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星图
    想到了这些,我说:“这个秘密应该不是很难,而且韩雨露是有记载,至于记在什么地方那就不知道了,但我想不会跑出这个古国遗址去。”

    胖子就眼前一亮,说:“那还等什么,大家分头找找啊,只要找到类似就过来试试,我想姑奶奶也不可能在这里设计什么害人的机关,快快,都他娘的别愣着了。”

    “等,等一下。”这时候,我脑子里边闪过一道闪电,把所有人都叫住了。

    我想我可能想到密码是什么了,而且本来我就应该想到的,可是一心只担心黄妙灵的安危,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胖子皱着眉头问我:“怎么了小哥?你还有别的破解办法?”

    我说:“破解的办法我没有,但是我想我应该知道秘密了,而且这个秘密你也知道,其实是个非常简单的密码,只不过有时候越是简单,在着急的情况下越是想不到。”

    胖子挠着头,一脸的疑惑,忽然他就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他娘的,胖爷应该也知道了。”

    他数着上面的孔洞说:“正好和这些孔洞对应,看来姑奶奶留个咱们哥俩的不光是几句话啊!”

    我点头,同时也就找到了排列的顺序,然后在那十六个孔洞上按照下数开始挨个地戳了起来,嘴上念叨着:“11223355667788。”

    在我戳完之后,场面一片的死寂,每个人的眼睛都死死地盯着那道缝隙,足足等了有一分钟的时间。

    胖子正忍不住要说话的时候,忽然墙体里边响起了机械齿轮和锁链的“哗啦哗啦”声。

    接下来,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墙体左右缓缓分开,并伴随着齿轮滑动的声音,我可以判断出两个墙上下各有齿轮。

    只不过,那些齿轮并不大,但是很密集,要不然如此沉重的墙体很难移动,看样子这也是能工巧匠设计出来的。

    胖子就哈哈地笑了起来,说:“还是姑奶奶想的周到,知道把密码留个胖爷和小哥,胖爷现在又开始怀念她了,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可是,在胖子喋喋不休的说话,明月已经带着仙露联盟的人进入里边,而黄妙灵也跟了上去,我们八个人面面相觑,也只好跟上。

    里边打扫的更加干净,我甚至发现了一些都市现代化的日用品,看样子韩雨露这几年确实就住在这里边,也许在这残破的废墟当中,她才能微微找到一丝家的感觉。

    仙露联盟的人毫不停留,问了一些黄妙灵某件东西所在的位置,便由黄妙灵带着快速去寻找,我们一直就跟着她们的身后。

    胖子自然是不会白白到宝山,看到值钱的冥器就偷偷往背包里边塞,而我也没有心情去管他,一直盯着黄妙灵的背影不放。

    我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我一定要拼尽全力把黄妙灵从这里边带出去,到时候加上胖子,我想还是有几成成功的可能性,只不过要事先和胖子那家伙的打好招呼。

    拉了一下胖子,还不等我说话,胖子就说:“小哥,胖爷就是一个贼,顺手牵羊那再正常不好了,你可别想拦胖爷,否则别怪胖爷一会儿不帮你。”

    我一愣,问他:“你知道小爷用你帮忙?”

    胖子白了我一眼,也看向了黄妙灵的背影,说:“废话,你那点花花肠子,胖爷用脚后跟都能想的出来,这点你就放心吧,胖爷也不想看着灵妹妹香消玉殒啊!”

    我想不到胖子居然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那真的有一种老怀安慰的感觉。

    这就好像你家里不成器的儿子,忽然有一天关心你工作累不累,即便什么都不作,就是这么一个问候就让你倍受感动。

    说话间,我们已经到了古国遗址中的宫殿后,这次没有到寝殿,而到了之前因为发生了胖子中毒,韩雨露复生的事情,我们也就打道回府,所以后殿根本就没有来过。

    后殿颇有古刹寺庙中的感觉,只不过寺庙的前面供奉着如来,后面不是弥勒佛就是观音菩萨,而这里的前殿是上朝之所,后面也供奉了一尊神像,其实说是妖怪更加的贴切。

    不过,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西王母的神像,因为她有着明显的西王母特征:“豹尾,虎齿,善啸,蓬发戴胜。”在《山海经》中就是这样描述的,一丝都不差。

    看样子,现如今被人美女化的西王母并非是最早的那个西王母,现在的西王母是一个美貌的女神。

    而远古时期多以怪异和恐怖折服于人,至于这真是西王母的原本模样,还是为了威慑其他族群,这就很难判断了。

    以我个人意见来说,西王母虽然不可能有现代神像那么端庄大气,但也决然不会是这般模样,有可能是她故意蓬头垢面,安装了假的牙齿和尾巴,并且时常发出咆哮声恐吓先民,所以才落得这么一个形象。

    古今掌权者,无论是男是女,无论是丑是美,但他们留下不论是画像还是雕刻,那都给人一种极具威压的感觉。

    在第一眼看上去就令人敬畏,我想这就是它们想要达到的目的,要不然一些少数民族为什么戴着一些头骨之类作装饰品,其实就是为了威慑对手。

    西王母的神像之下,我看到了一个曾经见过的东西,一个九天星罗盘,只不过要比之前我们手中那个小的多,它就镶嵌在地面上,如果一个人对着西王母神像叩头,那么脑门正好能碰到。

    接着,我就看到了明月等仙露联盟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开始磕头,每个人都是一脸的庄重,好像丝毫不敢有怠慢之色。

    我看得出她们对西王母的畏惧,已经到了骨子里,当然其中不乏有些人是作为信仰,一盏时刻悬挂在心里的明灯。

    胖子看着那九天星罗盘,悄声跟我说:“小哥,胖爷一会儿要把那东西撬下来,你别看这个比咱们以前那个小,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而且上面雕刻的非常的细致,价格应该不会比那个低。”

    我白了他一眼,附耳道:“你看看这些女人虔诚的模样,你要是敢把这个九天星罗盘带走,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不信咱们就打个赌。”

    胖子忙摆手说:“得了吧,胖爷虽然好赌,但从来不拿自己的小命作为赌注,在**上来说这可是大忌会,说你要是拿命去赌,那小命可就交给了别人,没几天就会有大难领头。”

    我一愣,说:“你哄谁呢,小爷压根就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

    胖子说:“你没听说过,这只能说明你他娘的孤陋寡闻,有些事情还是讲究点的好,别到时候一句玩笑话,再把自己的小命丢了,那买卖可就赔大发了。”

    周连山的眼睛也直勾勾地盯着那九天星罗盘,我还没有见过他会对一件冥器这么重视,旋即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这个九天星罗盘不仅是体积和以前的不同,很有可能有什么奇妙的用处,说不好也有类似昆仑八宝的能力,那就非同一般了。

    黄妙灵站在一旁,她正在四处打量整个建筑的构造,我想她可能没有对这个九天星罗盘感兴趣,而是对于什么地方安置炸药,能把这个宫殿炸的完全塌陷有想法,毕竟人死了其他的都等于零,看样子她是决心已定了。

    仙露联盟的女人们好像在搞流水席似的,一个接着一个跪拜,她们的眼神中没有透露出任何其他的想法,因为此刻她们全都化身为虔诚的信徒。

    我想她们肯定不敢对自己祖先的东西有什么想法,换做谁都是一样。

    胖子不耐烦地说道:“这些女人还他娘的没完没了,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我说:“反正已经等了,也不差这一会儿的时间,现在不是已经过了一半了。”

    在我的话音刚落,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从九天星罗盘上面射出了一道刺眼的红光,然后速度非常慢地缓缓升起,明月那些女人嘴里开始叽里咕噜说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而且一个比一个声音高。

    那就好些小学生抢着朗读课文一样,只不过她们的声音让人有些背脊发凉。

    红光升起到了一定的距离,开始变得柔和起来,这样我才看到那居然是一幅星图,上面的北斗七星特别的耀眼。

    而且这幅图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在七星派张桐山身上纹的就是这幅图,本来以为只是故弄玄虚,看来也是有讲究的,此刻如果他在身边就好了。

    胖子也发现了这一点,略带结巴地说:“小,小哥,你看到了吗?这,这幅星图怎么他娘的那么眼熟呢?胖爷发誓,一定在哪里见过,而且是近距离观察过。”

    我把张桐山身上的纹身给他一说,胖子就立马恍然大悟地说道:“对对,就是张桐山那小子的身上,毕竟纹这图案的实在是太少了,难怪胖爷记忆这么深刻。”

    我没有再去理会胖子,目光一直随着眼前出现的星图移动,这幅星图就好像从投影仪照射出来的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