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真是痛快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没事了吗?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我不着痕迹的拨开陶鸳鸯搭在我胳膊上的手,不解的问道。

    “是丹丹。”

    “她看到情况不对,就打了电话给我,她以前和我有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所以有我的电话。”

    “也是赶巧了,我正好陪一个客户出去谈生意,温先生就是我那个客户的顾客,所以我才将温先生请过来了,你可要好好谢谢人家。”陶鸳鸯眼地里带着柔情的看着我,一只手伸过来在我的头上摸了摸。

    我看着她这个样子,不由得想起了上次听一个朋友说过的事情,心里起了一阵鸡皮疙瘩,爬起来躲到了一边,离陶鸳鸯远远的了。

    “这两个人,你想怎么处置?”温初阳不知何时已经靠在了沙发里,修长的手指中间夹着一根烟,烟气袅绕间,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怎么处置?这样的坏人当然是丢到海里喂鱼啊!”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其实刚刚我压根就没有吃什么亏,反倒是他们被我打的落花流水,就差残疾了。

    “饶命啊!女侠饶命啊!我们以后不敢了我们以后再也不来这样的地方了,您就大发慈悲,跟这位爷求求情,放了我们两个的狗命吧!”

    “是啊,是啊,只要肯放了我们,我愿意把我所有的钱都捐出去!”

    两个人脑袋就是想捣蒜一样,在地上磕的砰砰响。

    我打了个哈欠,冷冷的看着他们两个,不说话。

    温初阳则是摇摇头,轻声笑了笑,也没有开口。

    “你说,你说,要我们做什么?只要不要了我们的命,我什么都愿意做!”

    “我也是,我也是啊!”

    一高一矮两个男人这个时候跪在地上,额头上面已经磕出了一个大大的红印子,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肿的老高。

    温初阳的目光始终都停留在我身上,只是他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什么,我却是猜不明白的。

    我别过头,不再看他,望向两个男人,想了想,说,“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们两个了,你们现在在这里学狗狗爬一圈,然后赔偿那个姑娘五万块钱吧!”

    我总算是看透了,丹丹和她的同学要是再呆在这里的话,保不齐哪一天就会出事,这些人是不会放过她们的,牡丹也不会放过她们。

    与其到时候守得那么辛苦,还不如给她们一些钱,让她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也免得到时候后悔。

    “好好好!我们一人出五万,谢谢女侠,谢谢温老板不杀之恩,小的还有事情,小的这就消失,不打扰你们了!”高个子说完以后拉着矮个子站起来,风一样的往门边冲过去。

    “等等,我说了你们可以离开了吗?”温初阳站起身,整个人在灯光的映衬下面更加的高俊挺拔,像是一颗劲松。

    他一开口,整个屋子里面的气氛顿时凉了下来,丹丹陶鸳鸯她们都紧闭了嘴巴,没有插话,只是愣愣的看着我们。

    那两个男人脚下的步子一怔,随机扑咚两声跪了下来,哀求道,“爷爷,爷爷,我们知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回去以后再去府上请罪好不好?”

    那矮个子浑身像是康塞一样抖了起来,和那个高个子的气性差了不止一点半点,这个时候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刚刚是你想侵犯她是不是?”温初阳的声音像是地狱里面的修罗,我从来没有听过他这样掐着嗓子说话,那感觉,就好像是喉咙里面藏着无数的刀剑一样,随时可以将人碾杀。

    他走到高个子的跟前,像是提小鸡一样将高个子提起来。

    那高个子本来就很高了,可是在温初阳的面前,还是矮了一截。

    然后,温初阳的膝盖往上一顶,那个男人还没来得及开口求饶,便厉声的尖叫了起来。

    那声音,像是厉鬼,划破漆黑的夜空,我恍惚间觉得房间里面的灯也闪了闪。

    温初阳一字一顿,咬牙丢下一句,“以后再有人敢动我的人,下场一定比你还要惨!”便环住我的肩膀,将我带了出去。

    包间里面的哀嚎声一直没有停过,我走了很远都还是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呻吟声,像是黑暗里突然的猫叫,叫人心里不安。

    陶鸳鸯和丹丹跟了上来,远远的吊在我们的后面,不敢靠的太近。

    温初阳一直拖着我到了停车场,这才将我松开,打开车门,冷冷的看着我说,“进去。”

    “那个,我们就先走了,你们小心啊!”陶鸳鸯拉了丹丹的手,有些不情愿,可是极为小心翼翼的开口说了句然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那个,温老板啊!我还有事情呢,这还早,我还没下班呢!”我实在是不想和这个男人再混在一起了,即便是他今天又救了我的命。

    上一次,他没有将我怎地,以后我不敢保证这个男人还会像上次一样君子。

    其实,我也是回到家里面才知道他没有把我怎地。

    虽然那天我身上有很多的青紫痕迹,可是我那天刚好在下面放了排毒的药,回去以后发现药完好无损,这才知道温初阳那天晚上虽然将我的衣服都脱了,也吻了我,可是最后还是良心发现,没有动我。

    “我帮你请假。”温初阳抓过我的手,将我按在车门上。

    “我老板不好说话,要不改天吧,我一定好好的谢谢你今天的救命之恩。”我别开脸,不去看他。

    这个男人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魅力,看得久了,心里就会有些奇怪的感觉,好像他眼地里的情义,可以将我整个人淹没一样。

    “我帮你请!”

    温初阳说完,冲站在一边的司机使了个眼色。

    那司机便拨了个号码。

    嘟嘟嘟的声音过后,向北谄媚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了出来,“温老板,幸会幸会,请问有什么指教的吗?”

    那向北的声音,极度恭敬,让我怀疑他是有求于温初阳。

    “那个,老板啊,没什么事情啊,我马上就回去了!”我抢过司机手里面的电话,直接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