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重伤
    一股剧烈的痛在我的身体里面蔓延开来,我只觉的自己好像浑身的肌肉都撕裂了,身上的肉都好像要从我的身体上面飞出去一样。

    接着,我的大脑陷入了一秒钟的空白,我好像什么也想不起来,然后才忽然的恢复意识。

    我勉强的睁开眼睛,然后看到我周围围了一群人,他们对着我指指点点的好像在说什么,可是我好像听不到,脑袋里面一阵嗡嗡嗡的乱叫。

    紧接着,我便觉得一阵头晕,然后一头晕了过去。

    我自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在一个到处都是黑暗的地方,这里哪里都是黑的,我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紧接着,一些杂乱的画面出现在我面前,就好像是电影的片段一样,一下一下的闪现,一会是温初阳的,一会是陆远之的,一会又是我们三个站在一起的,一会又是我的儿子陆之醒的。

    光怪陆离,不停的交织在一起,最后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哪里是真实的,哪里是虚幻的了,这一切,好像是一个复杂的梦,没有始终,没有缘由,就这样将我们所有的人都圈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的,只知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还有敞亮的灯,以及手上面的吊瓶,还有,一脸憔悴卧倒在我身边的温初阳。

    我醒来的时候,他正睡得香,微微有一点的打鼾。

    不知道是我醒来动了动,还是他知道我醒了过来,下一刻,他便睁开眼睛,揉揉眼睛,睡眼惺忪的说了句,“你醒了!”

    “我这是怎么了?”我忽然发现自己的脚好像动不了,只要稍稍的一动,我的整个腿就好像要废掉一样。

    “没什么,只是这个月你不要想下床走路了,而且你要在这里住一个月的院。”温初阳不咸不淡的说了句,然后递给我一杯水,无奈的耸耸肩。

    “完了!那我的班怎么办?那我的钱怎么办?”我一下子懵了,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伤的这么严重。

    大意,实在是太大意了,怎么会没有预料到牡丹会对我做那样的事情呢?

    我躺倒在床上,半天都回不过神。

    “还钱呢?保住了这条小命就是不错的了,还钱呢?你知道你自己差一点也没有命了吗?真实不知道你脑袋里面装的什么东西,难道除了钱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可以让你关心的吗?比如在这里一直守着你没有离开半步的我!”温初阳翻了个白眼,冷冷的看着我。

    “哎,我和你是不一样的人,像我们这样的人,眼睛里面脑子里面除了钱,还真就什么也没有了,因为我们没有其他的时间去想别的。甚至睡觉,我都不敢睡得太久了,我怕自己一睡久了,就会变得懒起来!”我无奈的看着温初阳好看的侧脸,开始有些难受。

    我和他终究是不一样的世界里面的人,即便我真的是他想要找的那个人,既然以前都没能在一起,就算是我现在接受他了,以后怕是也是一样的结局吧,他这样的人就该有家世渊博的人来匹配的。

    我就像是一只丑小鸭,在他的身边简直就是鲜明的对比。

    那种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气质,就完全不一样。

    “只要你想,你也可以成为我这样的人的!而且可以变的比我更厉害,更有钱,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帮你!”温初阳放下手中削了一半的苹果,郑重其事的看着我,眼里的神色不像是在说笑。

    “别逗了,像我这种既没钱又没实力,又没什么本事的人,哪有那么好的机会,真以为天上会掉馅饼吗?我才没那么蠢,还是认清现实,不要做美梦来得好!”我抢过他手里还未削完的苹果,直接啃了一大口,来掩饰我心里面的那丝难受。

    “傻瓜!我不就是那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吗?正好砸你头上了!可你自己却偏偏不想要,你说你傻不傻?你看我又帅又多金,还对你一片痴心,这样的好男人,你上哪里找去,还不如趁早从了我,免得我被别人勾了去了!”温初阳眼里透过一丝无奈,明明说的像是开玩笑,可却一脸严肃,像是在跟我谈事情一般。

    其实他说这些全部都没错,对我而言,他的确就像是那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他也的确跟他所说的一样,帅气多金,还对我一片痴心。

    可老天爷偏偏就那么讨厌,在安排温初阳出现在我生命里的同时,也让我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变成了植物人,甚至是命悬一线,还不知道能挺多久?

    这么一来,突然才发现,对于我来说,反倒不像是老天爷的馈赠,而更像是一种折磨。

    因为明明可以得到,而不能得到。

    明明可以拥有,却不得不拒绝。

    这种心情怕是最难受的,也是最让人无奈的。

    “算了吧,有些东西不是我想拥有就能拥有的,命中注定这句话你难道没有听过吗?我的情况特别复杂,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而且我也不是单身,我不是告诉过你了,我已经结婚了吗?”我别过脸去看着窗外,不让他看到我眼睛里面快要流出来的泪水。

    经过了这么多天的相处,我对这个男人已经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情愫。

    如果没有陆远之,如果没有陆之醒,或许我真的会被这个男人所感动,然后沦陷到他的温柔里面,一辈子也出不来。

    可是这世界上没有如果。

    相对于温初阳,我的结发丈夫还有我的儿子更需要我。

    我既然做不到狠心将他们抛弃,便只能自食苦果,将对温初阳的这份感情彻底藏在心里面,烂掉发酵,最后消失不见。

    温初阳没有在回答我,一时之间,整个空气有些尴尬。

    我也不敢回头,只是透过玻璃窗,依稀的可以看得到温初阳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那种失落气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温初阳的一双手越过我的肩膀,将我紧紧的搂在怀里,我这时才恍然发现,就在自己刚刚走神的一刹那,他竟然和衣躺在了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