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无法原谅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什么都不要想,专心的养身体就可以了到时候我安排你动了手术,你的身体慢慢的就会恢复过来的!”温初阳难得露出一丝柔情的神色,轻轻的在我手上拍了拍,捏着我的手揉了揉。

    我犹豫了一下,刚想说什么,温初阳这时却松开了我的手,然后轻轻的说,“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你先在这里好好的休息。”

    我点点头,应允下来,然后便看着他转身出了病房的门。

    换肾这件事情,陆远之这两年一直都在为我筹划。

    可是因为我的血型比较特殊,是h阴性血型,也就是俗称的熊猫血,所以要想和我的血型匹配,那除非是机缘巧合。

    温初阳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这样的血型,不得不说,还是让我非常惊讶的。

    如果可以选择活下来又为什么要去死?

    我正有些沾沾自喜的想着今后换完肾之后是不是可以活得更久?病房的门便被人一脚踹开了。

    砰的一声轻响过后,莫心兰没有表情的站在病房门口,整张脸黑青黑青的,像是抹了碳。

    “贱女人,真是命大啊!这样竟然都能活下来,看样子是不把你弄死,就不会死心了是吧!”莫心兰气势汹汹的走到我床前,伸出手,反手就扇了我一耳刮子。

    啪的一声轻响过后,我只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的厉害。

    莫心兰扬起手,想再打我,我抄起桌子上面的一个玻璃杯子,朝着她用力的摔了过去。

    虽然我的力气已经很小了,可是一个陶瓷的杯子本身就有一些重量,加上砸到了莫心兰的脸。

    只一下,就砸出了鲜红的血。

    她眼角的地方,被我砸出了一个小洞,现在正在往外面流着鲜红的血水,一滴滴的往她的脖子里面掉进去。

    “混蛋!”莫心兰抹了一把,举在眼前看了看。

    她手指上面,现在有一抹红色,鲜艳的像是刚刚盛放开的花朵。

    “江沁,你这个贱人!”莫心兰疯了,她像一个疯子一样朝着我扑了过来。

    眼看着她就要到我的跟前,忽然门口的地方传来一声大喊,“住手!”

    我和莫心兰同时抬眼一看,却看到门口站的竟然是阿义。

    “阿义!你来的正好,你帮我绑着她,今天我一定要让这个贱蹄子有命来,没命回!”莫心兰冲着阿义招了招手,双手插在腰上,气鼓鼓的看着我。

    阿义缓缓的走过来,拉开了气得半死的莫心兰,站在我身前。

    “阿义,我们之间的账,我以后再跟你算!现在你给我让开,这是我和莫心兰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我沉了声音,怒目道。

    阿义淡淡的看着我,眼地里一丝的柔情,夹杂着一丝难以名状的情绪,直勾勾的看得我心里发毛。

    “你什么时候来的?”阿义缓缓的开口。

    “废话那么多!”莫心兰见阿义不动手,冲上来,要打我,被阿义拉开了。

    阿义附在莫心兰的耳边说了什么,莫心兰的脸色渐渐缓和下来,竟然转身想要离开。

    只是他在离开的时候,给我发了一条简讯。

    “你不要一以为自己以前赢了,我一定要让你后悔的!”

    莫心兰是什么意思,我自然是知道的,她这明显的就是想要找我的麻烦。

    我现在也没有力气和他反抗,也只有等他们的人到了再说了!

    只不过莫心兰刚刚冲到一半,就被阿义给拦住了。

    “你疯了吗?在这里动手的话,难道你就不怕温初阳知道你所有的一切?”阿义咬了咬牙,看了我一眼,眼睛里面的神色十分复杂。

    那感觉是什么样的说不上来就好像是自己的一个老朋友,又好像是自己的仇人。

    “我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了,现在温初阳要和我离婚,要和我彻底的断绝关系,都是这个小贱人害的!我今天就要把他死了,我看温初阳还能怎么样?”莫心兰张牙舞爪的,完全像是一个疯子一般,眼看着就要朝我扑过来。

    “够了,你还是先出去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阿义伸出手,往前一伸,直接拦在了莫心兰面前,推得莫心兰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莫心兰被阿义拦着,一时之间没法靠近我,气的整张脸都是鼓胀的。

    “你先回去,温初阳要是看到你这个样子,肯定的拿绵绵撒气,你就不怕他对你女儿做出点什么事情来?”阿义脸色十分难看,阴沉个脸,说话的语气也冰凉的可怕。

    莫心兰张了张嘴,冷哼一声,将头发一甩,利落的转身出了病房。

    等莫心兰离开以后,阿义回过头看着我,眼底里的神情变得很温柔,细声说道,“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这个和你有关系吗?”我冷冷的笑笑,别过脸去,不再看他。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没办法原谅他。

    如果不是因为他和莫心兰联手,我根本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的现在,他功不可没!

    “江沁,我当初那么做,真的是为了你好,你不该回来的,莫心兰是个可怕的女人,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的!”

    “够了!我的事情,不用你来管!”我冷哼一声,看着外面的眼睛却不由的落了两颗泪。

    这些年,我承受的痛苦,远远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我之所以没法原谅他们,是因为根本就没有办法原谅。

    原谅他们,就是对我的一种残忍。

    透过玻璃窗,我看到阿义张了张嘴巴,神色暗淡下来,却终究没有再说出什么来。

    他坐在我床边,就那么呆愣愣的看着我。

    我也没有搭理他,我们两个就这样僵持了大概有十几分钟,他才叹了一口气,站起身,看着我摇了摇头,缓缓的转身,迈着大步离开了。

    我回过头来,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面像是被刀子扎了一般难受。

    凭什么?对,我做这么残忍的事情之后,却还想要着我能原谅他!

    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好,却是拿刀子将我捅得最深的人!

    我望着门外,痴痴的看了一阵,直到温初阳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我这才回过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