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0章 坟地熟人
    李世明看着我没说话,也不知道此时此刻他在想什么,我就说:“既然你来找我,说明你足够了解我,已经知道我这个人的秉性,你还有什么不好说的,我已经决定和你合作了。”

    叹了口气,李世明说:“那好,我们一起毁了那棵王母树,让所有的一切化作梦幻泡影,要不然他百年之后,又会有别的掌权者继续这件事情。”

    “这就像是你说的那样,从古自今一直都是这样,我不想啊,我们李家也不想被继续奴役下去。”

    我怔了怔,想不到他居然会说出毁掉王母树的言论,想着要不要跟他说我们也是这个目的,但是立马意识不能说,万一他是来试探我的,那说了可就麻烦大了。

    在一次喝酒的时候,红龙曾经说过比边境那些人更难对付的就是人心,当然我以为他是受了盲天官和霍子枫等人的传染,现在愈发地觉得他说的没错。

    在你敌人是敌人的情况下,你知道该怎么去对付,可是当对方处于另一种情况,你就很难想出该怎么去应对的办法,而且对方还比你更加的有权有势。

    李世明看着我,苦笑地问道:“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就是有些感觉到可笑,可笑发生了这一切,可笑这世界真的可能有长生不老这种事情,说实话,就是现在我都很难相信这都是真的。”

    李世明看着阑珊的霓虹灯说:“我何尝又不是呢,从我懂事的时候开始,家族中就开始给我灌输那种思想,一切为了当权者而服务。”

    “你说我们这些普通百姓选了他们,他们不想着为民生考虑,反而把这么多的精力投入到这种事情上面,难道生老病死就不好吗?”

    我说:“你说的这个,我能够理解,能理解你,也能理解他们,毕竟谁都不想死,如果再知道一些普通让你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更难说没有人不会动心了。”

    递给我一支烟之后,李世明自顾地点燃了,吸了一口说:“我也想明白了,一切都是宿命,但是我想要反抗,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李家,甚至说的大一些,那就是为了所有人。”

    顿了顿,他说:“你或许还不知道,其实有一些名义上死了的人,其实他们还活着。”

    接着,李世明就给我说了一些去世的大人物,我听着毛骨悚然,想不到这些人居然还活着,还真的有些难以置信,看来这水深到我无法想象的地步。

    想了片刻,我说:“这些人又是怎么活的?我想他们应该都有一百多岁了吧?”

    李世明点了点头,说:“确实100多岁了,只不过他们隐藏了起来,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些事情,他们活着的原因,那肯定就是因为我们李家,也是因为做你们那种行业的人,他们在不断地服用丹药,所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我诧异道:“难道不怕丹药有毒?我所见过的丹药大多都有毒,即便没有毒的副作用也非常的大。”

    李世明苦笑着,给我又掏出了一张照片,而这张照片给我的感觉,几乎就是如同掉入了冰窖一般,太多想不到的事情全在这张照片当中,我都难以相信这都是真的。

    “不用诧异,这都是真的。”李世明说道。

    我在这张照片看到了很多不应该出现的人,他们有些位高权重,有的还是同行人士,有的又是一些长的奇形怪状的家伙,总之整张照片让我毛骨悚然。

    尤其,在照片的偏左边一些,一个女人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她不是别人,正是韩雨露。

    韩雨露是那么难以置信的一个女人,她就是一脸淡然地站在那里。

    这张照片是黑白的,而且上面有标注日期,那是30年前照的,这也就是说,韩雨露并非像她说的那样,也不是我们看到的那样。

    在回去的路上,我有些心不在焉,开着车还想着事情,自己知道这样非常的危险,可是脑子就不由控制的去想,越想越觉得哪里好像不对劲,这个合作就目前来看,我好像赔大本了。

    李家和岳家被控制着,有些事情他们是不得已不那样去做,而我们就比较随便了,只要不接这单斗,那就没有那么多麻烦事。

    总之一句话,早晚有人要去破坏王母树,那我还去送这个命干什么?

    想着这些,等我回过了神才发现路不对,但是这条路我并不是特别熟悉,只是来过那么一两次,而且当时的心情非常的沉重,这就是所行的这条路给我的感觉。

    继续往前开,我就知道了这是通往哪里,也没有调头,就那么一直开了下去。

    到达了目的地,我把车停好,到路边的祭品店里边买了不少东西,老板还好心劝我大晚上不要上八宝山。

    不过我没有听,自己已经都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盲天女在我心中占据了很重的分量,这连我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上了山,偶尔有个不怎么亮的路灯,正发出“吱吱”的响声,这和白天来的八宝山完全是两个模样。

    我扫过那些排列整齐的坟头,偶尔还能看到坟前有祭品,这应该是白天前来拜祭的人留下的,估计大晚上也就是我自己了。

    作为一个拥有好几年资历的盗墓贼,我虽说算不上行业的顶尖高手,但对于坟墓依然没有了入行前的那种惧怕,反倒是有一种好像回了家的感觉,这让我忍不住自嘲地笑了出来,五年的时间真的改变了太多了。

    走到盲天女的墓墙,我把祭品放下,点了一些纸钱给她,看着墓碑上面的照片,我轻轻地抚摸着说:“天女,想不到我会这个点来吧?”

    点了支烟,我靠在了墓碑坐下,夜风凄凉如水,但我心乱如麻,继续自语道:“我们又要出发了,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再回来,我觉得我是能回来的,谁让我觉得自己是主角呢!”

    在我一支烟没有抽完的时候,发现距离我的半公里处,亮起了火苗。

    我不由地愣了愣,心说难道除了小爷之外,居然还有人大晚上来拜祭,看来这脑袋被门挤了的人不止一个啊!

    我也没有理会,只是对着盲天女的坟头絮絮叨叨,我开始后悔自己上山来为什么没有买酒,那样喝一些或许心里会舒服点,但想了想觉得可能是路上也想过,只是忌讳自己开着车,所以才没有买。

    远处的火苗烧了很久,看来上来的人非富即贵,带了很多的纸钱之类的祭品,我一直都看着那里,嘴里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只是感觉很累,心很累。

    终于,那火苗熄灭了,我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熄灭的,因为在我意识到熄灭的时候,那可能是刚刚,也可能是早就熄灭了。

    我自顾地摇着头,嘲笑自己为什么这么关注那边,难道是觉得有个人在心里有一丝安全感吗?

    这时候,我就看到了一个手电光不停地闪烁着,那应该是有个人在朝我走来,我皱着眉头站了起来,下意识去摸腰间,可一摸一个空,这才想到自己是来祭奠的,而不是来倒斗的,所以根本没有带什么武器。

    不过,仔细一想,这里是八宝山,又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怎么可能有个人就是奔着我来的,应该是顺路,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事情,所以也走这边,当然也可能是巡山守灵的人。

    不出十分钟,一个人走到了我的附近,他开始用手电照着我的眼睛,我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模样,一下子整个人就开始慌了,暗暗责怪自己大晚上不回家,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用手挡着眼睛,说:“别他娘的照了,小爷的眼睛都快被晃瞎了。”

    那人把手电移开,他笑着说:“难道说这是缘分,是上天让我那样做的吗?”

    我一听这是个男人的声音,而且居然那么的熟悉,但是眼睛被晃的还没有适应过来,就忙揉着眼睛,竭力去适应当下的光线,等我看到居然是盲天官的时候,整个人震惊地连话都说不出。

    过了一会儿,我吞着唾沫问:“官爷,您怎么来八宝山了。”

    盲天官笑着说:“来祭奠一个故友,本来我以为是心血来潮,没想到这冥冥之中有天意的安排,看来这都是命运啊!”

    我对于他这没头没脑的话根本听不懂,又不好意思直接去问,那样感觉自己就显得有些白痴了,所以只好转移话题,问:“官爷,什么故友啊?您还是大晚上来祭拜。”

    “一个见不得光的朋友。”盲天官仰天看着星辰,他也故意岔开话题说:“你看张文,今夜的星星真美,我要是死了之后,也能葬在这里,那在九泉之下就可以瞑目了。”

    我觉得他可能是想霍羽了,觉得没有人给他养老送终,便忙说:“官爷,您放心吧,我师兄已经把一切都交代给我了,您以后的事情都由我来负责,到时候别说是这里,您就算是想要去个皇陵,我也一定帮您办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