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陆家长辈
    陆远之将我拉到包房里面,用赞许的眼神看着我,半天都没有说话。

    “怎么了?看傻眼了?”我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走到一旁的沙发里面坐下。

    “我是在想啊,你怎么那么厉害呢?四两拨千斤啊!真的是佩服佩服!看样子我以后在褚家的日子应该很好过了!”陆远之得意的笑笑,伸手过来抱我,被我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我起身走到茶几边,端了一杯水,一饮而尽,完了又抽出支烟,点燃。

    “你怎么现在抽起烟来了,在学校的时候,你最讨厌的就是抽烟的女孩子了!”陆远之走到我身边,伸出手,抢过了我嘴里的烟,猛的吸了一口,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真是怪味道,你怎么会喜欢?”陆远之摇摇头,将烟熄灭,一脸的不解,疑惑的看着我。

    外面的音乐声很大,即便是关着门,我也可以感觉到外面摇摆的节奏,这感觉竟有些像是夜场。

    “如果我告诉你,今天罗艳华说的都是真的呢?我以前真的是在场子里面做陪酒妹。”我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盯着陆远之的眼睛,接着说:“罗艳华在那个时候是和我一起做的经理,在场子里面的称呼是牡丹,我那个时候是叫四季。”

    陆远之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脸色刷的一下变得乌青,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他底下了眼睛,似乎是不想让我看到他眼底的神色,淡淡的开口说,“我知道,是不是是为了我,我听医生说,我在很多医院都有过档案。”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轻声的笑了笑,起身,往门外走,去了洗手间。

    到洗手间里面,我又哭了一次。

    为什么?温初阳不可以想陆远之一样的相信我。

    即使是我亲口说,陆远之也不相信我会出卖自己的身体!

    你怎么可能,听信了别人的几句话,就将我判了死刑?

    我呜呜的哭着,完全忍不住自己的情绪。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的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响起,淡然的说,“孩子,难过的时候,哭一哭是好事,可是我看你今天已经连续哭了两回了!”

    我抬头,才注意到门外面有双女人的鞋子。

    “孩子,我是过来人,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只要你相信自己,就一定可以渡过难关的!”

    门外的人叹了一口气,从门缝里面塞进来一张新的方巾。

    “你拿着吧,是新的,洗过的,我平时习惯了带一两条,你可以放心的用,纸巾什么的,擦着刺激皮肤。”

    我接过了方巾,说了声谢谢。

    外面的女人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听着女人的脚步声渐渐的远离,心里忽然就没有那么难受了。

    是呀!自己不是那个强大的女人吗?怎么现在在这里哭鼻子了,陆远之瘫痪的时候,我都挺过来了,现在只不过是被人背叛了,有算的了什么呢?

    以前,为了生计,我连觉都没有睡,我也熬过来了!

    看样子,我是在温初阳那里养的失去了我原来的样子了。

    嗯!不行的!我要重新回到原来的样子!

    我暗自做好了决定,擦干了眼泪,小心翼翼的将方巾收好,转身出去了。

    外面的宴会还在继续,陆远之和别人喝着酒,礼貌的回答别人的问题。

    我走到他身边,他看了我一眼,拉了我的手,朝里屋走去。

    “我带你看看我现在的父母,也是我的亲生父母。”陆远之笑的一脸的开心,整个人洋溢一种十分高昂的气势。

    我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跟着进去了。

    推开门,里面的陈设十分的古朴,在雕刻着龙凤的桌子上面有一盘香徐徐的燃着,丝丝白色的烟气袅袅的上升,带出一点独特的香味,闻着让人觉得很是舒心。

    “爸妈,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在我昏迷的时候陪了我几年的女人,也是我的妻子,江沁。”陆远之一进门就开始跟屋里的一堆中年夫妇介绍我。

    我礼貌的笑笑,冲着他们点点头,站在陆远之的身边。

    不知道是不是保养的缘故,中年夫妇看上去很年轻很有气质,看上去和陆远之以前的养父母很不一样。

    “你好,坐吧!”中年男人点点头,淡淡的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姑娘长的很漂亮,远之很有福气啊!”中年女人朝我招招手,笑的一脸的友善。

    我走过去,坐到女人的跟前,不经意的低头一瞥,却忽然的瞥见女人脚上的鞋子。

    怎么?她就是在洗手间给我递方巾的那个女人吗?

    我有些吃惊,不由得打心眼里对这个女人佩服起来。

    她看上去年纪也不是很大,可是却那么的看得开,看样子,这个女人的身上也是有着很多的故事的。

    “妈,爸,如果你们没问题的话,我想尽快的和沁儿完婚。”陆远之笑的一脸的灿烂,他抚摸了我的脸一下,眼地里满是温柔。

    “可是,远之,现在我们的集团内部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你们的事情就缓缓吧!到时候爸爸一定补偿你们一个盛世婚礼!”中年男人笑着说。

    陆远之犹豫了一下,脸上尽是不满意。

    “远之,我们听爸爸的吧!大局为重!”我赶紧的劝陆远之。

    不知道是怎么了,我现在还是有些抗拒和陆远之在一起,总觉的别扭,不知道是不是和温初阳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已经习惯了温初阳的体温和身体。

    现在忽然的叫我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我有些做不到。

    “还是姑娘懂事,远之,你以后要多多跟你妻子学习一下,她这一句大局为重可是说的真好啊!”中年男人赞许的冲我竖了竖大拇指。

    我被他这么一说,有些不好意思,底下了头。

    “我今天来的匆忙,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这个镯子是我结婚的时候远之的奶奶给我的,她特意的交代过,以后要是远之有了媳妇了,就要给远之的妻子的。我等了那么多年,以为等不到了,看样子,老天爷还是看到了我的诚心,把你们都还给我了!”女人眼地里带着一丝的泪光,看着我的时候,眼睛里面有些晶莹的泪水。

    她说完,就将她手上的一个翠玉桌子摘下来,递到我手里,捏过了我的手,帮我戴上了。

    “真是好看的很,要是他奶奶在天有灵的话,一定可以安息了!”女人淡淡的笑笑,脸上的气质带着一种天生的尊贵和慈和。

    我看着镯子,心里面很感动,说了声谢谢妈。

    这时,咔砸的一声响,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莫心兰推门而进,一见到我,立刻脸色变成了猪肝色。

    “心兰来了啊,过来吧,妈今天有事情要和你说。”女人朝着莫心兰招了招手,然后叹了口气,看着莫心兰。

    莫心兰应了一声,缓缓的走过来,眼睛时不时的往我这里瞥,看着我手上的镯子,脸上的神色很难看。

    “心兰,你虽然也是我的媳妇,可是我们家玉华已经不行了,我也跟你爸商量好了,等玉华离开,就给你找一个好人家,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儿,以后这个家你要是想回的话,随时都可以回来,你看,怎么样?”

    莫心兰听到女人的话以后,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目光清冷的看着中年夫妇,冷哼了一声,自嘲的笑了笑,冷冷的说,“你们想好了,我还有什么话说,不过玉华的公司,你们休想要收回,在玉华名下的财产,和你们没有半点的关系,玉华已经立了遗嘱,所有的东西都给我!”

    “你这个女人,怎么和长辈说话呢?我们会害了你吗?月亮是我们的孙女,也是我们的骄傲,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呢?如果你执意要这样的话,那孩子的抚养权给我们!”中年男人像是生气了,脸色难看的很。

    莫心兰冷哼了一声,摇摇头,目光冷漠,看着他们两个淡淡的说,“我说了,你们听不明白吗?我的家事,和你们没有关系了,你要是想要和玉华争什么的话,我绝对饶不了你们!”

    莫心兰缓缓走到我身边,看着我,伸出手指在想要抓我,被我躲开了。

    “莫心兰,不要以为玉华把你当做宝,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中年男人站起来,用力的额在桌子上面一锤,直接将桌子打烂了。

    莫心兰吓得颤抖了一下,可是随机平静下来了,他走到我跟前,那眼神足可以将我杀死,冷冷的说,“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你要是想要于我为敌的话,最好是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不要到时候死在了哪里都不知道!”

    “够了!”陆远之忽然的生气了,他反手直接将莫心兰的脖子掐在了手里,将她提到了半空里面,呸了一声,大声的责问她说,“你在这里算老几,我的女人你也敢动手,是不是活腻了!”陆远之是真的生气了,我看到他额头上面暴起的青筋了。

    “陆远之,你,你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