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来吧,喝一杯
    可是我一转过头便看到了温初阳一张冷漠异常,夹带着一丝怒气的脸。

    他就那么死死盯着我,眼睛眨也不眨,看着我,后背发凉。

    “温老板,来,有什么不开心的,就多喝两杯吧,这酒可是个好东西,能解千愁,能解百忧,这世界上的烦恼,只要二两酒下肚,都可以全部给抛在脑后了!”我款款的笑着,全然但作没有看到他那张冷脸,递了杯酒到他跟前,塞进他手掌里,要多谄媚有多谄媚。

    温初阳没有说话,继续冷着一张脸,端起酒杯,小口的抿了一口,嘴角微微上翘,冷笑了一声,眉头挑了挑,温声说,“既然美人相伴,这酒看来还是不得不喝呀!”

    说完,他便直接拿起桌上的酒瓶,抄了三个空杯,全部倒满了。

    “温老板,您这是?”我咽了口唾沫,头上起了细密的一层冷汗。

    看他这架势,今天怕是要不醉不归了。

    可这也正是我担心的。

    俗话说酒后乱性,这酒喝多了,确实不是件什么好事。

    “难得高兴一场,今天不醉不归,怎么?江小姐不乐意?”温初阳端起酒杯,递到我面前,眸子当中闪过一丝冷意。

    我本想拒绝,可他已经连我的姓都叫了出来,若这个时候我这矫情的话,恐怕今天的事没那么容易了了。

    “好!那就不醉不归。”我接过他手中的酒,一仰脖,一口喝干净了,将酒杯倒过来,递到他面前,娇媚的说,“温老板可看清楚了,我的这一杯已经喝完了,不知道您的这一杯什么时候喝!”

    温初阳也不说话,端起一杯酒,一口闷掉,再望着我的时候,眉眼之间尽是挑衅的神色。

    小样!今天这是不把我整醉不罢休啊。

    那就看看,到底咱俩道行高一点。

    我这么想着,深吸一口气,定了定心,然后从旁边的桌上拿了两个筛盅,往桌上一摆,“温老板!既然要玩就玩点有趣的吧,这么闷头干喝可不好玩!”

    我冲他使了几个媚眼,轻咬着唇,一副勾人的神态。

    “玩可以,不过我们得先来个约定,你要是输了,今晚陪我一夜,我要是输了,条件随你开!”温初阳眉眼之间尽带着笑意,一副挑衅的神色。

    我不想拒绝他这个无礼的请求,可旁边的人都听到了他的话,在一边起哄,不停的喊着,答应他,答应他。

    “怎么?怕了吗?”温初阳手指在桌子上面轻点,敲出富有节奏的声响,眼角露出一丝嘲讽。

    事已至此,我要是再退缩的话,恐怕就很难在这场子里混下去了,做我们这行的,最怕临阵脱逃。

    况且今天这场子是李老板给包的,他可是我的大金主,得罪了他,我接下来要想混得好的话就难如登天。

    “那一言为定!要是我赢了,条件随我开,你不准反悔!”我定了定神,将一颗心强心平静了下来。

    玩骰子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急躁,要是急躁了的话,到时候就只能让别人牵着鼻子走。

    “嗯!今天可有那么多人作证,你要是输了可不许耍赖!”温初阳勾起一抹妩媚的笑,上下打量我一番,意味深长的抿了抿嘴。

    我点点头,说了句,“一律都比大!”便拿起一个骰子,用力的摇晃了起来。

    这东西我玩的多了,还是有几分技巧的,今天我就不信了,还比不了他。

    温初阳却和我不同,在我的骰子落下之后,他这才拿起来,轻轻地摇了两下,便放回了桌上。

    我心中冷笑,看他这架势,肯定是没怎么玩过,只不过这么轻轻地摇两下,怎么可能将里面的甩盅都摇的好。

    “开开开!”旁边的一群人这时候却成了一个半包围形状,将我们两个围起来,不停的起哄。

    我得意的翘起嘴角,笑了笑,然后将甩盅上面的盖子揭开。

    “摇的真好,就差一个,就是清一色的六了!”李老板在一边点点头,冲我竖了个大拇指。

    可随即,温初阳却冷笑着将他手中的甩盅揭开,空气顿时一下子凝固了。

    他摇出来的竟然是清一色的六!

    这怎么可能,这是什么操作?我只看到他才不过是轻轻的晃了两下,就这就摇出来了,清一色的六?

    就我这场面,我都摇了半天,这才摇成。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今天怕是要小河边湿鞋了。

    “看不出来呀,温老板真是好手段!”我欲哭无泪,只得深吸一口气,将桌上的一杯酒全部都喝干。

    这烈酒下肚,灼烧着我的胃,让我一阵阵的觉得眩晕。

    好在我在这行业里面也沉浸了两三年,所以这点小酒对我来说还是小菜一碟的。

    “这一盘要是你再输了,你喝两杯怎样?”温初阳眸子中,泛着冷意,手指在桌子上面轻轻的敲击着,斜了眼睛看我。

    “那若是你输了呢?你喝三杯,怎样?”我借着酒劲,俯身向前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揪住他的领带,轻咬着唇,问他。

    温初阳点点头,斜靠在沙发里,一只修长的手轻轻捏住甩盅,上下摇晃了一下,便放到了桌上。

    我见他这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心突出的跳的厉害,猛吸了几口气,这才稍稍的平复了一些。

    静下心来,轻轻地摇晃着甩盅,感受着里面骰子的转动,然后猛然一下放到桌上。

    整个包厢里面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屏气凝神的看着我们这边,我将甩盅的盖子轻轻揭开。

    清一色六个六。

    哼哼,这下我总归要赢了吧。

    我就不信你这一次还能摇出个六来。

    我这么想着,嘴角勾出一抹笑意,将他的盖子给揭开。

    可让我傻眼的是,他也是清一色的六个六。

    “那现在咋办?要不然你俩喝交杯酒吧,既然打平了,就都喝呗!”李老板可能是看我们场面尴尬,在一边打着哈哈说。

    他这话一出,其他的人也跟着起哄,都在那里跟着喊交杯酒,交杯酒。

    温初阳听他们这般说,嘴角的笑意更浓了,眼神当中带着一股子玩味,端起酒杯递到我面前,温声说,“既然大家都这么说了,那我们也别在这里忸怩了,四姑娘,我敬您一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