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做朋友吧
    “你来北京做什么?”江逸尘目光灼灼的看着我。

    “我来这里是给我妈妈治病的,真实好巧啊,没有想到可以在这里看到你。”我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

    上一次我在他面前说的那么的决绝,是不打算以后会在见面的。

    我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在这里见面了。

    “是呀,真是好巧啊,你是和你家那个一起来的吗?”江逸尘的语气淡淡的好像始终都有一丝忧伤在里面。

    我一愣,这才突然的明白他说的那个是指温初阳。

    “嗯。”

    “哦,那这样的话,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普通的朋友,我绝对不会打扰你们的,只是,只是偶尔请你出来说说话,吃吃饭,可以吗?”

    我没有想到江逸尘会这样说,因为我觉得他也是一个高傲的人,被我拒绝了以后应该是不会再搭理我的,但是现在他竟然这么卑微的跟我要求做一个普通的朋友,这让我有些为难。

    不答应吧,好像不近人情了,答应吧,我又怕我们之间到时候生出别的什么情愫了,我向来不是一个坚定的人,我怕自己会被感动。

    “你放心,我家里已经给我安排了对象,我不会再提那件事情了,我们就像是普通的朋友一样,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们只在电话里面联系也可以,我只是不想失去你的联系方式,也不想在茫茫人海里面彻底的看不到你了,没有别的意思。”江逸尘将一张名片塞到我手里,用十分忧伤的口吻接着说了一句,“这是我新的联系方式,我以前的联系方式自从我离开那里之后就换了,你考虑一下,晚上回我信息,好吗?”

    江逸尘说完以后就走了,剩下我一个人在街上,愣愣的出神。

    后来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只知道回去的时候是半夜了,周围的邻居都已经睡下,四处都是静悄悄的。

    我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是不是?真的可以有一个朋友呢?就像江逸尘说的那样,在无聊的时候可以聊聊天的那种?

    我知道,自己和温初阳已经没有可能,我也不想让江逸尘为了我深陷泥潭。

    算了,就这样吧,孤独一点又不会死人。

    我抽了几支烟,实在是筋疲力尽了这才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可是,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我便被电话给吵醒了。

    迷迷糊糊的接起,“喂,哪位?”

    “江小姐吗?现在马上来医院好吗?你妈妈的情况不是很好,恐怕是等不到我们给她动手术了!”

    “什么?好,我马上就来!”

    我衣服也没来得及穿,就这样匆匆的冲了出去。

    到医院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我冲到病房的时候,医生正围在我妈妈的病床前面。

    “你终于来了,我们已经尽力了,可是你妈妈的身体已经不行了,我们也无能为力,你还有什么话要和你妈妈说,就赶紧的说吧!”陈医生难过的擦了擦眼睛,转过身去,没有再看我。

    “沁沁,你来,妈妈有事情要和你说。”

    “妈!”

    我扑到妈妈的怀里,眼泪已经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妈,是我不好,是我没用,是我没用啊!”

    “沁沁,你不要这样,妈妈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就是你可以有,有自己的幸福家庭,上次那个男人,对,对你是真心的,你好好,好好珍惜……”我妈说完了这句话以后,双手便无力的垂了下去。

    “妈”

    我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整个脑袋就像是要炸开来一样,一下子没有了力气,瘫倒在地上。

    怎么会呢?我妈妈才刚刚来这里,检查都还没有做完,她怎么就这样走了呢?我借来的钱才刚刚开始用了一点,我还想着我妈可以好起来,到时候我可以带她还有醒儿一起来这里玩一玩……

    我妈她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妈”

    “江沁”

    有人叫我,我抬头,却看到了江逸尘的脸在我面前放大了。

    “江沁,你不要这样,妈妈要是看到你这个样子的话,她会难过的,你振作一点!”

    “医生,医生,她昏迷了!”

    然后再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是在大海里面飘摇不定一样,始终都没有一个着落。

    我的脑袋晕的厉害,好像只要我稍稍一动,我的身体就会炸裂开来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好像听到我妈妈在叫我的名字,我朝着那个方向过去,然后就看到了我妈妈。

    可是这个时候,我忽然间觉得自己的手被人抓在了手里,我一睁开眼睛,结果看到的就是江逸尘担忧的脸。

    “你总算是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来的话我真的会担心死的!”

    “我妈妈呢?”我眼睛里面两颗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江逸尘没有说话,他看向了窗子外面,整个人散发一种忧伤的气息。

    “我要去找我妈妈!”我咬咬牙,挣扎着坐起来,单脚下地,整个人晕乎乎的好像马上就要倒下去一样。

    “江沁,妈妈现在已经走了,难道你要让她走的不安心吗?她要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天国,她也不敢去的,因为她怕是做出什么傻事,你不知道吗?”江逸尘站起身怒吼了一句,然后抓住我的肩膀,将我拖回了床上。

    他的声音在我耳边不停的回荡,我忽然觉得自己好难受,好难受,我的身体,我的心,还有我的脑袋,就像是要炸开来。

    “可是,你要我怎么办?我妈妈,我妈妈跟着我没有享过一天的福,她还年轻,她还可以活很多年的,我一直以为等我妈年纪大一些,我就可以让她退休,我现在多赚一点,等她老了,我就带着她去那些美丽的地方旅行,给她买好看的衣服。”

    “可是,她怎么能现在就走了呢?我想给她的这一切,我都还没有来得及给她,她就这么走了?我不甘心,我难受,我难受啊!”我狠命的锤着自己的胸膛,可是那钝痛的感觉却不及我心里的万分之一痛。

    “江沁,江沁!”江逸尘将我搂在怀里,不停的抚摸着我的后背。

    我只顾得哭,只顾得难过,江逸尘的怀抱,这个时候却让我觉得异常的温暖,我竟然没有推开。

    “你听我说啊,妈妈在天有灵的话是希望你可以快快乐乐的……”

    江逸尘在我耳边不停的开导,可是我现在什么也听不进去,我现在就觉得自己快要死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生不如死一般。

    那种至亲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让我想要从医院的高楼上面一跃而下,跟着我妈而去,

    可是,我却不能,因为我还有儿子,我还有一个瘫痪在床上的老公,我没有资格寻死。

    我好痛苦啊!这种痛,就好像是一万只蚂蚁在我身上不停的啃咬,可是我却无能为力,没有办法驱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将我的皮肤一点点的吃掉。

    我只顾着难过了,接下来的事情,都是江逸尘帮我做的,他帮我将妈妈的骨灰,练成了一颗粉色的人造钻戒,做成了一个戒指给我,他说,“这个戒指就是妈妈,以后你要是想她了,你就可以看看。”

    “而且,我也知道你的事情了,我查过你了,你没有老公对不对,那天的那个人他根本就不是你的老公,你的老公现在还在医院里面,是不是?”

    江逸尘目光灼灼的看着我,眼睛里面有一丝闪动着的兴奋。

    “然后呢?”我失魂落魄的看着窗子外面,心如死灰。

    我妈死了,以后我又少一个亲人了,再也没有人可以让我依靠一下了。

    醒儿还小,陆哥哥还在医院,我该怎么办呢?

    说实话,那一刻,我真的想过去死,带着他们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可是我回头一想,醒儿还那么小,我没有权利决定他的生死,陆哥哥也不是没有任何希望,我也不能决定他的生死。

    所以,我的这条命其实不是我自己的,所以,我根本就没有资格拥有爱情,没有资格拥有别的男人对我的爱。

    “江逸尘!”

    我回头,冷冷的看着他,心里一片死寂。

    “江沁,你听我说,我可以给你幸福的,我可以给你还有孩子,甚至是那个男人一个家,我愿意照顾他,我愿意照顾你们一家,只要你点头,以后我就是你的靠山!”江逸尘死死的拽着我的胳膊,指甲都已经深深的掐进了我的肉里而不自知。

    “你说的,就好像是一个美丽而遥远的梦,好像我答应了我就可以永远的摆脱这苦海,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要是哪一天陆哥哥醒过来了,你和我该怎么办?谁退出?谁留下?”

    “呵呵,江逸尘,我是一个灾星,你还是离我远一些好点。”

    “江沁!”

    “好了,你不要说了,我要说的话就那么多,如果做朋友的话,我可以接受,如果你想要其他的,对不起,我没有办法给你。”

    我摇摇昏昏沉沉的头,然后站起身,抱住了江逸尘,在他耳边轻声的耳语说,“谢谢你的照顾,对不起,我什么也给不了你!”

    说完以后,我像是奔赴战场的烈士一样,义无反顾的离开了。

    直到看不到医院,看不到江逸尘,我才蹲下身,靠在马路边上的一棵树上,哭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