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意外
    一个礼拜后,我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虽然还是虚弱,可是基本上不太影响正常的活动了。

    温初阳一大早的提了一大堆东西过来接我,单单早餐,就有好几样,足够四五个人吃的分量了。

    我吃不完,拿了一些分给外面的清洁阿姨,乐的他们都合不拢嘴。

    好好的收拾了一番,温初阳已经办好了出院手续。

    看到我,他笑意盈盈的走到我跟前,接过我手里的包包,嗔怪道,“你看看你,身体才刚刚恢复,要注意不要劳累了,全都交给我好了。”温初阳说着,连我手里的钱包也拿走了。

    这样子殷勤的他,我还是头一次见,不过貌似还感觉还挺好的。

    我嘿嘿的笑笑,任由他拉着我的手,上了车。

    “你乖乖的坐好,等下到了我叫你!”温初阳回头,冲我笑笑,便转头一踩油门,直接飞了出去。

    城市的白天,是热闹的,我在车里,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心头莫名的有些发怵。

    等一下,要是陆远之看到我,我该怎么跟他解释?

    之前我一直不敢说实话,所以编了一个又一个谎言,每一次都找了借口,勉强的躲了过去。

    现在,温初阳载着我去找醒儿……

    我一想到陆远之和温初阳两人见面的场景,就觉得心里难受的厉害。

    想着想着,窗外的一切也变得没有那么美好了,一切都好像很纠结。

    车子平稳的在路上开着,上了高架桥,前面是一大群的小车。

    我本来只是看着外面出神,可是冷不丁的,就透过后视镜看到后面那辆车里的司机怒意冲冲的看着我,眼睛里满是阴冷的气息。

    是医院的那个人!

    我心头一凉,猛的从位子里面坐起。

    “小心后面的车……”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的车子一阵剧烈的抖动,急速的朝着桥墩冲了过去。

    砰的一声响,将桥墩冲掉了半个,车子眼看着就要滑进河里。

    温初阳神色慌张,拼命的拉手刹。

    可是,车子就好像是轮胎底下摸了油一样,还是一点点的滑向了桥边。

    “谁动了我的刹车!”温初阳怒骂一声,松开手刹,一个跨步到了后座,去拉后面的车门。

    今天,车门不知道是怎么了,就好像是被胶水黏住了一样,怎么样也拉不开。

    眼看着车子一点点的滑过去,温初阳额头都起了细密的汗水。

    就在车子摇摇晃晃的时候,后面的那辆车,又朝着这里撞了一下。

    砰,车子朝前面滑行了一段距离,我和温初阳两个人现在就在桥的边缘,只要稍稍不小心,就会直接掉进河里。

    我以为自己就要这样死掉的时候,一辆车打开了车门,两个人从车上下来,手里拿了工具,哗啦的一声响,车窗的玻璃被人从外面撬开,两张熟悉的脸映入我眼帘,激动的我差一点就落了眼泪。

    “陆逸尘,快救我们!”我嘴巴颤抖的喊出这句话,整个人便像是突然间没了力气一般,浑身瘫软的窝在后座里面,动弹不得。

    陆逸尘伸出手,抓住了我的手往外一提,我便直接被他给搂进了怀里。

    与此同时,那个和我哥哥长得很像的人伸出手去了拉温初阳。

    我刚着地,正准备回过头去帮忙,这车子忽然剧烈的晃动了两下,啪的一声便直接落了下去,温初阳还有那个男人,脚下收不住力,随着车子笔直的落了下去。

    桥上面的风很大,呼呼的刮着,但我却还是听到了那声巨大的哗啦声,那车子砸在水里,溅起来的浪花声。

    “不!”我眼前突然黑了黑,脚下有些站不稳,头脑发晕。

    我疯了一般的想要跳下去救人,却被江逸尘死死地拽住了。

    “你疯了吗?你现在跳下去就等于是送死,我已经打了电话,会有人过来教他们的!他们两个人都会游泳,一时半会死不了!”陆逸尘在我耳边吼了一句,然后直接拉着我关进了的他车子里。

    “不行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离开。他们两个现在还在底下生死未卜,求求你了,你就是让我待在这里也好,我要亲眼看着他们被救起来,这才安心啊!”我死死地抓住陆逸尘的胳膊,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也不知道,直到陆逸尘说了句好痛,我也算看着才发现,在他手上面已经布满了指甲的痕印。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冷冷的丢下一句,然后转身就想去拉车门。

    “好好好,我答应你,那你留在这里?”

    陆逸尘说完,掏出手机,按了好几通电话。

    我每次电话一开通,他对电话里面说的无一例外都是,“赶紧派所有的人去金河那里救人!”

    陆逸尘一口气打了十几通电话,这才放下手机,有些局促不安的看了看我,张了张口,犹豫了半天,最后才问出来,“刚刚撞你们的人是什么人?看样子好像跟你们有仇似的!”

    “莫心兰!除了她,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谁那么急切的想要我去死了!”

    “我现在担心的不是温初阳,我想着他竟然把我们两个人都弄下去了,她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以把温初阳给救回来,我现在担心的是你身边那个人!我好害怕他是我哥哥!”

    莫心兰的手段我不是不知道!

    就算是莫心兰遇到了我哥,她也肯定不会去救他!

    我这么一想,只觉得浑身都凉透了。

    “好了好了,不要多想了!我身边那个男人是我在一次聚会的时候,在朋友家里面救回来了一个人!怎么可能是你的哥哥呢?”陆逸尘摇摇头,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

    可是他越是这样子毫不担心的跟我说,我就越担心那个人会出什么事情?

    虽然他告诉我,那个人会水性,可是这水底下的世界,波涛汹涌,不是人力所能触碰的。

    万一他被水草缠住了脚,或者是出现了其他的事情的话,这个河水那么急,到时候就是回天无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