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郑老头
    “出国?”我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这辈子都没有想过出国的事情,一方面,我自己没有那么能力,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国外未必就要比国内好。

    “怎么,你不想吗?”陆远之将我的手握在怀里,然后再贴在脸上,亲了亲。

    他嘴唇湿热的气息一下子就沾染在我的手上,酥酥麻麻的难受的厉害。

    “没关系的,你慢慢的考虑,我在国外也还没有准备好,你什么时候想好了,我们就什么时候离开。”陆远之宠溺的摸着我的头,眼底的宠爱,像是要将我融化一样。

    “陆哥哥,你先让我考虑考虑吧,我现在有些累了,你让我休息一下好吗?”我叹了口气,将脑袋埋在了被子里面。

    陆远之在我的床边呆了一会,起身缓缓的迈着步子离开了。

    我起身,偷偷的走到门边,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深处,拉开了门,朝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

    之前,我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这个样子了,现在我已经知道了,我怎么可能拖累陆哥哥,他为了我,做了那么多,我要是再拖累他的话,实在是太对不住他了。

    而且,我现在估计寿命不长了,医生跟我说过,我现在的身体虚脱,即使是好好的修养,可能也支撑不了多久的。

    现在醒儿有陆哥哥在照顾,我也不用担心了,我不想让醒儿看到我一点点的虚弱下去,所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

    如果我可以去一个地方,而那个人也永远都会接纳我的话,那个人一定是郑老头了。

    我想了想,拦了一辆的士,猫腰钻了进去,“师傅,去黄河路。”

    “好!”司机是个中年的男人,应了一声,一脚油门飞了出去。

    到郑老头家门口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敲响了郑老头的门。

    随着一阵铃铃铃的响声过后,屋子里面传来了脚步声。

    哗啦的一身,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穿着碎花裙的中年女人站在门口,脸色犹疑的问我,“你找哪位?”

    “额?”我楞了一下,才忽然的想到这很有可能是郑老头找的女人。

    我记得上次我走的时候,就叮嘱过他,一定要找一个女人来照顾他。

    只是,我刚刚来的时候,却没有想到这个事情,现在忽然间看到了这个女人,难免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谁啊?”屋里传来了郑老头的询问声。

    “那个,我可能走错了!”我小声的回答说。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要打搅他们了,郑老头好不容易放弃我找了一个女人,我可不能破坏了他们。

    “江沁?是你吗?”

    我刚刚转身,走了几步,门里面忽然的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郑老头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呵呵!是哦,来看看老朋友。”我见躲不过去,再忸怩的话,只会让那个女人更加的起疑心,于是尴尬的回头冲郑老头笑了笑。

    “原来是你啊!”站在门口的这个女人也焕然大悟,笑着朝我走来,拉住了我的胳膊,热情的跟我说,“进来啊,你刚刚是不是以为自己走错了?你可能没有见过我,我来的时候,郑老头说你已经离开很久了。”

    这是什么情况?

    我木讷的被女人拉着一直往屋里走,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看了几眼郑老头。

    可是郑老头压根就没有搭理我,笑的一脸的皎洁,还透着一股子的坏笑,时而看看那个女人,时而看看我。

    这是唱的哪一出?

    我咽了一口唾沫,跟着女人进了屋,还被她按进了沙发里面。

    “江沁,没有想到我们刚刚才说到你,你竟然就出现了,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啊!”郑老头笑的一脸的油腻,一屁股坐到我对面的沙发里,给我倒了一杯清茶。

    “就是,我们这刚刚才说起你呢,没有想到,你竟然就出现了,真是很意外。”女人坐到我跟前,上下仔细的打量着我,脸上的笑意很真挚,不像是装出来的。

    握草?

    这是什么节奏?

    郑老头和这个女人说什么?说他喜欢了我好多年,还是说他给了我多少的照顾?

    “那个,我其实只是过来看看,就是闲得慌,没有其他的事情。”

    这个女人和郑老头的态度实在是太诡异了,看得我都心里发毛。

    他们不是在开玩笑的吧,怎么让我觉得忒别扭呢?

    “江沁,既然来了,就好好的玩几天吧,阿芳也不是外人,我的事情,她都知道,到时候她做菜给你尝尝啊!阿芳的手艺可真的是好的很!”郑老头赞许的看着中年女人,眼地里满是柔情。

    呼

    我长长舒了一口气,刚刚提着的一颗心也掉了下来了。

    难怪了,这个女人看上去相貌平平的,竟然可以讨得郑老头的芳心,看样子是有一手好厨艺啊!

    郑老头这个人没有什么别的喜好,就是喜欢吃美食。

    他的境界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一般的菜肴也入不了他的眼睛。

    “哪里的事,不过是我早年的时候在酒店里面帮忙,就学了几招,加上我们以前住的那个大院子有个炒菜师傅,我跟着看得久了,就也会了。”阿芳不好意思的笑笑,两颗大龅牙露出来,黄黄的,像是没有刷干净。

    “这就好!”

    我尴尬的笑笑,心里却是打心眼里的高兴。

    郑老头,他就是我的亲人一样,在我最难过的几年里,给予了我为数不多的温暖,所以,看到他过的开心,我也很欣慰。

    “江沁,你最近在哪里?我已经好久都没有你的消息了,我找过你几次,没有消息,后来也就没找了,没有想到今天可以看到你。”郑老头看着我,很兴奋,眼里没有从前的激情,可是多了一种看淡的释然。

    “我发生了很多事情,一句话也说不清,以后我再找机会跟你说吧,不过我今天怕是真的要在这里借宿一下了。”我看了看中年女人,见她没有表现出不高兴的情绪,这才放下心来。

    真希望,不会打搅到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