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我本来应该有一个极其完美的家庭,却因为一场意外,我新婚三天的丈夫永远变成了植物人,爸爸在那一场意外中丧生,母亲重病瘫痪在床。

    我生下老公的遗腹子,白天在店里看店,晚上混迹于夜场,只陪酒,不出台。

    国色天姿,是我工作的第三个场子,每晚七点,我会化好妆,准时到这边报道。

    在这里,每个人都会发两个牌子,一个绿牌,一个红牌。

    红牌不出台,绿牌出台。

    我从未配戴过绿牌,生意却很红火,来了就有台上。

    这都要得益于我这张妖媚异常,却又清纯可人的脸蛋。

    可也正是这张脸,给我带来无尽的灾难,让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八月十五中秋节那天,场子里的人不多,客人更少的可怜。

    至尊vip房来了一个奇怪的客户,场子里所有的姑娘都被他叫到了包房,挨个选了一遍,却没有一个看中的,正发火,问这里还有没有人?

    那天我给妈妈送中秋饼,陪她吃过晚饭后,才找了个借口来这里。

    兰姐一见到我,便慌慌张张将我扯了去,没理会我的问话,往包间一塞。

    我刚站定,就看到沙发旁有个瘦高的男人拿着桌上的酒瓶一阵乱砸,隔着明暗不定的灯光,我看到他浑身散发出凛然的杀气,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转身便想开门出去。

    可能是我当时有点紧张,拨弄了两下才将门锁打开,拉开门,正要出去。

    耳边便传来身后那个高瘦男人声音狂暴的怒吼了一句,“你站住!转过来!”

    我本来想着趁着他还没看清楚我长什么样,干脆逃了算了。

    正犹豫着,却突然感觉肩上一沉,那个男人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身后了。

    他将我掰过身子,借着走廊的昏黄灯光,我清楚的看到他眼里闪过一抹震惊,夹杂着一丝欣喜,转瞬却又蒙上了一层白色的雾气。

    “老板,不好意思,我走错包房了!”我心里直打鼓,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就不想再跟他多纠缠下去,随口撒了个谎。

    “走错了?真没想到,他破铁鞋无觅处,竟然在这里让我给撞到了!”高瘦男人冷哼一声,一只手紧紧嵌住我的手腕,另一只手捂着我的嘴往包房拖。

    什么意思?我一怔,没反应过来。

    等我反应过来了,已经动弹不得,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了。

    一进包房,我拼命挣扎,却忽然觉得脖颈猛地一痛,像被什么东西叮了一口,接着浑身就没力气了,软趴趴的,想动却使不上劲。

    那个高瘦男人冷哼一声,拉过我的手往肩膀上一扛,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我浑身没力,根本没法抵抗,只能任凭他拖着我穿过走廊,越过大厅,往门口走去。

    本以为我这副样子,兰姐和场子里的其他人见了,会上来管管。

    可谁知道,他们一个个像避瘟神一样,见我就绕道走,眼睁睁看着我被他拖到外面往车里一塞。

    一上车,我就晕了。

    醒来的时候被人五花大绑的绑在椅子上,嘴里还塞了个不知从哪弄来的臭衣服,又臭又咸,堵的我恶心透顶却吐不出来。

    我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是某个场子的包房,绑我来的高瘦男人也不知道在跟谁打电话,站在窗户边手舞足蹈的情绪特别激动。

    我深吸口气,强忍着恶心,将手上的戒指上面的一个小刀片拨起,将手上的绳子割开,趁着他不注意,算好时间,一个箭步奔到门口,拉开门,没命的跑了出去。

    刚跑几步,那男的在里面大喊了一句,我就听到走廊里的脚步声登登登的传了过来,一回头,他就在我身后十来米远的地方,眼看着越来越近。

    我也顾不得那么多,推开一个吵闹的包间的门,冲进去将门给拧上了。

    随着我的闯入,刚刚还热闹喧哗的爆发,突然一下变得异常安静。

    我尴尬的笑笑,还来不及跟他们解释,砰的一声巨响,这门被踢得哐哐直晃。

    “tnnd个贱人!你给我滚出来!看老子不削死你!”

    “帮帮忙,救救我,外面有个疯子要杀人!”我死死抵住门,转头便向包房里的人求教。

    因为紧张,我压根就没有直接去看包房里面到底有多少人,只觉得男男女女一大片乱的很。

    我本来还想着,我这么一说,这里这么多人,没准有哪个热心肠的人会帮帮我,谁知道我还没来的亲看清楚,脸上就被扇了一耳刮子,“混账!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包房?就敢冲进来求救?坏了我们的兴致,十条命都不够你赔!”

    完了!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我一抬头,才看清刚刚打我这个人脸上有一条狰狞的刀疤,从额前一直穿到下巴,这时候正凶巴巴的望着我,杨起手,又朝我扇了下来。

    我下意识想躲,没躲着,被打的眼前一晕。

    还没反应过来,又看到他扬起了手。

    “住手!你过来!”一个冷冽异常,富有磁性,却带着萧杀之气的声音将刀疤脸和我都震住了。

    我抬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

    灯光的阴暗处,他的脸看的不是很真切,可他浑身散发出来的那种冰冷气息,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你在叫我吗?”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门口一阵巨响,整个门铛的一声被踢倒在地上。

    高瘦男人浑身杀气的冲到我跟前,抓起我的手,就往外拖。

    “姜昆!”躲在阴影里那个清冷的人说了这么两个字,那高瘦男人突然浑身一僵,转过头来时,整张脸上全部都是恐惧。

    原来这个高瘦的人叫做姜昆,看样子好像对阴影里的那个人很害怕。

    我顿时燃起一线希望,趁江昆愣神的时候挣脱他的手,扑到阴影里,抓住他的衣摆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哭丧着脸求救,“帮帮我!”

    我颗心都悬起来了,现在这个男人掌握着我的生死大事,他只要稍稍动下口,就可以让我摆脱姜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