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颓废的温初阳
    可是我哭过了,却还是一点也没有改变什么,我妈妈还是死了,我还是一个人,以后还是再也见不到她了。

    等到东方太阳出来的时候,我起身,擦干净脸上的泪,踟蹰着朝车站走去。

    从这里到车站,如果是坐车的话,只要两个小时的路。

    可是车子两个小时的路程,我却花了整整一天。

    其实我不是没有这一点钱,也不迟省着,只是这样子的话,我的腿酸着,我的身体难受着,我的头被太阳晒着,我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过的地方,我这才觉得自己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或许只有身体上面的折磨,才可以让我清醒一些,才可以让我觉得自己现在还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吧!

    到车站以后,我买了最便宜的车票,就是那种在路上会一直给其他快车让路的火车。

    妈妈的骨灰做成的戒指,是我最后的想念了,我一定不可以像是那枚百宝戒一样,给弄丢了。

    以前我想着,只要戒指在,我就可以想想那个小哥哥,可是后来我发现,即使戒指不在,我也会时常的想起那个在我年少的时候出现在我的生命里面的那个少年。

    经过了两天一夜的赶路以后我终于回到了离开的这个城市。

    只不过的是,我出去的时候,是带着我妈妈一起的,现在,回来的时候,却是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像是一个死人一样的在家里躺了好几天,直到自己饿的头冒星星,才爬起来,像是僵尸一样的走了出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已经睡了多久,出去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就连街上卖宵夜的都已经收摊了。

    没办法,我只好去了酒吧。

    现在这个时候,估计也就只有那里有东西可以让我下肚了。

    管他是食物还是酒水,下了肚就可以救命,就可以让我活过来。

    酒吧里面,我随意的找了一个位置,点了一打啤酒,还有一点小吃。

    我没有拿服务员给我的杯子,直接用牙齿咬开了一瓶啤酒,咕咚咕咚的一口喝了个干净。

    冰凉的啤酒下肚,我整个身体不由的颤抖了起来,因为长时间没有吃东西,现在我的体温已经到了临界值,这冰凉的啤酒,将我最后的一点温度都带走了。

    “真好,要是可以一直这样醉下去,该多好啊!”

    我喃喃的说了一句,没来由的想要哭出来。

    可是我不能,不能一直这样颓废下去,就算是放纵,我也只能一阵子,因为我的身上,还肩负着陆哥哥还有醒儿,我本来就不是属于自己的。

    我拿着酒瓶,随意的朝四处看去,指间的烟,袅袅升起,迷糊了我的眼睛。

    等等,是我看错了吗?我怎么好像看到了温初阳呢?

    我揉揉眼睛,再次朝对面看过去。

    温初阳的脸在白色的烟气里面,显得有些模糊,可是他的样子,就是化成了灰,我也能认出来。

    他怎么在这里?

    我刚想起身离开,却发现温初阳好像是喝多了,他站起身,拿着手里的酒瓶,像是一个不倒翁一样的撞来撞去,好几次都撞到在别人的身上。

    他先前的气质,全都没有了,在他身上现在只剩下颓废,忧伤,还有堕落。

    他甚至是比我还要落魄,像是一个没有人要的孩子,孤独的在人群里面晃来晃去。

    扑咚!

    忽然的,他倒了下去,摔倒在一个人脚下。

    我好像是听到了那声剧烈的撞击声,好像是看到了他的身体撞击到地板变了形。

    一只脚,毫无预料的朝着他踩了下去,那人好像并没有发现,直接从他身上踩了过去。

    温初阳就像是一个死尸一般的躺在地上,别人踩在他的身上,他也没有任何的反抗。

    “不!”我的心,好像是碎了一般,当那个人踩到他身上的时候,我的身体上面也好像是被踩了一样,痛的没有办法呼吸。

    可是,当我出去想要将温初阳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阿义出现了,他将温初阳从地上拉起来,扛在背上,就好像是扛着一把柴火一样,扛着他从人群里面挤了出去。

    我呆呆的看着他们离开,心里面好像是空了一块。

    刚刚的一幕幕一直不停的在我的脑海里面闪现,将我的所有思绪都占据了。

    温初阳,他现在怎么变得这个样子了,我记得以前他是不会这样的啊!

    以前的他,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啊,可是现在呢?

    看上去的话,他就好像是一个流落街头的流浪汉一样,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样子。

    一个不好的念头,在我心里面升起,难道他是为了我吗?

    我这样一想,便再也喝不下去了,肚子痛的厉害,就好像是有很多的虫子在我肚子里面不停的搅动一样。

    难受?

    好像是吧!

    可是我好像挺喜欢的……

    后来我怎么回去的,我自己都记不太清楚了,我只记得在路上的时候,我无数次的蹲下来,捂着自己的肚子,没有办法继续走。

    到家里的时候,我便一头昏倒在了床上。

    ……

    第二天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太阳透过窗子照进来,明亮的光线,刺得我的眼睛都睁不开。

    昨天的一幕,忽然的又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面,温初阳倒在地上被人踩的画面,在我的脑海里面挥之不去。

    我只要一闭上眼睛,看到的都是他的样子。

    都是他满眼深情的看着我问我为什么不肯给他一个机会的样子。

    我真的变心了吗?

    陆哥哥,你告诉我?是不是这样的话我就会遭天谴,毕竟我已经发过誓了,我要在你的身边一辈子的。

    现在,我的心,怎么好像有了别人了?

    算了,现在还是活命要紧,醒儿还等着我回去接呢?

    我这样一想,之前的难过,好像就那么不见了,剩下的都是醒儿。

    叮叮叮

    忽然的,我的电话响了,我拿起来一看,是邻居伯母的。

    “江沁啊,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你快点回来吧!我真的对不起你啊!”

    “伯母,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