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配型
    “怎么了,你是不是觉得哪里不舒服,你刚刚哭过?”温初阳慌张的走到我跟前,一只手摸上我的额头。

    “没有发烧,那就是心理难受了?你怎么了?可以和我说说吗?”温初阳一脸关切的看着我,眼地里满是浓情蜜意。

    “你告诉我,你和莫心兰真的结束了吗?是不是以后就不会有任何的来往了?”我心里忽然的有些动容。

    如果他是因为我的回来,而和莫心兰分开,是不是意味着他心里其实一直都是有我的?

    如果……

    我摇摇头,将那种念头甩了开去。

    现在我都已经这样了,即使是换肾手术做的很成功,可是我一定要回到陆远之的身边的,他这两年这样的守在我身边,我已经欠了他很多了,不可以再对不起他。

    “江沁,你回来吧,我们重新开始,这一次,我不会让你离开了。”温初阳将我的手紧紧的捏在手里,像是害怕我会离开一样。

    不得不说,他现在的样子,让我很摇摆。

    和他在一起,是一种多美好的设想?

    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太好了!

    可是,人不可能随着自己的想法生活的,顾及的事情太多了,我没有办法下定决心。

    可是,当我要开口拒绝他的时候,却觉得自己的嘴巴好像是被胶水黏住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将那两个字说出口。

    “好,你不要这样子,我给你时间,你好好的想想,我们之间以后的日子还长的很!”温初阳握住了我的手,他的手是温的,将我冰冷的手也一点点的握的暖了起来。

    “好,我考虑一下,等我出院,你就去帮我配型好不好?”

    “好!我现在就去,马上就可以出来结果的,要是可以的话,我叫人安排一下,到时候送到医院去!对了,是在哪个医院,我想去看看孩子,我们已经那么久都没有见面了,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呢?”

    “记得,他经常说起你,还是要是可以再见你的话,就好了!”我回想起醒儿跟我说过的话,眼睛里面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哒哒的落了下来。

    “傻瓜,不要哭了!”他轻声的说了一句,然后将我按进怀里,轻轻的拍着我的背。

    我闻着他怀里的香味,沉沉的睡了过去。

    然后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和温初阳真的和好了,我们带着醒儿一起在林间的小路上散步,手牵着手,其乐融融。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的从路边冲出来一只疯狗,朝着我就咬,一下就将我身上的皮肉撕了下来。

    温初阳想要帮我,也被那狗咬了一口。

    然后,那狗,叼着我的孩子,竟然以飞快的速度跑远了开去。

    我一惊,从梦里醒来,惊恐的看着四周。

    发现刚刚不过是一个梦以后,我这才松了口气。

    看样子,是我太紧张了,怎么做了这样一个梦?不知道温初阳的骨型配的怎么样了?

    我这样一想,就有些坐不住了,想着温初阳配型的地方离我这个科室也不是很远,就动了想要过去看看的心思了。

    虽然医生是说了,温初阳的骨型应该可以配的上,可是没有确定的事情,怎么知道最后的结果呢?

    我起身,小心翼翼的穿好了鞋,迈着小碎步子朝着检验室那边走了过去。

    现在应该差不多了吧,我睡了大概三个小时,结果应该可以出来了。

    温初阳现在还没有来找我,应该还在那里等结果才是。

    到检验室的时候,这里的人不多,我大老远的就看到了站在走廊里面和护士说话的温初阳。

    我没有吵他,轻脚的走了过去,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温初阳现在看上去应该是和护士在争辩什么,眉头都是紧皱的,双手不安的停在半空里。

    “你说什么?我们是父子的关系?”温初阳一脸的难以置信。

    “对啊,这种血型是很少见的,你们一定是父子的,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好的匹配度,这样的匹配度,是不用吃那么多的排异药的。”

    咚的一声,我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心脏直接的掉了下来了。

    父子?

    我忽然想起了医院里面那个医生说过的话来了,他说陆远之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怎么可能?一定还有其他的可能的!”我心里一慌,也顾不得什么惊喜不惊喜了,冲过去,抓住了护士的手,咬着唇问道。

    “你是?”护士惊讶的看着我,眼地里却满是不解。

    “江沁,你怎么来了?”温初阳扶住我摇摇欲倒的身体,然后回头冲护士笑了笑说道:“那我们改天再说吧!你先去做事吧!”

    那护士像是吃了蜜一般,笑的一脸的灿烂离开了检验室。

    走廊里面一下子就剩下了我和温初阳两个,空气里面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了要你好好的休息吗?”温初阳拽着我的胳膊,强行的将我按到在医院的沙发里面。

    我抬头看着温初阳,心里面咯噔的跳的厉害。

    温初阳他抬起头来看着我,眼神里面带着一丝十分严肃的神色。

    “江沁,那个你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温初阳脸上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句,然后挠了挠他的后脑勺。

    我看了半天没有回答她只是愣愣的看着他,有些失神。

    怎么可能?难道他真的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吗?

    可是不应该呀!我在和陆远之结婚的时候,在怀醒儿的时候,我连他的面都没见过,都压根就不认识他,孩子又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呢?

    “血型已经配型成功了!就等这边做好,然后就可以带到那边医院去了!”

    “你确定?”我抬起脸来,冷冰冰的的看了温初阳一眼。

    我咽了一口唾沫,抬头看向他,心里面却紧张的不行。

    真的做好了吗?我期盼了那么久的东西,现在真的做好了吗?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醒儿现在已经可以脱离危险了?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醒儿马上就可以做手术了?

    一想到这里,我便感觉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快乐的细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