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你吃我豆腐
    “温,温老板!真巧啊!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见您!”姜昆讪讪的陪着笑,眼里带着些恐惧。

    我一看,愣住了,这才想起来温初阳压根就不怕姜昆!

    麻辣隔壁!我说温初阳怎么那副笑?感情是拿我寻乐子了?

    一想到刚刚被他亲了,我就别扭的厉害,从包里翻了包湿巾,狠命擦了起来。

    陆哥哥诶!这可真不是我故意的!

    一想到陆哥哥,我就更加觉得自己越轨了。

    怎么刚刚就忘了自己是有夫之妇了呢?

    “你嫌弃我?”

    温初阳的声音,带着一丝嗔怒,就那么突兀的在我耳边响起来,吓得我手中的动作骤然一停,湿纸巾抹在脸颊那里,凉凉的。

    “什么鬼?你这就处理好了?”我小心翼翼的将湿纸巾塞回包装,抬头问他。

    “嗯哼,他不敢动我!”温初阳嘴角斜斜的勾起,一双眉,微挑,眼神里尽是玩味。

    我看着温初阳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桀骜不驯的样子,突然间回过神来,我还要心翼翼做什么,明明是他故意耍我!

    不过,总归是他救了我,这次,就算了,下次,哼,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怎么?在想着暗害我?”温初阳揪过我的衣领,几乎和我脸贴着脸,眼里带着一丝我看不懂的迷惘,淡淡的说。

    额

    好吧,被他看出来了,不过我怎么可能会承认,这不明摆着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那个,怎么可能么?”

    “怎么不可能?除非你能证明你不讨厌我!”温初阳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一幅认真的模样。

    他呼吸时喷出的气息,就拂在我脸上,隐隐的一缕青草香混合着一股湿热,让我呼吸不过来。

    耍流氓!一定是耍流氓!可……

    他那么强大,强大的一只手就能捏死我这只小蝼蚁。

    算了,还是委屈一回吧!陆哥哥,我又要对不起你了!

    吧唧!

    我头向前靠了下,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温初阳愣了下,松开捏着我的手,脸上的肌肉微微抽了抽,缓缓坐回座位,冷冷的说,“算了!这次,就原谅你了!”

    我看着他,恨不得给他两耳刮子,不过,他虽然面不改色,可我却怎么觉得他的耳朵比刚才要红了呢?

    难道?害羞?

    怎么可能?

    算了,这个人不是我能惹的,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两边,最好再也不见。

    “去哪?我送你!”温初阳半眯着眼,靠在后座上,淡淡的问。

    我想着现在天黑外面也不太安全,就没拒绝,报了个家附近的地址,别过脸看着车窗外,没有再搭理他。

    温初阳没有再说话,不过我隐隐觉得,总有双眼睛在盯着我看。

    可我一回头,就只看到温初阳的侧脸,他闭着的眼睛上挂了副连我都艳羡的长睫毛。

    妖孽,肯定是妖孽,不然怎么生了副这么好看的脸?

    “你在偷看我?”温初阳忽然醒了,半眯着眼睛,嘴角邪魅的笑着。

    我好吧!被抓包了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可是,我怎么能承认呢?太逊了吧!

    “摆脱了!你不看我,知道我在看你?你长得比我好看?我偷看你?真是好笑好不咯!”我脸上一热,看着温初阳意味深长的一抹笑有些疑惑。

    他这眼神,我怎么觉得他是在看一个熟人?

    可是,我的确使是第一次和这个人见面啊!

    温初阳没有再说什么,面色凝重的看着窗外直到我下车的时候才问了句,“你确定不记得我了吗?”

    我愣了一下,木然的摇摇头有些莫名其妙。

    真的是第一次见他,他这是认错人了?

    温初阳没有再说话,自嘲的笑笑,关下了车窗。

    等他走远,我才忽然发现自己手上的戒指不见了。

    顿时,一股巨大的恐惧一下子就侵占了我全身。

    这个戒指是我12岁时,一个大哥哥送给我的,他还教了我一套防身的本事。

    如果没有那枚特制的戒指和他教我的本事,我怕是走不到现在的。

    完了完了!我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应该是刚刚跨过铁栏杆的时候挂掉的,当时只顾得逃命,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戒指丢了。

    不行,我得回去找。

    这么想着,我沿着刚刚走过的路,仔细的找了起来。

    可我花了三个小时足足找了两遍,我走过的路就那么一点,也还是没有找到。

    最后我妈妈打电话过来,问我下班了没有,我这才想起自己明天还要去上班,也顾不得再招戒指,匆匆跑了回去。

    不过,我现在先要去另外一个地方,才能回我妈妈那里。

    我住在z区15栋1楼,之所以就这么低的楼层是因为方便出门。

    而我妈妈和儿子暂时住在旁边的一个小区。

    我刚到门口,就发现家里的门是虚掩着,灯被打开了。

    一丝不好的感觉顿时弥漫出来,难道是进贼了?

    我从旁边抄了个花瓶,拿在手里,慢慢推开大门,本以为会抓到小偷,可眼前的一幕让我目瞪口呆。

    “妈,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妈妈带着儿子坐在沙发上,面容憔悴,眼睛红肿着,像是哭过。

    陆之醒一见我进门,哇的一声大哭着朝我跑来,钻进我怀里,喊着,“妈妈,你终于回来了!你一直在骗我的是不是?爸爸没有去国外,他生病了,是不是?”

    “我”一开口,才发现喉咙卡的厉害,根本就说不出话。

    我要怎么跟他解释,他爸爸不是生病了,而是成了植物人,可能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阿沁!你这个孩子,要我说你什么好呢?你不该瞒着我们的!要不是之醒看到你来这边,我们现在都还蒙在鼓里!”妈妈说话的时候有气无力的,每一个字都很费力。

    她身体不好,这些年一个人在乡下带着孩子,家里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她操持着,眼见着老。

    陆远之的事情,我一直瞒着家里,只说是他去国外赚钱去了,得五年才能回来,我本来是想着等五年过去以后再编个什么理由,再继续拖延几年,等到之醒大一点了,我再把他爸爸的事情告诉他。

    可眼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