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怎么可能
    那天晚上我和陆云这两个人都喝了不少酒,在朋友的搀扶下,进了房间,躺在床上,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到处都种了草莓,衣服被脱落在地,而陆远之,除了衣服被脱掉了之外,裤子却还是穿得好好的。

    之前的时候我以为是陆远之自己做过的事情之后自己把裤头给穿上了,但是现在看来这件事情恐怕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那么到底是谁?在我和陆远之的婚礼上出现,从而跟我那个了?

    那天晚上我记得所有的人全部都是我们认识的,他们在我结婚之前就已经回过礼了。

    所以请过来的全部都是相熟的人,那些不太熟的人,我们基本上都没有请。

    但是我们一共有六个男的五个女的,这几个人是我和沈从文我两个人玩的比较好的伙伴。

    那六个男的其中有两个喝到一半的时候,家里面就有事情,于是便匆匆的赶了回去。

    剩余的这四个男人,其实我记得有两个酒量又不是很好,喝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喝趴在那桌子底下

    剩下这两个男人,一个姓张,一个姓李,当时扶着我进东方的,是姓李的那个男人和另外的一个女孩

    可是他们将我和陆远之扶到房间里面之后就离开了,我,请你看到他们把门关上了呀!

    我想来想去,最后却没有再有其他的可能了。

    难不成真的是那个姓李的男人吗?

    我这么一想,突然之间便觉得自己整个人的细胞全部都好像是被人给掏空了一样。

    假如真的陆之醒不是陆远之的儿子,那陆远之知道了,会怎么样?

    细思极恐,这么一想,我就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一般。

    “沁儿,不要在想了,事情一定会有好的转机的,早点睡吧,你自己的身体要是弄垮了,到时候醒儿依靠谁呢?”陆远之转过身,将我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我的背。

    我点了点头,呆在他的怀里不再动弹,可是心里却还是乱的厉害。

    可是,为了不让他担心,我只好假装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瞒着陆远之联系了那个姓李的同学。

    幸好,我还有他的联系方式。

    我当时是这么跟他说的,“我儿子现在得了白血病,麻烦你帮忙去医院做个骨髓配型好吗?求求你了!”

    以前的事情,到底是怎样的,我不知道,也害怕这个人不会承认,于是只好出此下策。

    打完了电话,陆远之正好醒过来了,他没有看到我,就叫了我的名字,“江沁,你在哪里?”

    我慌忙冲进卧室,陆远之看到我以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我没有看到你,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

    陆远之慌忙起身,穿好了衣服。

    他站起来,看向我。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他的眼眶很黑,像是昨天晚上没有睡觉一样。

    “沁儿,不要担心,我已经想了一夜了,我在美国认识一个导师,他在这个方面有很深的研究,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希望他在这个圈子里面认识很多的人。”陆远之说完了以后,直接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

    我呆呆的楞在一边,听着他在电话里面跟人说着,整个人都有些懵。

    陆哥哥已经将醒儿看做是自己的儿子,他从来没有怀疑过醒儿是不是他的儿子,我要是让他知道了的话,那他能接受的了吗?

    昨天晚上,他竟然和我一样,一夜都没有睡着,我没有想到自己和他面对面的,都在假装睡着了。

    他大概是在天快亮的时候,才稍稍的睡了一会,然后醒来之后忽然的发现我不在,所以才会那么着急的吧!

    陆远之打完了电话,回过头,看着我,眼睛里面闪着一丝的亮光。

    “他说了,现在这个病,只要找到了骨髓,是一定可以治愈的,你不要难过了,现在我们主要是安抚好醒儿的情绪,然后尽快的找到骨髓,就可以治好醒儿的病了!”陆远之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兴奋。

    我点了点头,心里虽然很不是滋味,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可是他刚刚说的那些话,却让我觉得好像看到希望了。

    当天,在我们的安排下,醒儿住进了医院。

    因为我们没有告诉他实情,他只是以为自己真的是贫血严重,也没有多想。

    醒儿真的是一个车很坚强的孩子,在医院的时候,别的小朋友都哭的时候,他就去安慰其他的小孩子。

    要知道,他也是一个小孩子啊,可是他却把自己当做是一个大人样,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主动来。

    看着醒儿这样懂事,加上陆远之在一边不停的给我开导,先前的那些阴霾也好像消失了。

    我有时候偷偷的想,可能是医生搞错了,醒儿怎么可能不是陆远之的孩子?

    就在我将这件事情忘的差不多的时候,医生忽然告诉我说已经找了了配型的人。

    我兴高彩烈的来到了医生的办公室,等着好消息。

    “不好意思啊,可能是数据出错了,我们这里刚刚查到这个人的骨髓已经在一个月前就已经用出去了!”

    “什么?”我大惊的站起来。

    “真的是不好意思,要不我提供这个人的联系方式给你,你看看能不能劝他再做一次捐献?不过连续的捐献是对身体会有一定的影响的,不知道他会不会乐意了!”医生说完,抄了一个电话号码给我。

    我点头说了声谢谢,然后拿了电话号码出门了。

    “咦?这电话号码怎么看着好熟悉一样?好像见过?”我摇摇头,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我一向来是一个没记性的,连自己的电话都急不得,怎么可能会记得别人的电话呢?

    我叹了口气,拿起手机,拨了过去。

    “喂!你好?”

    “江沁?你终于找我了!”

    什么?

    我脑子里面忽然的断片了。

    刚刚那个声音,不是温初阳的吗?

    “不要意思,我打错了!”我慌忙的挂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