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1章 无法置信
    只不过是那种超级现代的,因为它的立体感特别的强,给人一种好像正在注视着一个缩小版的星空一角似的。

    星图继续往上升,直径朝着西王母神像的胸口而去,我的心里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因为之前在不周山上的情景如今还历历在目,生怕这里再触发了一个什么大阵,又一个西王母出现在眼前,我都不敢想象自己是否能承受得了那种场面。

    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星图已经落到了西王母神像的胸口,那赫然就像是一个纹身一般,只不过要比张桐山身上的纹身更有质感。

    如果那不是一个雕像,而是一个人的话,我觉得这个纹身简直就是牛叉到了极点。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它往往朝着你不想见到的局面而行,在星图的光芒虽然渐渐消失了,但是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我看到那星图真的烙在了神像之上,一时间脑子就有些短路。

    我心说这是哪里来的纹身官爷,这手艺也太牛了,这么一瞬间就纹好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效率,同时也感觉真的要出事情了。

    果不其然,西王母神像微闭的双目开始抖动了起来,就好像一个沉睡的人要醒来一般,同时神像的相貌也发生了变化,头发变得柔顺起来,虎牙也不见了,尾巴也缩了回去,并且还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他娘的,这东西居然活了。”胖子的一声惊叫,彻底打乱了刚才的气氛,同时仙露联盟的人念诵的节奏快了很快,也更加高亢了,比把耳麦声音调到最大还要大,简直就是震耳欲聋了。

    神像变成了一个半遮半掩的女人,很多地方看的令人热血沸腾,她换做了一个穿着薄纱的美女,而且相貌还特别的熟悉。

    只不过,在这种打扮的情况下,我居然一时间想不到她像谁,只觉得越看越熟悉,以至于熟悉的叫不出她的名字。

    胖子原本端着枪瞄着,可此刻他也愣住了,然后用枪管指着这个女人,惊讶道:“她,她,这不可能,她在出现在了这里?为什么是从西王母的神像变出来的,胖爷他娘的彻底是凌乱了。”

    我一把拉住胖子的衣服,问他:“这是谁,为什么小爷觉得她太熟悉了,可就是想不起她的名字,快告诉我!”

    胖子没有去挣脱,显然他还在震惊中无法清醒过来,过了半晌才说:“小哥,你他娘的脑子抽筋了?这不就是咱家的姑奶奶嘛!”

    我的脑子中“呼啦”一下醒悟过来,这确实就是韩雨露,除了衣服变化太大了之外,从任何角度去看都是韩雨露。

    可是我明明看到韩雨露到了阴阳鱼下面,那还是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的神秘不周山上,这一切太难以置信了。

    韩雨露一摆手,一股淡淡的香气从她的衣袖扑面而来,我不忍吸了一口,这味道也太像了,而这时候那些仙露联盟的女人便停止了“念经”,全部规规矩矩地跪在地上,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过了一会儿,韩雨露说:“起来吧!”

    这样,在明月的带头之下,那些仙露联盟的女人全都站了起来,但头依旧没有抬起来,好像看韩雨露一眼,那就是犯下了弥天大罪。

    韩雨露看向我们说:“这一切都要谢谢你们了,没有你们的话,我就无法重生,西王母的时代再度来临了,我的朋友张文、胖子,你们对不对?”

    胖子惊讶道:“你真的是姑奶奶啊?”

    韩雨露笑道:“我认出了你们,你们难道就认不出我吗?哦,也许是因为我现在的身份不同了,所以你们才无法相信这一事实吧!”

    我摇头,非常坚定地说道:“胖子,她不是韩雨露,绝对不是。”

    胖子诧异地看着我,说:“她明明就是啊,姑奶奶不就是穿着凉快了一些,胖爷看主要是人家的体质不一样,要是咱们早他娘的感冒了。”

    我依旧摇头说:“不是,她虽然从任何方面来看都是韩雨露,但是小爷的感觉不会有错,韩雨露给我的感觉不是这样的。”

    韩雨露从贡台飘了下来,那真是如同鸿毛似的缓缓落地,她笑道:“你以前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而你现在看到的也不一定是假的,生亦死,而死何尝亦不是另外一种生呢?我重生了。”

    我朝后退了好几步,不知道自己眼里倒映着这个韩雨露是什么模样,总之感觉她又熟悉又陌生。

    这个女人不像韩雨露,即便她是韩雨露,我想她也不可能是以前那个人。

    “不要怕,你们帮了我,我都不会伤害你们的。”韩雨露笑吟吟的,她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的漂亮,让人不忍移开目光,她说:“不论是神还是仙,依旧不变地在修行,而修行就是一个轮回接着一个轮回,现在的我是西王母,最后一个西王母。”

    胖子就说:“姑奶奶,你活就活了吧,开这种玩笑干什么,你可以是古国的女王,怎么又和西王母扯到一起了呢?”

    韩雨露看着胖子,说:“我什么时候告诉过你们,我是古国的女王,一个附属国家的女王我还不放在眼中,我是西王母国的西王母,西域真正的霸主,几千年是,几千年之后还是,以后依旧不会改变。”

    我说:“没错,你是西王母,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韩雨露。”

    韩雨露无奈苦笑道:“那随你们便,现在我既然重生了,那我的族人们……”

    她看向了明月等人说道:“跟随我再次一统西域,让王母树再开一次花,我会赐给你们长生不死的王母果,让你们永生永世都成为我的族人,以是我族为傲。”

    所有仙露联盟的女人跪下,一起说道:“誓死跟随族长。”

    这时候,我发现黄妙灵不见了,其实自己好像捕捉到了她的身影,她就是刚刚返回了前殿,我不知道她是早已经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还是因为不管发生什么,她依旧会继续她自己的事情。

    远比鬼神可畏的是人,而比人可畏的又是人心。

    我回想着那个韩雨露告诉自己的事情,王母树的开花结果,那是需要太多人的鲜血,我自认为以前的韩雨露不会骗我。

    而这个又是个什么东西,或许又是一种幻境,这谁又能说的好,毕竟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是醒着还是在梦中。

    死吧,要死一起死,不能让韩雨露、霍子枫、盲天女以及即将牺牲的黄妙灵都白白牺牲。

    我现在能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拖着这个韩雨露和仙露联盟的人,等到黄妙灵点燃炸药,我想即便是神她也要再死一次。

    我想了想,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说:“我再肯定一次,你真的是韩雨露吗?”

    韩雨露点了点头,说:“要不然我是谁?又怎么会认识你们这些凡人呢?”

    我说:“那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我感觉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一切又都是早已经设计好的!”

    韩雨露叹了口气说:“你可以这样认为,我确实是韩雨露,只不过我又两种身份,好像被你们现代人称作是间隙性失忆症,对吧?”

    胖子挠着头说:“姑奶奶确实有这个毛病。”

    韩雨露说:“我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所谓的间隙性失忆症,那就是有一段时间会想起以前的事情,有一段时间又会非常的迷茫,什么都不知道。”顿了顿,她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说:“其实这个间隙性失忆症不准确,你们现代不是有一种神经病,叫做双重人格吗?”

    我立马就想到她要说什么,说:“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在你失忆的时候是韩雨露,在你清醒的时候是西王母,所以我们就会认为你是间隙性失忆症,其实是你身体里边住着两个人,就像是说的双重人格。”

    韩雨露走过来摸着我的脸,说:“聪明的年轻人,我就是喜欢你这个一点就透的劲,所以不管我是韩雨露还是西王母,我都是那么的喜欢你,甚至有些爱上你,只可惜你是一个凡人,匆匆几十载便在这个世界消失了。”

    我说“照这么说来,你是能够控制体内的韩雨露的,可你不是在不周山上,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你的身上还有这一幅星图,这都说不通吧!”

    韩雨露说:“对于神来说,什么事情都能说得通,我只是用那个肉身将窥视昆仑八宝的那两个人带入了地狱,而我又回到了这里。”她看着四周说:“所谓的古国这不过是另一种称谓,这个仙谷当中,这座上下宫殿自然是历代西王母的行宫,好像你们更喜欢称呼它为昆仑神宫对吧?”

    我愣了愣说:“那不周山上面的?”

    韩雨露说:“也是昆仑神宫,我想没有人告诉过你,这个世界只有一座昆仑神宫吧?你们中原的一个凡人帝王,行宫都有好几个,我堂堂西域西王母国,怎么可能只有一个行宫,这里和不周山上只不过是其二,其是还有很多。”说着,她看向了明月问:“你说对不对啊?我的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