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那个,我可以走了吗
    温初阳的一席话,让我愣住了。

    我没有想到他什么都知道了!

    “那你既然知道了,你还来找我!”我叹了口气,将脑袋埋在胳膊肘里,闭上眼睛一片空白。

    “为什么不来找你,我说了,你结婚了也好,没有结婚也好,有没有男朋友,这些都不是我关心的,我只关心,你心里现在是不是开始有我了!”温初阳霸道的将我的脑袋托起,拼命的撬开我的牙关,狠命的吻着我,像是要吃了我一般。

    他霸道无比的这个样子,让我再度陷入了迷茫里面。

    可是,我只要想到陆哥哥,就好像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什么都清醒了。

    我用力推开温初阳,冷冷的看着他,几乎是咬着牙齿,愤恨的怒吼了一句,“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我就告诉你,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的就是江逸尘那样的,你这个霸道自私不顾别人感受的家伙,你滚,我不要你出现在我生命里,我看到你都觉得烦躁!”

    我拼尽了力气嘶吼,直到自己没有氧气,头脑晕的厉害,我这才停了下来,摇摇头,不停的喘气。

    我想,现在应该可以了吧!他再厚脸皮,也应该彻底的失望了吧!

    “真实好笑,你说够了没有啊!女人!”温初阳似笑非笑的将我的脑袋强行掰过去,和他对视着,却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

    “你,你有病啊!这么说你,你还笑?”我被他捏着下巴,说话说不圆,支吾着骂了一句。

    “嗯哼,你说对了,你未来夫君我还真的是有病,这辈子要是不把你弄到手的话,我这辈子就死定了!你看你是向南逃呢?还是向北逃?不过现在北方冰天雪地的,除非你想冻死,不然的话,你还是去温暖的南方吧,正好那里我刚买了几套别墅,可是随意的住。”温初阳挑了挑眉头,冲我抛了个媚眼,看着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下,轮到我怕无语了。

    我伸出手在他额头上面摸了一下,“没发烧啊?你糊涂了?还是吃错药了?”

    现在的温初阳,怎么看着那么的别扭,该不是突然间傻了?被我刺激的?

    我狐疑的看着他,脑子里灵光一闪。

    “我问你,七只鸡和八只鸭还有九只兔子在一个笼子里,一共有几条腿?”我死死的盯着温初阳的眼睛,生怕他告诉我一个错误的答案。

    关键,我是怕他刚刚被我骂傻了。

    这要是再多个白痴跟屁虫,那我的人生简直就要悲催了!

    “江沁!你敢怀疑我的智商?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温初阳眼底的笑意渐渐凉了下来,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手指轻轻滑进我的衣领,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一下将我的内衣解开了。

    “你,你要做什么?”

    “既然心里有我,干嘛那么扭扭捏捏,放心,你是我心中的太阳,是我生命的源泉,是我日日夜夜牵挂的梦,是我终其一生想要守护的人,我爱你,生生世世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只要你一个,除你之外,我谁也不要,我发誓,我一定会一辈子对你好,一辈子爱你,一辈子守护在你身边,若违此誓,不得善终!”温初阳信誓旦旦的指着天空,一脸严肃。

    我直接懵了,看着他半天都回过神来。

    可就在我犹豫的这一刻,温初阳毫无预兆的吻了下来,直接将我所有的呼吸都淹没了。

    我也愣住了直到他将手伸到我那个地方揉搓起来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一把将温初阳推开,慌张的将衣服整理好,去拉车门,想要下去。

    可是我拉了好几次,那车门怎么也打不开,反而被温初阳用力的一拉,紧紧地禁锢在他的怀里。

    我们现在的姿势很暧昧,他那个地方,正好在我的脸下面,隔着裤子,我可以看到那东西的坚硬。

    好大一坨,鼓鼓囊囊的好像随时都要胀出来。

    一想到那件事,我的脸一热,火辣辣的一直到了脖子根。

    可是温初阳就好像是不知道一样,在我的后脑勺上面不停的摸着我的头发,害的我的头低得更下了。

    我极力的保持着自己的姿势,不让自己继续往下,可是温初阳却将手放在我头顶,害的我最后的一丝力气也耗尽了,直接一脑袋砸向了他那个地方。

    温初阳的身体一僵,然后猛的将我拽起来,脸色胀红的看着我,喉咙里面憋着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你放我走!”我低着头,不敢看他。

    刚刚那幕实在是太尴尬了……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一个答案,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给你两条路,要么拒绝我,然后天天接受我的求爱,要么从了我,天天让我宠到天上去!你想要哪个?”

    “呸呸呸!那还不是一样的吗?我哪个也不要,你放了我,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以后咱还是朋友,要是你不放,总有天让我出去我就彻底的在你面前消失!”我别过头去,不再看他。

    其实我也是说气话的,我的家在这里,我的儿子还有陆哥哥在这个,我能走到哪里去呢?

    之所有这样说,我只是想让温初阳知道,我真的和他没有缘分,就算是我和他有过什么,现在我和他也什么也没有。

    “没关系啊,你试试,看看是我找的快,还是你藏的快啊!躲猫猫吗?我也喜欢!”温初阳邪魅的笑着,挑起我的头发放在鼻翼底下闻了闻,然后将我紧紧的搂在怀里,目光灼灼的看着我,眼地里的情意好像要将我融化。

    “无耻,下流,流氓,混蛋,臭男人,……”

    “还有吗?我倒是想知道你能骂出多少呢!”

    “你……”

    我气的说不出话了,温初阳这次回来好像变了。

    以前的他不会那么急躁的想要得到什么,只是默默的守在我身边,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他可以一直等下去。

    可现在,我感觉他好像很着急的样子,着急的得到我,着急的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一个答案。

    “能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吗?怎样你才可以放过我,我都说了我们没有可能的!”

    “可以,你跟我领证,我就不烦你了!”温初阳微微一笑,露出好看的八颗牙齿。

    可就是这样一副人畜无害的脸,却让我有种想揍的冲动。

    他这是哪里学的来的无赖手段,竟然直接赖上我了。

    “那这是你说的啊!我可以答应你民政局,可是领不领得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在心里暗自的笑了笑。

    我和陆哥哥没有离婚,我就不可能嫁给其他的人,自然也拿不到证的。

    “你的离婚证可以办了,资料我都已经帮你准备好了,明天我陪你去民政局,领完离婚证,直接领结婚证。”温初阳舔了舔嘴唇,似乎是看透了我一样,眼神里面都是玩味的神情。

    好吧,我服了,现在我也没有什么怪做了,他已经逼上梁山,可是我却没法子反了他。

    温初阳这个人很执着,他要是认定了的事情,我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如果我不答应她,他很有可能一直在这里纠缠不休。

    我总算是猜到了一点眉目了,这个人可能是看到江逸尘和我要好,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变态的危机感,他想提前将钱哦占了,再也逃不掉,他才会安心。

    既然他可以答应我不碰我的话,和他领证,也就是一纸婚约而已。

    不过,我有个问题很好奇,“那你觉得领了证我就不会给你戴绿帽吗?你就这样相信,一张纸可以束缚我?”

    温初阳看着我,眼神明亮的像是天上的星星,似乎是猜到了我会这样问一般,漫不经心的说,“我这个大帅哥在你身边,你都不会犯错,更何况别人呢?我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夫人,你还是不要继续挣扎了,今天为夫是绝对不会放你归山的,当然了除非你答应了我的条件。”

    晕晕晕!

    这个男人今天怎么了,变得我都有点不认识了。

    不管是说话的口气,还是对我的态度,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啊!

    从他的表现看,这家伙一定是有高人指点!

    不然,怎么可能忽然就变了?

    “考虑好了没有?我没有耐心了!”温初阳邪魅的笑着,扑倒在我身上,将我压在后座上,那个鼓起的地方烙的我生疼。

    完了,这家伙是铁了心的打定主意了。

    没办法,我只好不情愿的点了点头,重新强调了一句,“可是,你也要答应我,一定不能碰我!”

    “可是,除非是你自愿的,不然我是不会碰你的!”温初阳从我身上爬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跳到前面,轰一声,直接将车子开的飞了出去。

    我在车子里面看着温初阳笑的一脸的得意的脸,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上当了。

    “温初阳,你这个混蛋!”我嗔怒了一句,伸手在他背上锤了一拳。

    可是,我的手刚抽回,忽然间看到车子的前面站了一个人。

    温初阳猛地一踩刹车,我差一点就飞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