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你不可以死
    温初阳闷哼一声,一脚将那个人踹开,弯腰捂住。

    可那鲜血还是像泉水一般的喷涌了出来!

    “温初阳!”我叫嚣一声,走过去将他扶住,一抬头,却看到温泽野接住了手枪,指着这边,扣动了扳机。

    我下意识的抬手一挡,可半天过去,也没有听到枪响。

    睁开眼一看,却发现温泽野愤怒的将枪丢在了地上,一跺脚,在上面踩了两下。

    原来是没子弹了!看样子温初阳早就料到了一切,所以才敢把手机给他的。

    “你撑得住吗?我们冲出去!”我咬牙,转头问道。

    温初阳点点头,脱下身上的衬衫,扎在腰间,捡起地上的匕首,便朝着温泽野的后背扎了过去。

    温泽野听到响动,向前猛跑几步,抄起地上的木棍反身扑来。

    与此同时,被温初阳打倒在地的那个人,却一跃而起,伸手一拽,将温初阳腰间的衬衫给扯掉了。

    温初阳因为惯性,整个身体一顿,那伤口霍的一下被拉得更长,一小段肠子从伤口处挤了出来,疼得他浑身一抽。

    “不!”我尖叫一声,跑到温初阳身前。

    温泽野的棍子,砰的一声砸在我后背,疼得我整个人蜷缩了一下,踉跄两步歪倒在地。

    温泽野冷哼一声,高举着棍子,上前两步,朝着我的脑袋便要砸下来。

    我慌忙伸手去挡,却看到温初阳挣扎着爬起来,一拳挥在温泽野身上,将他打倒在地。

    可是也就在与此同时,温泽野的手下提了一把刀,直接便冲了过来,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便直接刺中了温初阳的肩膀。

    一下子,鲜血如泉涌一般流出来。

    我那么突然的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梦,不由得一阵心悸,整颗心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一丝酸涩从心底弥漫开来。

    就只是那么一瞬间,我好像忽然明白了一点什么,疯狂的扑了上去,咬住那人的胳膊,将他推开。

    也就是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阿义的声音,像是洪钟一般在我耳边响起,叫着温初阳的名字。

    我仓皇间抬头,便看到阿义带了一伙人,直接冲进来,将我们周围的人乱棍打开,抬着浑身是血的温初阳往外走。

    我楞了一下,可紧接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是一切发生的太快,我都没看清来人是谁。

    等我反应过来,一仰头,这才看清,原来抱着我的是席念安,上次在酒会上见过的那个男人。

    他抱着我一路狂奔,跑到仓库外面的车前,单脚踏在车轮上,空出一只手,将车门打开,小心翼翼的将我放在后座上。

    “温初阳他……”我开口想问温初阳的伤势,还没说完,便被席念安的话给打断了。

    他摸了摸我的头,柔声说道,“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不会有事,你先走,他随后便来。”

    然后又在我还没来得及点头的时候,便转身,像一阵风一般的跑开了。

    我呆愣愣的看着窗外,远远便看到他们将浑身是血的温初阳抬到了另一辆车里,像一道光一般的迅速开走了。

    秦念安并没有上车,他送走温初阳以后,便缓步坐进我这辆车的副驾驶座上,温声都说了句走吧。

    那司机也不说话,点点头,一踩油门,将车子开得飞快。

    刚刚发生的这一切,实在是太突然了,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完全消化。

    也不知道丹丹和那女孩怎么样了?

    这一切怎么来得这么突然呢?甚至连挽救的余地都没有。

    温初阳说过会让她们忘记这一切,会是真的吗?

    那他自己的伤呢?

    我卧倒在后座里,心里的痛却比身上的痛更来的猛烈一些。

    刚刚就在温初阳被人捅的那一刻,我的心忽然痛的厉害,那种拉扯撕裂的感觉绝对不会错。

    以前我只对陆哥哥有过,即便是我爸爸在车祸里面去世,我也没那么痛过。

    那种痛就好像一颗心像要被绞碎一般,生不如死。

    而我现在这颗心,里面像堵了什么东西,闷得我喘不过气来。

    虽然我从未承认过,也不想承认,可我发现,我似乎对温初阳生出了别样的情绪。

    我该怎么办?我已经答应了陆哥哥,要一生一世守护在他身边。

    现在这又算是怎么回事?

    出轨吗?心灵出轨吗?

    完了完了,我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生不如死一般,心里面的那颗种子一旦开始萌芽,便像疯草一般的长了起来。

    我现在满脑子里,全部都是温初阳浑身是血的画面。

    “你住在哪?我叫人帮你回去拿件衣服?等下我们先去医院,你身上的伤给处理一下。”秦念安这时转过头,眉头微蹙,柔声问道。

    我愣了一下,从刚刚的思绪当中反应过来,脑袋一片空白,半晌才回答说,“不了,我没受什么伤,麻烦你直接将我送回去吧!”

    “你,不去看看温初阳吗?他这次似乎伤得很重。”席念安眼里闪过一丝不解,沉着声音问我。

    “不了,我还有事,他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我咬着嘴唇,极力压制着自己心里面疯狂滋长的那个念想,一遍遍的告诉自己,陆哥哥还在家里,什么都没吃,等着我回去。

    我知道,假如我一旦松口,去看了温初阳,我和他之间将会一发不可收拾,到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住自己。

    与其将来漫无止境的长痛,还不如现在便一刀斩乱麻,直接断了这念想。

    席念安没有再说话,只是时不时的透过后视镜偷偷的看我两眼。

    我将嘴唇都咬出了血,那甜腥的味道滑进喉咙,却让我觉得更加难受。

    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呢。

    就好像是肚子饿了,明明很想吃东西,却非得告诉别人自己不饿。

    这种感觉,直到我下了车,告别秦念安,上楼见到陆哥哥,才稍微的好一些了。

    我机械般的将陆哥哥搬到沙发上,全身上下都擦洗了一遍,所有的肌肉全部都按摩了一番。

    再将他喂得饱饱的,最后才起身去收拾床上的那一滩尿渍。

    因为我回来得太晚了,陆哥哥的成人尿不湿早就已经满尿了,最后实在装不下了,便流到了床上。

    等我将这一切都收拾好的时候,便匆匆洗个澡,准备睡觉。

    习惯性的拿出手机瞥了一眼,心却一下子顿住了。

    温初阳发了条信息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