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款待
    “你告诉我实话,他到底会不会有事?他知不知道车子里面是什么东西?那……”我着急的质问司机,可是还没有说完便被司机的话打断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冷冷的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没有什么是先生解决不了的,倒是这位小姐麻烦你坐好一点!我要加速了!”

    我有些吃瘪,愣了一下,才悻悻的坐回了位子里。

    不过让我没有吃惊的是,他是真的加速了,就在我坐回位子里的时候,车子就像是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出去,要不是我及时抓住了扶手,现在恐怕就已经在位子底下了。

    杀千刀的!姓温的是一个霸道的人,他手底下的人也和他一样霸道的很!

    他开的太快了,我只好死命的抓住扶手,脑袋一片空白,再也想不了其他的了。

    温初阳的这个手下直接把车子开到了温家大宅的门口,倒是毕恭毕敬的下车给我拉开车门,然后说了声夫人请,便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我站在温家大院的门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去的时候,那屋子里却走出来了一个面目慈祥的中年大叔。

    他脸上带着笑,一见到我便礼貌性的行了个礼,开口叫我,“夫人,里面请,先生已经安排好一切了。”

    “那个那个,我,我还是先回去吧,温初阳他真的没有事情吗?他要回来了,你打个电话通知我一下好不好?”我说着便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名片,毕恭毕敬的递到中年大叔面前。

    那中年大叔脸上的笑一下子便僵硬了,有些尴尬的看着我,接过了我手里的名片,脸上露出一副为难的神色,皱着眉说,“夫人,您还是在这里等先生回来吧!这先生已经交代好的事情,风少爷已经将您送到了门口,您不进来,到时候先生回来找不着人,可得拿我开刀了,您就当行个方便,帮我一把行不?”

    这中年大叔说的一脸的委屈,就好像我如果不进去的话,那温初阳就能把他给剐了似的。

    我正有些犹豫,那中年大叔一下便直接拉了我的手往里拽,像极了我乡下的老邻居。

    这下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跟着他,走了进去。

    因着上次已经来过这里的缘故,所以这一次我来并没有觉得有多么的生份,进到屋里之后,我便自己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了下去,这才回头朝中年大叔说道,“叔,你忙你的,我在等他回来就是了!”

    我想着凭温初阳的实力,从警局出来应该花不了多长时间。

    “夫人,我叫老秦,我家先生交代过了,您来了一定要好生的招待,您稍等。”老秦笑得一脸的憨厚,转身朝厨房那边喊了句,“夫人已经到了,把东西上上来吧!”

    他的话音刚落,从温初阳那三十几平的厨房里面,便走出来两三个女人,手里端着盘子,笑意盈盈的放到了餐桌上。

    这来回两三趟下去,这餐桌上一下子便多了十几道菜肴,占满了一半的桌子。

    可这还没完,他们又来回的走了好几趟,从厨房里端来了七八盘水果,最后再从一个房间里面拿出了两三瓶好酒,这才走到沙发前,依高矮次序排成一排,齐声的向我行了个礼,脸上尽是笑意的跟我说,“夫人,菜肴已经备好了,请您用膳。”

    “老秦,这,这是做什么?”我咽了口唾沫,有些尴尬,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

    这温初阳也实在是太奢侈了吧,家里面竟然雇了那么多佣人,这大半夜的竟然还做那么多东西,就给我一个人吃,这也太浪费了吧。

    “夫人,这是先生吩咐好的,这些菜肴都是夫人以前爱吃的,这酒也是先生特意吩咐准备好的,先生说了,您下班回来之后肯定会肚子饿,所以得提前准备好,一回来就立马上菜。”老秦淡淡的笑笑,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看着老秦,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

    不知道他是不是长年累月习惯了还是怎么着,他脸上始终都保持着一种淡淡的笑意。

    可这种笑却让我觉得有些不舒服。

    “那个老秦,我现在不饿,你叫人把那些东西温起来吧,等到你家先生回来再吃吧!”我摆了摆手,重新坐回了沙发里。

    其实我现在的确是很饿,而且是很饿很饿的那种。

    可是我现在,吃不下。

    只要一想到温初阳还在局子里坐着,我便什么都吃不下,连水都不想喝。

    老秦还说了些规劝的话,可是被我一一给拒绝了。

    如果这时候我还在坐在这里吃东西的话,那我也太不是人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我焦灼不安的等待着,便再也坐不下了,来到门口,来回的渡着步子。

    按道理来说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这应该早就回来了呀。

    又等了两个小时,我看了看远处的天色,东方已经泛起了红晕。

    “夫人,先生自然会没事的,你还是早点休息一下吧,这一晚上没睡,可是会伤身体的!”老秦端了碗汤,递到我面前,语重心长的说。

    我摇摇头,从兜里摸出支烟,点燃,坐在屋前的台阶上,脑袋有些昏沉沉的,心里难受的厉害。

    “夫人,您先去先生的房间休息一下吧,先生一定不会有事的,刚刚风少爷来电话了,说是马上就会去接先生。”

    “真的?”我灭掉手中的烟,诧异的抬头问他。

    “我老秦从来不说假话,快点上去吧,先生回来了,我马上去叫您。”

    听到他这样说,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点点头,然后转身便朝二楼走去。

    温初阳的房间里有一张很长的沙发,我的确是累极了,这会儿眼皮子就像是挂了石头一样,就差掉下去了。

    可等我到温初阳的房间,看到一整面墙的照片之后,瞌睡立马就醒了。

    刚刚我一推开门,他眼睛便看到了整面墙上全部都挂着我的照片。

    有一些应该是另外一个人的,因为我从来没有买过那样的衣服。

    剩下的一些,应该温初阳偷拍的,画面和画质都不如前一些。

    一个巨大的疑问从我心底油然而起,我开始好奇,之前那照片里面的女人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