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感情你们真是好玩啊
    “哎!我说你到底是吃错药了呢?还是吃错药了啊!我跟这个人不熟的啊!你叫我帮你我还想叫你帮我呢?我自己都……”我刚想说我自己也出不去,可是转念一想,这不是间接的说我害怕温初阳吗?

    不行,不行。

    “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得罪了大哥了,你自己说说呀!”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管不得温初阳会不会买我的账了,只好试一试。

    首先,弄清楚了缘由,我也好求情不是。

    可谁知道,陶管竟然说,“姑奶奶啊!温爷叫你过去,你就过去啊!你问那么多做什么啊!我的小命在你手里,你可不要惹恼了温爷啊!”

    我更加一头雾水了,隐隐觉得这件事情可能跟我有关。

    看着陶管这个样子,我心里的一抹疑虑更加的浓厚了。

    我抬起头,直视着温初阳,走到他身边,这会反而没有刚刚那么紧张了。

    既来之则安之,我倒要看看这个男人耍的什么花样!

    “温爷,您叫小的有什么事情吗?我这还急着回去呢?”我试图从他的眼睛找到一点的蛛丝马迹,可是我失败了,他的眼睛里面除了一片漆黑,就是灯光折射进去的亮点,除此之外,就像是一双假眼睛一样,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可他的眼睛,偏偏像是初生的婴儿一样,纯粹的让我都羡慕,那是一双极美的眼睛,灿若星辰。

    温初阳低下眸子,端起桌上的一杯酒,洒在地上,冷冷的说,“你不是想要这个人消失吗?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可以帮你!”

    卡卡卡卡……

    等等,我的脑袋突然间断片了,刚刚温初阳说什么?

    他怎么知道我的那些个龌龊的小心思?

    “那个,爷,没有的事啊!他是我朋友的哥哥,您就放他一马吧!”

    我有些骇然,这个陶管虽然可恶,可是也不至于到了要处死的地步,温初阳这样的大佬,要一个人死是分分钟的事情!

    陶管听到温初阳这样说,吓得浑身发抖,却跪在我面前,不停的磕头,使劲的扇自己的耳光,哀嚎着说,“是我该死,我以后再也不会拿我妹妹的钱了,我再也不敢打她了,江沁姐,亲姐姐诶,你放过我吧!”

    好吧!我服了,他这个样子,难道?

    温初阳对付陶管是因为我?所以陶管求的不是温初阳,而是我!

    我后背出了一身的冷汗,之前我想要陶管消失,真的只是想想而已,没有想到的是,才一会,陶管的命,真的被我握在手里。

    陶管还在不停的哀求,抱着我的裤脚不放。

    我总算是知道温初阳他为什么一直这样笑了!他在看戏!

    “温爷,我也没有哪里得罪了您吧!您说,要我怎样,才会放了他,既然您已经看够了戏,是不是也该收场了啊!”我有些恼火,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耍的团团转了,一时之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语气有些冲。

    我说完就后悔了。

    毕竟在他温初阳的眼里,我可能连蝼蚁都不如。

    果然,温初阳的神色变了,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阴翳,那双漆黑的眸子,更加深邃。

    他站起身,高过我一个头的身高让我有些压力,只能抬起头才能看到他的眼睛。

    “你变了,以前的你更懂我,可是,没关系,我会等你回来的!”温初阳看着我,却像是和另外一个人说话,让我觉得有些诡异。

    我转身看了看,我身后没有人啊。

    他在和我说话?

    “那个,你是认错人了吧!我以前根本就不认识你啊!”

    我现在基本可以断定了,他肯定是将我认作了另外一个人,而这个人很有可能对温初阳很重要,所以他才会这么上心。

    既然这样,那就不好意思了,将错就错吧,救人要紧。

    “温先生,他罪不至死,而且现在已经有了悔改的心了,你就放了他,就当是给我的见面礼,怎么样?”我说的一脸的轻松,可实际上心里咕咚的厉害,生怕一个不小心再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温初阳眯了眯眼,捏住我的下巴,在我还没有来得及反抗的时候,已经擒住了我的嘴唇。

    该死,又一次对不起陆哥哥了!

    现在我要救人,也不能推开他,只能傻愣在那里,被动的接受他舌尖的温度。

    我

    只是,这感觉,怎么那么熟悉,好像陆哥哥,虽然我和陆哥哥只在结婚的那天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可是我永远也忘不了。

    肯定是我太想陆哥哥了,所以才会产生错觉吧!

    我这样安慰着自己,压制住心底里身体里的那股强烈的让人迷醉的**。

    好在他只是缠绵了一会就将我松开了。

    我本能的擦擦嘴,闪到一边,距离他一米远的地方,

    “你就这么不待见我?”

    我还没有站稳,温初阳的声音便在我耳边响起,我抬头一看,发现他已经凑到我跟前了。

    “我,习惯,习惯了吃完东西抹嘴。”我整张脸烫得厉害,最好低着头不去看他。

    但即便是这样,我仍旧能感觉得到,他如火的目光。

    “算了,今天我就看你的面,饶了他,但是你给我记住,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想起我!在这之前,你最好不要碰任何男人,除了我!”温初阳一开口,声音儒雅却透着一股子让人难以抗拒的威严。

    我像捣蒜一般连连点头,心里却冷笑了几声,哼哼,陆哥哥都已经这样了,我本来就不碰任何男人。

    “行了,今天我还有事,今天晚上6点,到上次那个路口来找我!”温初阳面无表情的说完这句,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转身朝外走。

    他身后的两个手下立刻随了上去,三个人消失在门口。

    陶管浑身一软,说了句哎,妈呀,便直接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粗气。

    我反应过来,三两步走到他跟前,一耳光直接抽到他脸上,破口大骂,“都是你这个滚犊子的!要不是你,姑奶奶今天怎么可能会……”

    “会被那啥了!你给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直到现在都还有些弄不明白,他们俩怎么搅和到一起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