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8章 短命的家族
    胖子给我递了一支烟,用来讨好于我:“确实小哥不怎么会生气,尤其是对咱们。”

    我接过烟抽完之后,三个人开始聊韩雨露,聊完韩雨露开始说霍子枫,再说盲天女,最后又回到了我和黄妙灵的身上。

    毕竟这就是我们这群人的交际圈子,不聊这些,难道聊这个国家和那个国家打起来的事情,那我们可就不知道无聊成什么样子了。

    聊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午,夕阳的余晖看起来让人莫名的心慌。

    我的目光透过窗户忍不住朝着西北方向看去,也不知道在过了多少山川大河之后,就是那一片令我最近魂牵梦绕又害怕的地方。

    忽然,手机响了起来,我以为又是黄妙灵,想不到付义来的这么快,这肯定不是坐飞机来的,火箭还差不多。

    不过,很显然付义不可能坐火箭过来,电话另一头是盲天官,这次想起了之前说好的事情,看样子应该是有信了。

    接起了电话,我没有避开胖子和阿红,直接问道:“官爷,怎么样了?”

    盲天官说:“张文,他们同意派个人和你见面,一会儿我会给你发个地址,你自己一个人过去就行,我就不能去了。”

    我说:“不能带个人吗?”

    盲天官愣了一下,问我:“你想带谁?”

    我说:“胖子行不行?”

    又过了一会儿,可能是盲天官和对方在征求意见,他才说道:“行,不过等一下不要让胖子出什么幺蛾子,得罪了他们的话,我们的事情不但要泡汤,而且你们的小命也就交代了。”

    一直在旁边听着的胖子不悦地低声骂道:“他娘的,胖爷可不认识什么大官小芝麻的,只要让胖爷不高兴,胖爷一定让他先认识认识胖爷是何等人物。”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让盲天官记得给我发地址,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这时候,阿红问我:“小哥,你为什么就带这个死胖子去?我一个女人跟着去不是更合适吗?”

    我说:“红姐,这又不是去赴什么鸿门宴,只是见个他们的代表,然后说动他们让你们派人跟着去,毕竟人家的胳膊比咱大腿都粗,携带什么威力大的家伙也容易,要不然小爷才不跟他们合作干这种事情呢!”

    胖子挖苦我说:“小哥,其实咱们一直都是替人家做事,这话让你说的好像自己多清高似的,你在我们两个面前可就别装了行吧?”

    我无奈地深吸了一口气,这时候短信来了,地点是在地安门的某处,这个地方胖子很熟,我们把和阿红送上出租车,然后马上开车赶了过去。

    地安门。

    北京非常有名气的标志之一,作为北京皇城四门之一,它有着悠久的历史,住在这里的人,那在古代相当于帝王的王公近臣,所以不用说要见的人肯定是来头不小。

    按照短信上面的地址,我和胖子开着车很快到了一个老式但很大的四合院门口,一对香樟木门上面钉着很有顺序的大铁钉子,看起来充满了威严感。

    尤其是那一对门扣更是让人觉得这里边一定住着一个大人物。

    地安门的街道不像其他旧城似的,它的街道相当的中规中矩,虽说这附近车辆繁多,但大多都是一些豪车。

    而且越往里边走这种现象越严重,胖子长吹嘘他是老北京人,但和这里的北京人比起来,他就算是个郊区的北京人。

    胖子两只眼睛贼溜溜地打量着四周,一个劲地说这个宅子值几个亿,那个车也快上千万,好像饿狼看到了肥肉一般。

    那家伙把他给嘴馋的,一个劲地使劲摁着喇叭,以表示他对自己所开几十万的车不满。

    我跟他说就知足吧,人家现在开不起车的人也一抓一大把,而且他如果想要买一辆这种级别的豪车,以他现在的拥有的资金,那应该是绰绰有余,还不算没有拍卖掉的天眼神石。

    胖子立马就说:“小哥,这次胖爷那一份不干别的,就买一辆豪车,买那种全球限量版的,以后再来这里,让他们也看着胖爷的车流哈喇子。”

    我白了他一眼说:“这些都是身外之物,你还是多买几套房子吧,这年头房子的价格只增不减,说不定你用这些钱买了房子之后,过几年等到房价再高,那梦想中的豪车你就可以白开了。”

    胖子说:“你从哪里听来的风声,是不是可靠消息?”

    我哑言失笑,这种事情自己回来这么几天,又忙的不可开交就听到铺子里边的伙计说了,这家伙怎么还好像在外太空生活着,看来死胖子已经和这个社会脱节了。

    当然,这种东西谁也不敢保证,所以我也就没有继续撺掇胖子,万一到时赔了,他可是把自己养老的全部都砸里边,现如今放在银行里边一年的利息也能拿不少呢!

    说笑着,我们就敲响了门,很快就听到了脚步声,虽然说这是大白天的,但是四周却看不到一个人影,仿佛这个院子并不在北京城。

    而是在某个已经无人问津的破旧巷子里边,只等着旧城改造呢!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唐装,眉宇之间有那么一股凶恶之气。

    我几乎就是和他对视了一眼,便忙把视线移开到其他地方,仿佛觉得如果看的再久的话,他说不定会揍我。

    “你们找谁?”中年人问道。

    这一下可把我和胖子问住了,因为盲天官也没有跟我们说来找谁,只是给了这里的地址,我只好报上盲天官的名字说:“盲天官,是他让我过来的。”

    中年人警惕地看了胖子一眼,过了片刻说:“我知道了,你们跟我来。”

    进入四合院之后,发现这里和岳家庄园比起来是小了不少,但也有盲天官那个四合院三到五个那么大。

    只不过,这里的装饰物特别的讲究,随处可以看到一些稀罕名贵之物,而且这些东西都非常的隐晦,也就是我们做这个行业的人能看得出。

    胖子也发现了这一点儿,他朝着我打眼色,我回他眼神让他安静点,毕竟这次要见的即便不是什么经常抛头露面的主,但身份肯定也不低,我们两个都要收敛着点,尤其是他。

    废话不多说,在跟着中年人走进了客厅之后,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仆人端着茶水送来,我我们两个道谢,但是这个老仆人丝毫没有反应,好像根本不想搭理我们。

    这一下,胖子就有些来火,他什么时候受到过这个气?

    正想发飙的时候,我还没有出言让他消停,那个中年人就笑道:“别见怪,龙叔是个聋子,在这里已经做了六十年了。”

    我一皱眉问:“那这个龙叔是几岁就在这个家?”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小哥,你他娘的也是闲的蛋疼,问这种事情有意思吗?”

    顿了顿他看向站着的中年人说:“这位大叔,您不坐下也不去找我们要见的人,难道你就是我们要见的人?”

    中年人笑道:“不是,家主稍后就会过来。”

    他又看向我说:“龙叔是8岁到李家的,他伺候了老李家四代家主。”

    我就是一愣,刚才说这个龙叔在李家60年,而他从八岁伺候这个李家的家主,也就是说今年是60有8,但是68伺候了四代家主,相当于他平均17年换一次家主,这对于一个拥有家主的家族来说,这显然有些猫腻在里边。

    胖子见我的模样,他好像也开始考虑这个问题,过了片刻就问中年人说:“大叔,这不对啊,照您这么说,这李家不到20年就会换一个家主,问句不该问的。”

    中年人说:“你问。”

    胖子说:“这李家的家主命都够短的啊!”

    “胖子,别瞎说!”

    我呵斥了一声,对中年人说:“您不要见怪,这胖子素质低不会说话,您多担待点。”

    中年人没有丝毫的不悦,而是笑着说:“理解,我早就听说过公主坟胖子的名气,也了解他的性格,所以这句话就当他没说话,但千万不要对着家主说,否则后果自负。”

    “哎,我操,这……”

    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瞪了他一眼,显然他有些不服气了,看到我的眼神,他重重地叹了口气,道:“算了,胖爷这次就忍了,谁让摊上这种事情呢!”

    话音刚落,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走了进来,少年长相俊秀,身材挺拔,整个人已经长出了大人的体型,但是从他稚嫩的脸庞可以看出,他应该还未成年,连奶毛还有没有褪去的迹象。

    现在,依然能看出少年是英俊的小伙子,这要是长成了之后,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为之疯狂,他比一些平面男模有过之而无及,毕竟他没有化妆打扮,一切都是那种自然的帅气。

    我和胖子不由地站了起来,少年看着我们两个,忽然嘴角一扬便露出了整齐的牙齿,他笑着说道:“两位客人不必拘泥,请坐。”

    三个人落座,中年人站到了少年的身后,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我们随便一些,可以继续喝茶。

    胖子喝了口茶说:“不知道怎么称呼啊?”

    少年说:“我叫李世明,是现任李家的家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