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神秘的女人
    “哦!那个北哥,那你住哪我现在送你过去!”我想着向北应该是喝了酒,所以叫我给他开车,不过有点奇怪的是,我好像并没有闻到有酒气啊。

    “你听岔了,我不是叫你帮我开,这车以后给你开了。”向北转过脸,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点了点头说。

    “北哥,不是吧,你是不是喝多了?”我咽了口唾沫,有些难以适应,这辆车,少说也有百来万,这么轻而易举的给我开?

    我还怕刮了蹭了,赔不起呢。

    “你这姑娘怎么脑袋一根筋呢?我的意思你还没听明白吗?我是说这车给你开着钥匙你拿着!”向北皱了皱眉,将车钥匙丢到我怀里,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

    我拿着车钥匙感觉怎么样都不得劲。

    这东西太贵重了,我拿在手里就跟烫手的山芋一样,巴不得现在就丢到地上。

    可向北正目光灼灼的盯着我看,我又有些不太好意思。

    支吾了半天,这才抬头问他,“北哥,你这到底啥意思?我人笨,有什么话您就直说了吧!”

    向北淡淡的一笑,挑了挑眉,斜斜的靠在座位上,将手枕在脑后,这才缓缓的说,“其实也没啥,就是我一个老朋友,他晚上需要一个送货的,我看你闲着也闲着,倒不如把这事情交给你,反正也可以赚点外快,钱不多,送一次才500,不过配车配油,这一个月下来钱也不少。”

    “送货?”我有些迟疑的看着他,这开一百多万的车子去送货?

    “啊,我那朋友吧,她喜欢窝在家里,可她又喜欢买这买那的,所以这不缺个跑腿的吗,我寻思着就想到你了!”向北没回头,只是淡淡的瞄了我一眼,然后盯着前方找了个哈欠,有些含糊的说了句,“你看着成就成吧,不成我就再找别人,我也是看你最近挺缺钱的,所以才想到你了,这钱赚得挺容易的,行不行,现在就给我个回话,我好回去交差,你先想着,我先上去睡一觉,你等下记得打电话给我。”

    向北说完,便拉开车门,哼着小曲儿,走上楼了。

    我在车里呆了半响,看着这豪华车的内饰,感受着空调吹出来的暖气,突然便觉得这一切也挺好的。

    这圈里面有钱的人多,大方的人更多,能把这么好的车随便的让给别人去买东西的,也不是没有。

    我想了想,这买一次500块,这一个月下来也有一两万。

    再加上我上班的那点钱,一个月下来也有七八万块。

    这么一来,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便可以凑够让陆哥哥去美国治疗的钱了。

    这样一想,便觉得这差事真是天上掉下个馅饼。

    于是当即便打了个电话给向北,就跟他说我把车给开走了。

    有了这车,我以后倒是可以方便的多。

    可以带陆哥哥出去看看太阳,吹吹海风之类的。

    而且我以后再也不用在这寒风里被冻得瑟瑟发抖了,这豪车的空调就是得劲,这暖风,吹的人心里直荡漾。

    我把这车开到南大街那里买了一碗陆哥哥以前最爱吃的豆腐脑,然后才回了医院。

    有车就是方便,以前要去南大街那里还要转乘两辆公交车,没有一个小时,根本就回不来。

    现在可好,以后隔三差五的我就可以给陆哥哥买了。

    到医院,我喂陆哥哥吃了豆腐脑,刚想起身去洗澡,便接到了向北打过来的电话。

    “小江啊!我现在往你手机里面发个地址,在正大街那里,有一家咖啡馆叫做浪心咖啡,你去那里打包一个无糖的咖啡,送到那个地址去,记得态度一定要客气点,这人大方,说不定还会给你小费!”向北在电话里面嘀嘀咕咕的一大通,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我点开信息一看,果然有他发过来的短信。

    那上面的那地址,我以前听过,你说那地段住的全部都是有钱人,而且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那种。

    看样子,对方一定是达官显贵来着。

    我帮路哥哥换了块成人尿不湿,便急匆匆的出门了。

    越是像他们那样大方的,觉得钱越多的人,就越是难伺候。

    我动作麻利的找到咖啡馆打包,然后还拿了件衣服现在咖啡小心翼翼的包裹好放在车子的置物架上。

    这咖啡凉了可不好喝,所以我得好好的保温。

    这赛车马力就是足,再加上我车技本来就很娴熟,五分钟的时间我便赶到了向北说的那个地址。

    匆匆下车提了咖啡,然后按了2楼。

    这整个花园里全部都是小别墅,没有高楼,向北给我的地址住在15区108号。

    我到地方的时候,一百零八号的大门微微敞开着,屋子里面银色的灯光映在白色的石子路上,石子中间夹着的那些晶晶发亮的东西,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的明亮。

    整个路边静悄悄的,屋子里面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响声。

    我拿了东西然后拿着东西缓缓靠近门边,轻轻的推开门,冲里面轻轻的喊了句,“你好,请问有人在吗?”

    “东西送来了吧,放门口桌上就是!小费在上面自个拿吧!”一个非常年轻的女人声音从屋子里面传出来,带着一丝魅惑。

    “哦,好的。”我虽然心里面有些疑虑,但还是按照她说的将东西放在茶几上,然后将上面的700块钱给拿走了。

    这买卖,真是太亏了吧。

    这一杯咖啡才280,运费就花了700。

    这么一合计,这杯咖啡花了将近一千块。

    妈妈呀,这也太贵了吧。

    不过我也并没有多想,单纯的以为这人纯属是有钱多了没处花。

    拿了钱,开了车,便赶回了医院。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还是和往常一样,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差池,定了几个大包,手里的姑娘也像往常一样被点了出去。

    临近晚上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快两点了。

    这时候我手机铃铃的响起来。

    我拿起一看,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

    划开接听键,放到耳边说了声,“喂?”

    “美女,麻烦你去长安街63号给我买两个披萨,还是送到昨天这个地址。”一个非常年轻的温柔的女人声音从电话里面传出来。

    我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是昨天别墅里面的那个女人。

    “哦好的!稍等片刻!”我礼貌性的挂断电话之后,将手头剩下的事情交给佳佳,扭头便去了地下车库。

    照例像昨天一样买好东西,来到别墅前,推开虚掩的门进去。

    我原本以为还是像昨天一样,把东西放在桌上就行了。

    所以进去的时候也没有敲门,便直接闯了进去。

    可我一进门,这才发现,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两个男人。

    那女人大概30来岁,保养的很好,只是眼睛里面的那股沉稳沧桑,绝不是二十几岁的女人能够拥有的。

    把他对面坐着的那两个男人,一老一少,两个人长得有些相似。

    难不成这是一家子?

    我刚进来的时候有些莽撞,所以现在有些尴尬,到那里愣了一下,这才拿着披萨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低着头说了声,“女士,这是您要的披萨。”钱也没拿便往后退了出去。

    “哎!你钱还没拿呢?”

    我刚刚退到门边,便被那女人的叫声给喊住了。

    “哦好的,谢谢您。”我低着头,轻声回了句,然后便走到桌子边,从女人纤细白嫩的手指当中接过了几张红毛爷爷。

    “行了,你可以回去了!”女人慵懒的声音从她那张涂着蜜色口红的樱桃嘴里发出来,如银铃一般的悦耳,活脱脱的像极了个少女。

    我低着头,轻声的回了句好的,然后的便转身出了门,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刚刚从她手里接过的那一沓毛爷爷拿在手里点了点,足足一千块。

    可是很奇怪的是,这一次我却并没有像昨天那般的开心,反而觉得心情有些沉重。

    这钱来得太容易了。

    就算这女人是首富,家里有花不完的钱,可这钱也不应该是这么花的才是。

    现在不是说越有钱的人越小气,斤斤计较吗?

    这女人看着怎么样也不像是暴发户,这么花钱?

    我打了个电话给向北,想问清楚一下,这个女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却被向北一句“这有钱人就爱这么花,你爱赚不赚”给顶了回来。

    看他那口气,似乎盯着这活的人还不少。

    算了,可能是我以前见识少,没见过这么大方的富翁吧。

    这世上有钱的人多了去了,在他们眼里,这钱可能真的什么都不是。

    这么一想,我也释然了,哼着小曲,开着车,给陆哥哥买了他最爱吃的豆腐脑,回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

    我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从电梯出来,这时却看到那些护士和医生推着一张床急匆匆的朝走廊深处跑去。

    突然之间,我的眼皮猛的跳动了几下,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油然而生,我快步的跟在他们身后追了上去,一看,整个人却愣在那里,懵了。

    陆哥哥脸色乌黑的躺在病床上面,不停的剧烈咳嗽着。

    “医生,医生,这是怎么啦?”

    “病人吸入性咳嗽,一口痰呛到气管里出不来,你是病人家属对吧,赶紧去签字,现在要马上进行吸痰手术!”

    那医生转头回了一句,然后便跟着那车子迅速的跑进了手术室。

    我傻傻的站在走廊里愣了半晌,这才猛然清醒过来,跑进护士站签完字便守在了手术室门口。

    陆哥哥,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