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醒儿的病
    焦急的等待总是漫长的,我和陆远之两个人在这里等了半天也不见出来结果,正准备带着孩子去车里面,医生便直接叫住了我。

    “你就是陆之醒的妈妈,对不对?你过来一下!”那穿白大褂的医生冲着我招了招手,脸上面无表情,带着一丝阴郁的神色。

    我的心咯噔咯噔的剧烈跳动了几下,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松开了陆远之的手朝医生走了过去。

    那医生领着我走进办公室,关上门一屁股坐在椅子里面,这才回过头来看着我,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说。

    “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孩子的确是得了白血病,我很遗憾,这么小的孩子竟然要受这样的折磨,但是你也不要太气馁了,这种病目前来说还是可以治愈的,希望还是蛮大,现在你赶紧联系家人去做骨髓配型!”那医生淡淡的说完之后瞄了我一眼,便埋下头,在本子上面刷刷的写了几行字,把病历本连同检查报告全部都塞回我手里,头也不抬的说,“现在你去交一下费,趁着这几天床位比较宽松,赶紧住上,明天开始去接受一系列的治疗和检查。”

    我拿着病历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从医院走出来的,只知道自己一出医院的门,看到外面那明晃晃的太阳,就觉得头晕目眩的厉害,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找到车子的时候,醒儿已经和陆远之在车子里面等着了。

    醒儿到我,似乎是发现了我脸上的神色不对,笑容立刻就僵硬在脸上,关切的问我,“妈咪,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怎么你脸色不大对劲啊?拿了药没有啊?”

    我本来心情已经低落到了极点,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可是突然之间看到醒儿那稚气未脱的脸,心中便立刻生起了意识暖暖的感觉。

    对,我现在不能让醒儿担心,我是他的支撑,我是他的依靠,如果我倒下了,我颓废了,那醒儿还能依靠谁呢?

    我双手握成拳头,掐了掐自己的手心,极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勉强的扯出一丝笑,摇了摇头说,“没事的慢慢没事,只是可能有点累了,我们早点回去休息吧,虽然你明天要来医院住一阵子,医生说你贫血有点严重,所以才会出鼻血,不过你放心,只要在医院里住一阵子,扎针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哦!这样啊,妈咪,你快点上车吧,外面太阳大!”醒儿用力拉两下车门没有拉开,陆远之看见了,便侧身把门上的一个圈子打开,然后打开了车门。

    我一个猫腰钻到车里,将醒儿抱在怀里,宠溺的在他头上摸了摸。

    回到家的时候,醒儿就趴在我身上睡着了。

    这一阵子,他的确是比较喜欢睡觉,我一直以为可能是秋天到了,天气凉了,所以打秋瞌睡,却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医生说,随着病情的加重,这种情况以后还会越来越明显。

    陆远之将醒儿送到房间之后,下楼,脚步缓慢而沉重的走到我面前,抬起头一脸焦灼的看着我,淡淡的问道,“怎么样?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醒儿到底怎么啦?”

    “还是和先前的结果一个样,现在的确是得了白血病,医生叫我们赶紧去医院做骨髓配型,手术动的越早,对孩子就越有利。”我叹了口气,看着窗外,只觉得自己脑袋里面更是满了浆糊一般,乱的厉害。

    “那趁着醒儿还在睡觉,我们赶紧走吧,我已经和保姆说好了,等醒了睡好了以后就做一点好吃的给他吃,然后带着他看一会电视,这事情赶早不赶晚,现在就走!”陆远之神色有些焦急,在眼睛四周的飘着,时而看看楼上,时而又看看手机。

    “好,那我现在就走!”我仓皇的点了点头,还没等他回答,救率先冲了出去。

    半个小时之后,我和陆远之两个人等在化验室门口,两眼相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醒了的亲人,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陆远之的哥哥,在一年前就已经离开了人世。

    而陆远之的亲生父母,在半年前飞往美国的途中出了事情,双双殒命大西洋。

    褚家因为陆远志的亲生父母离开这件事情,一下子陷入了瘫痪之中。

    之前家族里面的一切全部都是褚玉华在打理,虽然陆远之回去之后,将家族里面的事业交给他,但是却还没有来得及让他完全接手,褚玉华和他们两个就都离开了。

    公司里面的股东对于陆远之这个外来人是很不服气的,明里暗里的给他使绊子,整个集团,一下子大不如从前。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不过后来我也因此受尽了温初阳的凌辱。

    “你们谁是陆之醒的家属?怎么这血型有些不对劲啊!孩子他爸呢,孩子他爸怎么没来?这后爸可不管用啊!”

    “医生你是不是弄错了?在说什么呢?我就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啊!”陆远之蹭的一下,从椅子里面站起来一脸惶恐的望着那医生,脸上尽是紧张的神情。

    那医生轻咬了一下嘴唇,想要说什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陆远之最后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冲我招了招手说,“那个孩子他妈,你先过来一下吧!孩子他爸!你先在外面等一下。”

    这女医生说完之后,转身便把病房的门关上了。

    她指了指他面前的凳子,细声软语的说了句,“你先坐吧!”

    我心里面有些忐忑不安,缓缓的坐下去之后,那医生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将一张检查报告单递到我面前,冷淡的说,“这是检查报告,跟你老公在那里我也不好明说,有些话,但是不得不说,你老公的确不是你孩子的亲生父亲,不过从他刚刚的反应看来,他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你看看,能不能联系到孩子的亲生父亲?毕竟这个骨髓配型是比较难的,如果有血缘关系的话,可以事半功倍。”

    “怎么可能开什么玩笑?他就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呀!”我一下子愣住了,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这医生到底说什么呢?陆远之怎么可能不是陆之醒的亲生父亲?

    我除了新婚之夜被他碰了之外,就是两年后和温初阳在一起有过男女之事,就没有再碰过任何人了呀?孩子又怎么可能不是陆远之的?

    “这个事情就不是我能解释得了了,这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还得你自己想想!”那女医生看着我摇了摇头,眼睛里面露出一丝嘲讽。

    “会不会是哪里出了差错了?我除了她之外,没有碰过其他的人了!”我仔细的翻看了一下这个检查报告,虽然有很多地方看不懂,但还是看到在血缘关系那一栏上面看到的是01。

    这一下我彻底的没有办法淡定了,脑袋里面嗡嗡作响,整个人好像随时都会晕过去一般。

    “好了,你自己先回去琢磨一下吧,尽量的把孩子的亲生父亲给找到,我们医院这边也会配合去骨髓库里面寻找!”那医生说完之后并低下脑袋伏案写着什么,没有再理我。

    我悻悻从他的办公室里出来,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怎么回事?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陆之醒怎么就不是陆远之的儿子了?我百思不得其解,想破脑皮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

    “怎么样?医生说了什么我们都骨型能够配的上吗?”陆远之一下子捏紧了我的胳膊,用的力气十分大,几乎把我的胳膊都给扭断。

    “陆哥哥!你弄疼我了!”我嗯了一声,从他手中把胳膊抽出,然后走到一边揉了揉。

    天哪,我现在要怎么样跟他解释?我现在自己都还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明明是在新婚之夜和陆远之两个在一起的,怎么这孩子就不是他的了呢?

    “对不起,刚刚是我用了太大力气了一声呢,医生到底是怎么说的?我们两个人的骨型配得上吗?”

    我摇了摇头,没有抬头看他,只是在脑袋埋得更低了。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难不成是在医院生醒儿的的时候抱错了孩子吗?

    要不然的话为什么陆之醒不是陆远之的儿子?

    “沁儿,没有事情的,这里没有的话我们就去别的地方找,总会有地方有适合我们的骨髓的。你看手机上面经常发的那些消息,大部分的人到最后还是成功的找到了自己的骨髓,最后变形成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的。”陆远之一把将我拉进怀里,然后在我的后脑勺上不停的抚摸着。

    我没有拒绝,靠在他肩膀上面,感觉整个人都快要瘫痪一般。

    过了好久好久,陆远之这才将我松开,然后把我带到车库里塞进了车子,一踩油门直接朝着家里面赶去。

    回到家里,醒儿已经吃了饭,早早的睡下了。

    我洗完澡之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直在想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