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麻烦你不要多管闲事
    我刚刚打到第八个电话,包间外面就有大声的叫我的名字,听声音好像还很急的样子。

    “现在没有事情就不要过来吵我,不知道我现在正在忙着吗?”我抬头冷冷的回了句,继续按着号码。

    “四姐!你赢了,你已经赢了!”

    “什么?”我一愣,站起身将门打开,吃惊的问。

    “四姐,未来七天所有的包间都已经预定出去了,你已经赢了,过了今天,牡丹连包厢都订不到,她彻彻底底的输了!”佳佳上气不接下气的撑着膝盖边笑边说道。

    “啥?刚刚你说什么?”我愣了一下,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刚刚佳佳说未来七天已经都订满了?可是我才打几个电话,今天的都才订四个啊!

    “你说清楚一点,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被订出去了呢?”我捉摸了半天可是还是没有想明白。

    “这个?”佳佳尴尬的笑了笑,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支支吾吾的,眼神有些闪躲。

    “你不说,就是有鬼,正常的话不可能忽然间所有的包间都订出去的,你心里有鬼!所以你才支支吾吾,说,到底是谁?”我冷冷的看着佳佳,将她逼到了墙角。

    佳佳咽了口唾沫,额头上面的汗都冒出来了,可是却还是支支吾吾的四处瞟着,不肯说出实情来。

    “是温初阳?对吗?”

    看到佳佳这个样子,我已经猜到了七七八八了。

    在我身边认识的人里面,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有这个能力,在几分钟的时间里面就将我所有的包间都订走。

    我想,牡丹现在一定气死了,她可能做梦也没有想到我身边还有一个不安常理出牌的温初阳。

    “那个,四姐,其实温老板对你挺好的,而且这样的帅哥也不是说找就能找得到的!”佳佳从我的胳膊底下钻出去,讪讪的劝我。

    “好了,你可以走了!”我叹了口气,将佳佳推了出去,瘫倒在沙发里面不知道接下来该干嘛。

    我想要做的温初阳已经超额帮我完成任务了。

    不过,我刚刚躺下不到一秒,牡丹便气冲冲的一脚将包厢的门踹开,满脸黑气的看着我,指着我的鼻子便大骂,“真是没有想到啊!你这个小贱人,竟然相出了这么阴损的招式啊!你那个姘头倒真的是神通广大啊!搞得我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输了!我告诉你,这次的不可以算,你作弊了,我要叫北哥直接将你扫地出门!”

    牡丹扯着嗓子破口大骂,整个人看着就像是一个泼妇一样,脑袋后面的头发都已经披散开来。

    “恐怕,这次他出手就一定要让你离开了,我什么也没有说,这一切都是他自己要做的,你要怨的话,你就去怨他吧!”我抽出一支烟,点燃,慢条斯理的抽了起来。

    牡丹像一个疯子一样的朝我冲过来,伸出手想要来掐我的脖子。

    可是她的手还没有沾到我的身体,便被一双大手给挡住了,撂倒在一边。

    阿义站在我和牡丹中间,杀气腾腾的看着她。

    其实我早就看到阿义了,刚刚牡丹气冲冲的进来的时候,我就看到阿义跟在她的身后。

    所以刚刚牡丹朝着我冲过来的时候,我才会那么气定神闲,一点也不担心。

    “好啊!你的人还直接带到北哥的地盘上来了,你果真是不要命了,我这就让北哥过来看看,你这个小贱人是怎么不把他看在眼里的!”牡丹捂着胸口,穿不过去,那样子好像随时都会晕倒过去一样。

    “嗯,你现在就去吧,我估计你现在去的话没准还可以遇到温初阳,到时候你可以问问他,为什么要参与进来。”我别过头,没有再理她。

    其实温初阳做这些,我真的有些不情愿。

    这样一来的话,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就又近了些,我欠他的也就更多了些,到时候要想要彻底的摆脱关系的话,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你”

    牡丹是在是气急了,说不出话。

    “麻烦你出去一下,这里是我们夫人的休息室,再在这里聒噪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阿义伸出手,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可是话语间却全部都是冰冷。

    “哼!我倒是看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牡丹冷哼一声,在地上用力的一跺脚,气冲冲的转身离开了。

    阿义像是松树一样在我跟前站的笔直,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的看着外面。

    看样子,温初阳这是让他来保护我了,他是怕温泽野再次来找我的麻烦吗?

    温初阳啊,温初阳,你这是想让我彻底的离开这个地方吗?

    这样一来的话,是不是我就必须每天见到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想到这个问题,就觉得心里难受的厉害。

    上次在他家里看到的那张照片,现在都在我脑海里面记忆犹新。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巧的事情吗?

    本来我是想找一找我和陆哥哥在一起的照片,想要推翻温初阳的假设。

    可是我却一张都没有找到,找的到的都是我们大学以后的照片。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我们的小时候是在乡下度过的,以前根本就没有什么照片。

    而且,我和陆哥哥长大的那个村子,在我的记忆里面已经消失了。

    我记得我们七八岁的时候,村子那里正好要修路,几乎所有的村民都拿到了一笔钱,然后离开了那个小小的村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买了房子。

    再后来,那里就消失了,成了一条长长的公路。

    所以,我和陆哥哥的过去已经没有地方可以证实了。

    也就是这样,所以,我才会动摇,不知道到底要不要相信温初阳。

    “江沁!”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间一声轻唤,差一点惊得我跳起来。

    在这个场子里面,就连向北他都不会叫我的名字。

    我们做这行的,都是不希望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在外人面前的。

    “温初阳,你觉得你刚刚做的事情很好吗?很酷吗?现在来我面前来显摆了是吗?”我回头一看,见到是温初阳,心里立刻升起了一团怒火。

    他怎么什么事情都要管?

    “江沁,你不要在我面前撒野,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不管你愿不愿意,也不管是答不答应我,我都要定你了!”温初阳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嘴角带着一丝邪魅的笑,看得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温初阳,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清醒啊!就算我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可是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木已成舟,你就不要再执着了,我都已经……”

    我本来是想说我都已经有了孩子了,可是一想到自己的仇敌那么多,就说不出口了。

    这件事情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到时候要是威胁到醒儿的安全,那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江沁,你还没有听明白吗?既然你现在是单身,那我就有追求你的权利!”

    “我有老公!”

    “好啊!那你叫他来见我啊!不出来的话就是在骗我!”

    “拜托,明天我把我的结婚证拿给你看!”

    “没用!我要见真人!”

    温初阳边说边靠近我,最后将我逼到一个角落里面,一双修长的手抵在墙上,将我死死的禁锢住了。

    我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回答温初阳的话。

    陆哥哥现在还在医院里面是不可能出现在他面前的,而且就算我带他去看了,他要是看到陆哥哥是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会强行让我离开陆远之的。

    现在,陆哥哥是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不能这样做。

    “那你说,你怎样才可以不再来纠缠我!”

    “怎样都不可能让我放弃你了!我已经失去了一次,不可能让你再逃脱了!”温初阳目光炯炯的看着我,灼热的气息吹拂在我脸上,让我觉得闷热的厉害。

    他的眼睛很好看,里面映着我的脸,看上去有些变形。

    我看着他,脑子里面乱的厉害。

    面对这个人,我知道自己已经动心了。

    可是,我有我的责任,我不可能放弃陆远之。

    “温初阳,你还是放弃我吧!就算是我对你有感情了,被你感动了我还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我们已经注定了没有缘分了,你又何必强求呢?”

    我低下头,眼睛里面干涩的厉害,想要哭出来。

    这时,温初阳忽然间将我按在怀里,然后不停的抚摸着我的后背。

    “我知道你一个人不容易,这些年是我对不起你,没有早一点找到你,可是以后不会了,以后我会加倍对你好,你要你呆在我身边,我们一起将以前的记忆都找回来,好吗?”

    温初阳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差一点就点头了,但是随即便清醒过来,看着他,忽然将他推开跑开了。

    温初阳在后面叫我,我没有理会。

    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远远的离开,再也不要看到他为好。

    可是,在我跑到街角的时候,忽然间一道刺目的光线射过来,紧接着,我便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我好像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