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高手在人间
    温初阳故意将四季两个字咬得极重,似是在警告我。

    我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交杯酒这东西也不是头一次和自然,也不会那么忸怩作态,端起酒杯,跨过温初阳的胳膊,然后猛的一口喝完之后便迅速的退了回来。

    温初阳举着手,略微有些尴尬的扔在半空,缓缓的将杯子里面的酒喝完,重新坐回沙发里,眼神里面却带着些我看不懂的神色。

    “真是精彩!能看到两位高手在这里较量!大家说要不要继续喝?”

    也不知是人群当中是谁说了这么句话,紧接着所有的人便开始跟着起哄,在那里大声的喊着,继续继续,不要停。

    我有些头大,今天这架势,看样子是不把我灌醉的话誓不罢休了。

    “不如我们就玩一把大的!十杯!这一局赌十杯!”我眯了眯眼睛,在心中暗自较量了一番,即使是我这盘真的输给了他,这十杯酒一次性喝完,到时候我借口上个厕所全部吐掉,之后又可以重新再来。

    如果像这样子,一杯一杯的喝,那酒劲一上头,在身体里面蔓延出来,吐掉都无济于事了。

    “好,就赌十杯!”温初阳眼都没眨一下,拿起桌上的甩盅,甩了两下,便倒扣在了桌上。

    真是狂妄自大!这甩盅是你的儿子?我就不信了,你这么轻轻的一甩,还偏偏就几次,都能甩出来六个六。

    我屏气凝神,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这一次甩的时间比任何一次都要长。

    我必须做到万无一失,不然接下来可就真的不好弄啊。

    直到我确定所有的骰子应该都是六朝上的时候,这才倒扣在了桌子上。

    这一次我先揭开了温初阳的。

    但我看到里面清一色的六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技术这么高的,我真的还是头一次见过。

    以前只在电视上看到有个人玩骰子,玩得特别好,可以随意的控制骰子的大小点。

    没想到在现实当中我竟然遇到真人了。

    这时我却有些犹豫了,有些害怕将自己的甩盅给揭开来。

    可这时不知道谁伸出一只手,直接揭开了我的甩盅。

    幸好幸好!也是六个六!

    “又是平手!今天可算是见识高人了!”李老板一边摇着头,一边拍手叫好。

    先前一脸傲气的温初阳这时候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看我的眼神冷意更加明显。

    “喝吧,既然是平手的话,那一人五杯,公平起见!”李老板安慰似的拍拍我的肩,眼神当中透出一丝疼惜。

    他一直是把我当做自己的女儿,所以他的这份疼惜我心领了。

    温初阳什么也没说,端起桌上的酒,一杯接着一杯,几口喝完,擦了擦嘴,目光灼灼的盯着我。

    我见再也赖不掉,便也只能将心一横,将桌上的酒,一杯一杯给勉强的喝了下去。

    这些都是50度以上的烈酒,喝了这将近十来杯,我早就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了。

    况且这喝酒的用的杯子,本是用来喝啤酒的。

    “我~额~”

    “我去上个洗手间!”

    我知道自己在这样下去的话就会醉了,到时候再吐就没有什么用了。

    “游戏不是还没结束吗?怎么这就认怂了,要去吐吗?”温初阳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一双手将桌子上面的甩盅拿起,轻轻摇晃了几下,再次放到桌子上,抬眼看向我。

    “我马上就过来还不成吗?”我没有搭理他,起了身,刚到门边,背后却传来温初阳冷冷的声音,“洗手间,这里就有!”

    好吧,我承认我的小心思已经被他给拆穿了,这下就想去吐也没有得吐了。

    只能硬挺着啊!老天爷啊,老天爷,这次可千万不能让我这么快就醉倒了。

    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祷。

    “那好,你等着,我马上就出来!”我说完这句,便转身去了洗手间,洗了把脸,这才觉得舒服了一些,然后在那里抽了支烟,这才出来。

    一出门便看到温初阳手里夹着枝烟,优雅的斜靠在沙发上,整个人散发出忧郁的气息,眼神迷离着。

    我晃了晃脑袋,极力压制着从身体里面向外散发出来的昏昏沉沉的睡意。

    这么多的烈酒,我早已经是强弩之末。

    眼睛开始出现了一些双影子,我支撑着自己坐到温初阳的对面,这是温初阳却站起身来。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叫他,便觉得自己的身子一软,紧接着落入一个柔软而温暖的怀抱里。

    “你输了!”温初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可这时我却已经没有半分抵抗的能力了,只能任由他抱着我往外走。

    迷迷糊糊之中,我感觉到自己被抱上了车,然后在一路的颠簸之下,到了温初阳的别墅里。

    我是有一点意识的,并非完全没有知觉,可是浑身却瘫软得像是面条一般,怎么样也支撑不起来。

    而温初阳怀里的味道,淡淡的青草香味,一直弥漫在我的鼻尖,让我觉得更加的舒适,眼低的困意也更加的浓厚。

    我能感觉得到他将我轻轻放在床上,并在我身上的衣服给解开。

    然后他的唇,像是蜻蜓一样,在我的皮肤上落下一点又一点。

    我不知怎的,猛然间想起了陆远之,想起了我的陆哥哥,整个人像是惊弓之鸟一样的从床上一跃而起。

    却发现自己浑身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力气。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动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不动我,我这辈子都会感激你!”突然间想起来还在家里面的陆远之,那种困倦的感觉立刻便醒了一半。

    我眼里的温初阳,现在仍旧现双影,可他脸上的表情我却能够看得清楚了。

    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情绪,我无法形容。

    欢喜?讨厌?恨?或是爱?

    不知道,也有可能是我当时醉的迷迷糊糊,所以看的不太真切。

    不过他放开了我,并没有进行接下来的一步动作。

    再然后,我并不知道怎么的,便昏睡了过去,第二天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