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不服不行
    在电梯里,我一直在想陆哥哥,如果我今天就这样被人给睡了,是不是陆哥哥醒了以后就不会再要我了。

    这时,我忽然想到了那个小哥哥跟我说过的,如果是中了什么迷幻药的话,唯一能让自己清醒一下的,就是剧烈的痛。

    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深吸一口气,然后猛的朝着自己的舌头用力咬下去。

    我疼的一激灵,嘴巴里面开始弥漫出甜腥的血腥味,意识忽然就清醒了一些。

    瞅准坤爷脖子上的一出痛穴,单手握拳,中指凸出,狠命的锤了下去。

    那个穴位,用力的按击的话,会让人产生剧烈的疼痛。

    坤爷身子一僵,手上的力道一松,我趁着这个机会在他肚子上面一踹,直接从他背上滚了下去,摔在地上。

    我疼的直咧咧,不敢停留,仓惶起身,连滚带爬的进了刚好打开来的电梯。

    一进电梯,我就浑身软了下来,没有一丝力气了。

    看着电梯一点点的向下,我整个人的神经都崩了起来。

    坤爷一定不会那么容易放过我,他走路的话未必就会比这个电梯要慢好多,等下到了一楼,要是我还是没有恢复的话,恐怕真的就在劫难逃了。

    电梯叮的一声,停住了,电梯的门缓缓的打开,我试着起身,可是一头栽了下去。

    这时,我看到坤爷满脸怒气的从楼道里出来,舔了舔嘴唇,坏笑着朝着我这里走过来。

    完了!

    我挣扎着想要关上电梯的门,一眨眼,坤爷已经将手卡在了电梯的中间,冷哼一声,幽幽的说,“没有想到啊!还有两下子啊!不过,等下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他说完,肥硕的身子挤了进来,一手捞起我的腰,往我屁股上面用力的拍了一下,捏着我的腿直接分开来。

    天啊!他是想要在这里做这件事情吗?天啊!

    我难以想象,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一天!

    可就在这个时候,电梯的门忽然又打开了,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电梯的门口,浑身散发着森寒的气息。

    我能感觉到坤爷的手在微微的发抖,他将我仍在地上,沉着嗓子问,“温家少爷!你这是做什么?枪这种东西可不是谁都可以玩的!”

    听到他这么说,我才抬头看到温初阳的手里,有一把迷你的枪,枪口正对准坤爷。

    “陈坤!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动我的人,自己回去领罚还是我送你下去玩玩!”温初阳的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带着一股杀意,渗的我脊背发凉。

    陈坤迟疑了几秒,低头看了我一眼,脸上的神色乌黑,语气却缓和了下来,“温少,这是在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也是被小人算计了,过几天我一定亲自来府上请罪!今天我还有事,陈某人就不奉陪了!”

    陈坤说了那么一句,转头便走,速度比兔子还要快。

    我抬着头,还没开口说谢谢,温初阳弯腰将我从地上捞起,给我来了个大大的公主抱。

    我的脑袋就贴在他的胸口处,听着他砰砰的心跳声,浑身的灼热感更加炽热,那种来自身体深处的**,几乎将我的理智吞噬干净,恨不得现在就将眼前的人扑倒。

    他身上的淡淡青草味,此刻就像是瘾君子眼中的毒品一样,奇香无比。

    我极力压制着那股冲动,却还是忍不住环上了他的脖颈,身体不安份的四处扭动。

    迷迷糊糊的,温初阳将我抱到一个房间,丢在床上,伏在我耳边说了句什么,一双手便傅了上来,捏住我胸前,开始揉搓。

    那酥麻的感觉,顿时像电一般流过我的全身,害我忍不住婴宁了一声。

    温初阳的身体,趴在我身上,硌得我生疼。

    他扒下我私处的那片薄布,一丝凉意空荡荡的钻进我裙底,让我浑身一激灵。

    不行!我和陆哥哥对天起过誓!永远相爱的!

    当时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力气,突然一拳挥在下面,痛得我浑身发颤,几乎都要怀疑人生。

    原来,最痛的地方,不是手指,不是舌头,竟然是这里!

    我捂住下面,团团转,半天才逐渐恢复一些。

    这时,却传来一个怒意冲冲的声音。

    “你就这么不情愿我碰?”温初阳忽然揪住我的衣领,一张脸凑在我眼前,语气森寒的开口问。

    我脑子一抽,点点头。

    温初阳俊美的脸立刻变得扭曲,瞪大的瞳孔满是燃烧的怒火。

    我疼的厉害,脑袋也晕,根本转不开,痴呆呆的看着他,我突然焕然大悟。

    “温大哥,温老大,温帅哥,我真的配不上您的!我一个残花败柳的,怎么敢玷污您的尊贵身体呢?是不是?我去找兰姐,叫她给你安排个雏!”我讪讪的笑着,心里却直打鼓,哪有这么容易找雏。

    这年头,进场子的女孩,我没见过几个没打过胎的,更别说没开过苞的,那都是可遇不可求,不是想有就能有。

    当然,也有假的,人造处女膜的。

    可除非是只做过一两次的,不然还是得露馅。

    这女人,做多了,身体就会不一样,识货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可我就想要你!”温初阳带着丝喘息的声音在我耳朵边响起。

    他轻咬着我的耳垂,一双手在我背上慢慢摩挲。

    刚刚才被剧痛压下去的那股原始**,立刻像是喷涌而出的泉水,阻挡不住。

    我颤抖着去推温初阳,才发现自己没有一点儿力气。

    要不?再来一次?刚刚那招挺管用的,痛起来啥都忘了。

    我举起拳头,瞅准下面,想想又没敢,太痛了?

    算了,还是咬咬舌头吧!

    我舔了舔之前咬出来的那个小伤口,将心一横,狠狠的咬了下去。

    不知道是我太紧张了,还是我太激动了。

    这一下,太用力了,只觉得一阵剧痛过后,整个人意识开始逐渐消失,眼皮越来越沉,迷迷糊糊的,只听到温初阳骂了声奇葩,就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我躺在病房的床上,手上挂着吊瓶,身上穿着病号服,舌头又麻又痛,浑身酸痛,动都动不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