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褚玉华
    可是半天过去了,陆远之已经气喘吁吁,眼看着就要不行了,褚玉华还是没有半点的动弹。

    “陆哥哥,他,他到底怎么了,他还能救活吗?”我战战兢兢的看着他们两个,接连打了几个电话去医院。

    可是我得到的答复是救护车已经在路上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眼见着褚玉华的脸开始变得黑青,我一颗心悬在半空,不上不下,难受的厉害。

    好在这个时候,忽然的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来,我看见几个穿着白衣服的男人冲进来,将地上的褚玉华抬到了担架上,飞速的下楼了。

    他们刚刚走,忽然间房间里面出现了一个尖锐的声音,“啊!玉华!玉华”

    这时候,我看到莫心兰鞋子都已经掉了一只,跟在救护车的后面进了车子。

    “好了,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我们走吧!他身体本来就不行了,不是今天就是明天的,这样的情况我都见了好几次了!”陆远之的眼睛里面现出一抹凶狠。

    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以前的陆远之不是这个样子的,怎么现在的他看着好像是更加的残暴了呢?

    “不过要不是他的话,可能他们也不会想到要找我的,这一切,都还得谢谢我那个心肠歹毒的嫂子!”陆远之冷哼一声,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不屑。

    怎么回事,我的陆哥哥怎么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以前的他不是这个样子的啊,现在怎么忽然间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我对好像有些陌生了。

    “陆哥哥,你刚刚说这一切,都要谢谢莫心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陆远之冷哼了一声,淡淡的在我耳边说,“那个女人将我哥哥害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就是想要得到家里的财产,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我,我爸妈找到了我,自然这一切都和她无关了,所以那个女人恨我,很到了骨子里面。”

    “什么?”我愣愣的看着陆远之,心里忽然有些难受。

    这是怎么了?

    怎么事情和我预想的差了那么多?

    我觉得头忽然的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再也忍不住了,蹲在地上抱住了脑袋。

    “我好痛啊!我的头,我的身体,忽然的就痛了起来,就好像是有人拿着刀子在我身上不停的搅拌一样!”我只觉得眼前渐渐的模糊,然后忽然间一下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医生里面,陆远之在我的床边,笑的有些勉强。

    我动了动,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动弹,整个人好像是散架了一样。

    “陆哥哥,我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病?怎么我觉得自己好虚弱,这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啊!我以前的力气可大了呢?”我勉强的说了一大堆话,只觉得自己的喉咙里面干的难受,像是卡了什么东西在里面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的身体到现在都还没有好好的恢复过来吗?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了!我到现在还是生病了一样?

    “没事的,就是你刚刚太紧张了,休息一下就可以了!”陆远之握着我的手,在我的脸上轻轻的划了一下,宠溺的摸了摸我的脑袋。

    “真的吗?”我尴尬的笑笑,然后闭上了眼睛。

    但是,其实我是没有睡的,我逼着眼睛将所有的事情都回忆了一遍。

    的确和陆哥哥说的一样,我之前虽然会觉得身体很虚脱,可是也没有昏倒过。

    但是,一定哪里出了问题了,昨天的那种感觉,我分明记得,那感觉就好像是我的身体里面少了什么东西一样。

    看样子,等陆哥哥不在的时候,我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上次我出车祸,不知道在医院里面莫心兰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不相信她只是让我受尽了痛苦而已。

    “哎”

    这个时候,我忽然的听到陆远之叹了一口气,他的一双手搭在我的脑袋上面轻轻的摸了摸,然后我发觉好像有一滴的眼泪一样的东西掉在我的脸颊上。

    “沁儿,是我没有好好的保护好你,你不要怪我,我现在看到你这个样子真的很难受!不过,你相信我,我会让你好起来的!”陆远之说完,然后起身走了,我听到他的脚步声一点点的远离,最后我听到了关门的声音。

    我停了一会,睁开眼睛,看了看外面,心里有些落寞。

    看样子我猜想的没有错了,陆哥哥一定有什么瞒着我,不然的话,他刚刚是不会说那样的话额,看样子,那天,的确是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是我还不知道的。

    我起身,翻看了一下床前面的病历本。

    病历本上面只是写着,不明原因昏迷,其他的信息一概没有。

    看样子,陆哥哥已经跟医院打过招呼了。

    我叹了口气,觉得头有些晕,便只好重新躺了回去。

    之前出车祸以后,被陆远之救回去,我的小腹这里就有一个伤疤,以前我以为是莫心兰故意让我痛,所以才弄出来的,可是后来我无意的看到了一则卖肾的消息,心里才紧张了起来。

    会不会,现在我身体的一切不好的原因是因为我缺少了一个肾?

    像是尿频尿急,这样的事情,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

    我恢复过来以后,陆哥哥一直说我是没有完全的恢复,现在想想,可能我是没有办法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了!

    莫心兰啊,莫心兰,你真的是好狠的心啊!

    我想着,想着,忽然间有种强烈的预感,我的肾一定是被莫心兰拿走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怎么样也没有办法恢复过来!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现在我只要稍稍的运动一下,就会觉得自己全身都没有力气。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拜莫心兰所赐!

    我想着,想着,心里面生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恨意。

    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咬牙切齿的恨一个人!

    “砰砰砰”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