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看穿
    “温少!这不和规矩吧,这还没有结束呢?您要是想玩的话,可以等他输了,我们接着玩啊!”我柔柔的笑着,心里却开始七上八下的跳个不停。

    温泽野的怀里,有一股奇怪的香味,那种味道我在会所的时候闻过一次,是专门用来**的,也是用来对付那些不想要出台的女孩的。

    这个香味男人闻久了,只会脸红心跳加速,可是女人闻得多了一点,就会起欲念。

    虽然这种东西和春药是没有办法比的,可是一旦起效了,一般的人是没有办法控制的。

    “我想你的把戏是不是已经玩够了,玩够了的话,我可以告诉你现在温初阳在他老爷子那里,是没有办法赶来救你的!现在我们可以进入正题了吗?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在我弟弟的身下是怎么样**的呢!”

    温泽野舔了舔嘴唇,掰过我的脑袋直接吻了下来。

    眼看着他的脸就要到我的脸上了,我情急之下只好将一杯酒挡在了我和他的面前说,“温少爷,既然你弟弟来不了了,那我们急什么急呢?不如你和我喝几杯怎样?你要是赢了,我听候你的差遣,我要是赢了,你……”

    “你不会赢的,不过既然你想玩的话,我就让你心服口服!”温泽野打断了我的话,将我放开,接过我递给他的那杯酒,一口喝干。

    “少爷好酒量!我真的是佩服啊,不过我是不会那么轻易的服输的,少爷你不要高兴得太早哦”

    我冲着温泽野抛了一个媚眼,端起桌上的酒,一口饮尽。

    可是当我的酒一下肚子,这才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这酒的味道不对。

    “你,你在酒里面放了什么?”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脑袋就好像是炸开来一样,痛得厉害。

    而且,一丝难以抑制的**,从我的身体里喷薄而出。

    温泽野竟然在这里面下了药!

    难怪他刚刚那么爽快的就答应了我,感情是早就盘算好了一切。

    真是卑鄙下流的人,同样的是姓温,怎么他们两个人的差距那么大呢。

    “我在酒里面放了什么,你现在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小妞,你以为天底下所有的人都像我那个蠢弟弟一般,到手的鸭子都能飞了吗?”温泽野阴冷的笑了一声,伸手一捞,便直接将摇摇欲倒的我抱在了怀里。

    我想挣扎,可浑身没有一丝力气。

    温泽野的一双手便顺着我的小腿一直往上轻轻的滑了上去。

    “小妞要不是你把我的妞给弄走了,我也不至于来找你啊,你说你这么多管闲事干嘛?本来我看在我弟的面子上,他的女人我可咽不下口,可是叫你自动撞在枪上了!你难道不知道电脑删掉了东西之后,他还会在硬盘里面存吗?只要找个人恢复一下,便可以查到所有的事情!真是愚蠢,我弟弟怎么会找了你这般的蠢女人!”

    温泽野一边说着,一边直接探进了我的三角内底,害得我浑身一震,差一点尖叫起来。

    那麻酥酥的触感,让我这具许久没有男人抚慰过的身体,不住的颤栗。

    就那么一瞬间,我差一点就失去了理智。

    “少爷!温少爷,上次的事情的确是我对不起你,但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放了我,一切好说。”我死命的咬了一下嘴唇,让那痛楚将我那丝灼热的**给消除了一些。

    温泽野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他轻轻地伏在我耳边,深深的吸了口气,最后在我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缓缓的开口说,“怎么?就我那个窝囊废的弟弟,你还想为他守着身吗?不如干脆跟着我算了,你这小妞看着倒还挺有味,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温泽野伸出舌头,在我的耳唇上面轻轻的舔了舔。

    我忽然想起上一次被人下药的经历,深吸一口气,狠下心来,朝着自己的舌头,用力的咬了一口。

    顿时,一股剧烈的疼痛将我全身都包围了。

    可是就在这时,温泽野他却突然将我紧紧的搂在怀里,然后用力的在我胸前揉了一把。

    那感觉一下子便刺激得我没有办法动弹,呼吸不得。

    不对!这个药和上次那个药完全不一样。

    上次那个药我明明咬了自己之后,剩下的便能控制住了。

    可是今天这个药,即便是那么剧烈的疼痛,我却仍然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那种强烈的**呼之欲出,简直是不能自已。

    完蛋了完蛋了。

    他弟弟没把我怎么样,倒是他把我怎么样吗?

    我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到最后的时候,最好像是掉进水泥里面一样,整个思绪都好像是被凝固住了。

    可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门外响起了一阵剧烈的打斗声。

    迷迷糊糊当中,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可是我实在是太累了,控制不住自己,一下子便睡了过去。

    这之后的事情我便不知道了。

    只知道等我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酸痛不已,而且那个最敏感的地方竟然肿胀得厉害?

    我慌乱起身,掀起被子,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青青紫紫的一大片,身上像是种满了草莓的土地,到处都是斑斑痕痕。

    天哪!完蛋了完蛋了!

    我守了这么多年,竟然叫温泽野那个混蛋给糟蹋掉了。

    而且我甚至是不知道,昨晚上他们到底是两个人还是三个人一起上的?

    怎么办?

    要是陆哥哥醒来知道了这件事情,一定会不要我的。

    我越想越难过,便扑倒在床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可能是我哭得太难过了,就连有个人走进房间,站在我床前,我都不知道。

    直到他将手搭在我脑袋上,轻轻的揉揉,说了声,“傻丫头!”

    我这才如惊弓之鸟一般迅速的抬起头,往后靠去。

    “温初阳?”

    “怎么是你?”

    “还好是你!”

    我想来想去,突然间像是回忆起了一点什么,破涕为笑,扑到在温初阳的怀里,半天才反应过来,随即又将他松开了,木讷的说了声对不起!

    “傻丫头,刚刚哭什么?是不是以为我把你给怎么了?”温初阳拍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柔声的说。

    他这一席话,如一道惊雷,砰的一声砸在我头顶。

    “什么?你没把我怎样?那就是别人把我怎样了?不然我这一身的青青紫紫,还有我下面是怎么回事?”我突然间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冰窖里面,浑身霎时间便凉了个透。

    这么说来!昨晚上把我怎么样的,竟然还是温泽野那个混蛋吗?

    “诶,你也不要胡思乱想了!看你脸色煞白的跟啥样,昨晚上谁也没有把你怎么着,是你自个……”温初阳突然之间脸色憋的青红,支支吾吾,半天都没说出个所以然。

    “我自己?我自己把我给那个啥了?”我张大着嘴巴看着温初阳,有点不敢相信,从他嘴里说出的这话。

    虽然我平时也有那个啥,可是我一般都只是揉揉外面,根本就不会弄里面。

    不知道是觉得脏还是觉得怎么着,总之我就是过不了心里这关,所以即便是自我安慰,也不会这样。

    “啊,不然呢?你觉得除了你自己,谁还可以靠近你?昨晚上你手里可是拿了一把大的菜刀,我都不敢靠得你太近,可又怕你把自个儿给砍了,只得给你扶着刀。”温初阳翻了个白眼,伸出右手,举到我跟前,有些郁闷的说,“这不!你看看,我这手都成啥样了?”

    等等!

    这tnnd信息量也太大了吧。

    我自个儿把我自个儿给那啥了,可是温初阳却一直给我提着刀。

    也就是说他那么一直在我边上看着我把我自己给那个啥了?

    太奇葩了吧。这世上竟还有这样的事情?

    我吃惊得半天都反应不过来,偷偷的瞄向他的裆部。

    莫非他根本不行?

    要不然有哪个男人看着像我这样貌美如花的女人在他面前自我安慰却能无动于衷的。

    我正胡思乱想着,温初阳忽然一下子往我脑袋上面拍了一下。

    “瞎想什么呢?要不然试试?看我这里到底行不行?”温初阳说完一脸戏谑的看着我,挑着的下巴,附身便要吻下来。

    打住打住。

    我别过脸,忍了半天也没忍住,莫名其妙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这真的是老天爷在故意帮我吗?

    “停,不准再笑!再笑的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吃干抹净!”

    “好好,我不笑了行吧!”

    “可,可我忍不住咋办呀!”

    “那你笑吧!”

    “哈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你告诉我,这一切真的是真的吗?”我实在是忍不住想笑,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本来我还以为自己真的已经没药可救了,可没想到峰回路转,这结局是我怎么样也没有料到的。

    “嗯!那如果我现在告诉你,刚刚说的话只是为了安慰你,其实昨晚上是我给你解的毒,你会怎样?”

    温初阳侧过头,一脸严肃的看着我,眼神当中没有了刚刚的那种温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