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众所周知
    可这时候的我根本就没得选择了。

    陆哥哥的病必须要用钱来定期的去参加疗养,否则的话,他浑身的肌肉,还有那些脑细胞都会因为长期的不运动而死去。

    现在没有了郑老头这边的经济来源,场子那边的事情对我来说就是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所以即便是刀山火海,我也不得不去。

    将陆哥哥安顿好之后,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

    这时我肚子传来咕咕的声响,我才意识到自己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

    叫了两个外卖,一个肉粥,一个青椒炒鸡蛋。

    我现在兜里的钱已经不多了,再不省着点的话,怕是撑不了多久。

    吃完饭帮陆哥哥做了一个全身按摩,给他擦了一下身子,换了身衣服,看着时间也不早了,便匆匆化好妆,打了个车,直接去了会所。

    今天场子里的同事和往常有些不大一样,我刚进门,便察觉到了他们眼神当中参杂着一些复杂的神色,像是嫉妒又像是艳羡。

    之前与我交好的几个经理,看到我,也像是兔子见了狼一般,绕道而走。

    只有我手底下的几个姑娘一见到我过去,便将我拉进了旁边的一个小包间里。

    “江姐!你可总算来了,你知不知道今天这场子里面可传的疯了!”丹丹拽着我的手,一脸紧张的问我。

    “嗯我知道!今早上我就知道了,大家伙是不是都传疯了,说我爬上了温老板的床?”我叹了口气,点了一支烟,往沙发里面一歪,瘫倒在上面猛吸了几口。

    这人的嘴巴长在各自的身上,他们要说,我也管不住,也没办法,可这件事情却让我怎么样想都觉得窝火。

    “可不止呢?大家伙都在说你是故意输给温老板的,而且还说温老板把你领回去折腾了一夜,玩的还是3p。”红红在一旁插嘴说。

    “还有说得更惨的呢,说你被温老板领回家去之后,赏给自己底下的家佣了!”丽丽也急着插话说。

    其他几个女孩子还想说什么,却被我一口给制止了,“行了,这都是没影的事情,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了!”

    “可是姐,他们说的实在是太过分了!”丹丹皱着眉,拽着我的衣服不肯松手。

    我知道她们这些女孩子全部都是在担心我,怕我会因为这些流言蜚语而感到难过。

    “好啦好啦,姐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脆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今天提起精神来,今个还有几个大包间呢!”我将这几个姐妹一股脑全部推了出去,反锁了门,自己闷在包间里面猛抽了好几支烟,直到自己感觉头晕目眩,这才起身到洗手间洗了把脸补了个妆,笑着走了出去。

    昨晚的事情传的那么快,这背后指不定有哪些人在推动着。

    我要是一副沮丧的样子,让他们看了笑话,这接下来的路可就更不好走了。

    李老板可能是有些心生歉意,今天竟然一口气订了四个vip大包。

    姑娘们这时已经在房间里面等候了,我进去之后简单安慰了几句,便带着她们去了包房。

    我手底下的姑娘,除了几个大学生之外,还有三个打工妹是不出台的,剩下的三个老员工还有几个有孩子的女人是自愿出台的。

    不出台的钱少,陪一晚上的酒,也就三四百的小费,碰上个大方的,最多不过五六百。

    一个月下来,不一定天天都有台上,还得除去来月事的日子,也挣不了好多钱。

    可出台就不一样了,除了陪酒的小费之外,出台也分两种。

    一种是不过夜,也就是俗称的快餐。

    一种是过夜,姑娘们可以自己选择要不要跟着客人出去?

    不过夜的也就七八百,可出去过夜的却要直接翻一番。

    一般姑娘们不过夜的时候只给客人来一发,要想再来的话,姑娘们便会要求客人包夜。

    这一个月下来就算只出十天台,再加上平时陪酒拿的小费,小两万那是扛扛的。

    只不过我个人向来觉得这种钱赚的不光彩,而且风险也大,每年在我们场子里面出事的姑娘也不少,但最后都不了了之。

    我记得最近的一个,也许晚上被客人带出去包夜的时候,直接被三个男人轮番给干死了。

    那姑娘来这里不久,算得上是个新人,又不会周旋,年纪轻轻的便丢了性命。

    不过这种事情时有发生,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老板也只是赔了一笔钱,息事宁人,可那姑娘却再也回不去了。

    可是我之所以不愿意出台,并不仅仅因为只是这个原因。

    在我的心里,我认为爱情是纯洁的,是神圣的,身体受之于父母,这样随意的糟蹋,将来是会遭报应的。

    其实,做这行的女人,最后的下场都很惨,真正能从良的少之又少。

    至于原因,还是以后再慢慢细说吧。

    我从臆想当中回过神来,敲了敲包间的房门,领着姑娘们进去了。

    李老板帮我订的四个包间一圈走下来,到最后却还剩了四五个姑娘没有被点上。

    于是我便带着她们去了散包。

    一般除了我们自己订的包间之外,散包的包间是我们场子里面所有的经理面全部都共享的。

    也这是说自己手上如果有姑娘没被点上的话,都可以去散包里面转一圈,有人要那就直接上,没有人要,那就只能晾着。

    我今天的运气还可以,转了一圈下来,所有的姑娘都点出去了。

    这明天我能收到的姑娘们给的出台费就有一千多块,这可比以前陪酒赚得多多了。

    我心情大好,在几个包间轮番敬了几杯酒,将客人们哄得开开心心的,喝的有点多了,便起身准备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可我刚出包房,就看到我手底下的姑娘丹丹正站在走廊里面,慌里慌张的四处张望着。

    见到我出来,红着眼圈,小跑着到我跟前,呜咽着跟我求救,“姜姐,你帮帮忙吧,我那同学要被他们给弄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