保姆,这会儿正在搞卫生。

    她听到陆远之的喊声,匆匆忙忙赶过来,见到躺在地上的我是脸色大变,帮忙开出手机,打了120。

    等救护车的空档里,陆远之不停按压我的胸膛,给我做人工呼吸,我浑身没有力气,可是却有感觉,陆远之急的哭了出来。

    “沁沁!”

    “沁沁!”

    他在我脸上拍了拍,叫着我的名字。

    过了一会,救护车的声音响起,我被人抬到了车上,插上了氧气管。

    我能感觉到氧气从管子里面被我呼进身体里。

    再然后,再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只是躺在医院里,一抬眼便看到了医院天花板上面挂着吊瓶。

    “你可总算是挺过来了!”陆远之的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让我心头一冷。

    之前他说的那番话,现在在我的脑子里面不停的回想。

    我帮忙从床上坐起,惊恐的望着外面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还好,还好,肚子上面那微微的隆起现在还在。

    我的孩子没有事情。

    陆远之可能是看到我这神色不对,眼神立刻便阴沉了下来,缓缓才开口说,“你先不要那么激动你想要孩子的话,就等于是把自己的命给放在外面!”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他说的完全正确。

    可是我偏偏心里面就那么的不甘心。

    假如真的不能将这个孩子生下来的话,我不知道我这辈子会不会活在悔恨和自责当中。

    于是,一个非常大胆的计划便在我的脑海当中形成。

    我要冒险搏一把,即使是到最后遍体鳞伤,我也在所不惜。

    假如真的是没这个福分生下温初阳的孩子,那我也认命了。

    一想到这里我便哭了一场,歪倒在陆远之的怀里面不停的抽搐。

    等到哭得累了,我这才跟他说我想去洗个澡。

    “好,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着你!”陆远之的嘴角浮出了一丝久违的笑意。

    我点点头,拿了衣服,钻进了浴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