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3章 毫无意义
    胖子跑过来推了推我,当他看到此时的我已经泪流满面,而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哭的。

    哭!

    有时候并不是懦弱,它是情感的宣泄,而我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所以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哥,这到底怎么了?”胖子诧异地看着我问道。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任凭眼泪就那么流着,说:“韩雨露走了。”

    “她跟你说还回来吗?”

    “没说,不过我感觉她不会回来了。”

    胖子根本没能理解我的话,开始四处找韩雨露的身影,在他发现找不到人的时候,霍子枫已经跑到了我的面前。

    霍子枫用强有力的双手捏住我的双臂问我:“师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韩雨露怎么一瞬间就不见了?她去了哪里?”

    周连山眯着眼睛说:“不仅仅是那个叫韩雨露的姑娘,连艳阳天和那个向导也一起不见了,虽然我无法解释在这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但是一定发生了一些难以理解的事情。”

    我叹了口气说:“有时候你自认为的一瞬间,却是很长的时间,只不过你并没有经历那些,所以只会觉得是一瞬间,一瞬间有可能就是永恒。”说完,我又把他们定格之后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跟他们说了一遍。

    当听到韩雨露带着艳阳天和老九下到了阴阳鱼的下面,还带走了我们所有的炸药。

    胖子等人都愣在原地,我想他们肯定难以置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我也不想跟他们做过多的解释,因为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全都发生了。

    过了很长时间,胖子的嘴唇颤抖了几下,才说:“小哥,照你那么说的话,姑奶奶很有可能真的永远回不来了?”

    我看向阴阳鱼处,说:“我们没有镇压这个大阵的王母大印,而且韩雨露带着炸药说明她已经下定决心了,我想这里在天亮之后一定会有一声巨响,然后整个宫殿就会塌陷。”

    霍子枫也看向阴阳鱼的地方,他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阴沉。

    这就好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我原本以为他会放声大哭,但是他却没有,而是整个人跪在了阴阳鱼上面,很长时间一动也不动。

    虽然我看不到他的脸,但我知道霍子枫肯定在哭,他尽量地压抑着自己内心的东西,但是颤抖的身体已经让人知道,他此刻也许万念俱灰了。

    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凌晨2点左右,也就是说最晚不过3点,我们就要走回头路了,要不然只能在这里再等一个月了。

    身处于这种充满诡异的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只想带着盲天女的骨灰回去,因为一切好像都变得不再那么有意义了。

    胖子也看了下表,叹着气说:“看来这次又他娘的白跑了,还死了这么多的人,早知道会是这样,胖爷就不来了,只是这世上即便有灵丹仙药,也不可能有后悔药啊!”

    我说:“是啊,我也非常后悔,人的命有时候是那么的顽强,可有时候又是那么的脆弱,人一死所有的一切都成了过往云烟。”

    胖子要再转一转,可能是在找到冥器,毕竟来这一趟也不容易,不能真当自己是来旅游的,我还深深地记得,这一趟如果从个人利益来说,我们赚了太多了,毕竟自己的背包现在还有那颗天眼神石。

    在这里边的最后半个小时,我们就像是失去了魂儿的游尸,无聊地游荡着整座冥宫。

    胖子不死心,虽然我们没办法下到阴阳鱼下面,但是他打算去宫殿外面转悠转悠,说不定还能搜刮到三瓜两枣的。

    我没有让胖子去,因为这整座不周山不像传说中仙境的那样,但全都是一些未曾见过的植物,还有那些不知道是什么野兽吼出来的叫声,万一他再有个三长两短,那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胖子肯定是不依,他的想法就是我们是盗墓贼,贼不走空是他的遵旨,最后还是我悄悄告诉了他天眼神石的存在,他才豁然想起来还有这么一茬,这样才算是心满意足地死心了。

    大阵关闭之后,大门已经打开,在我们打算原路返回的时候,霍子枫告诉我们他不走了,他要留在这里,一直等着韩雨露出来。

    我说:“走吧师兄,我看韩雨露的决心是不会再出来了,她本就不属于我们的世界,现在只不过她是回家了而已。”

    霍子枫坚定地摇头说:“我会一直等下去,直到我死在这里为止。”

    胖子就说:“霍子枫,你他娘的傻啊,一会儿姑奶奶引爆炸药和里边那些西王母同归于尽,你在这上面直接就死了,要是万一下面有别的出路,那姑奶奶走出去了,你他娘的就牺牲大了。”

    霍子枫苦笑道:“胖子,你也不用劝我了,这里既然会设计成这样,那说明肯定就没有别的通道了,她死了我独活着也没有意思。”

    我想了想该怎么劝他,想到韩雨露劝我的时候,立马就说:“师兄,你难道就不管官爷了?他还在家里等着你回去,要是他知道你在这里出事了,你让他以后一个人怎么办啊!”

    “大哥?大哥!”霍子枫念叨了两声,然后看向我说:“师弟,大哥以后就交给你和老龙了,我相信你会让他度过一个不错的晚年,那给大哥送终的事情老龙肯定会顶替我的名义去办的,这点你回去告诉老龙,就说我们摆脱你们两个了。”

    胖子说:“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和她一起死,胖爷也爱过,也难受过,但事情过去了就让他过去吧,人家姑奶奶的牺牲是为了让更多人更好地活着,不希望再出现西王母一族统治的时代再度来临,她这可算是大义啊!”

    霍子枫甩了一下遮住眼睛的头发,说:“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大哥那边也没有什么能用的上我的了,我这样也算是一个善终,我想他老人家会明白的。”

    周连山说:“虽然我作为一个外人,而且还和你们不对盘,但是我觉得张文和胖子说的都没错,这西王母一族的阴谋太过巨大,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涉及的范畴,你还是跟我们走吧!”

    霍子枫转身看着阴阳鱼说:“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在这里等着韩雨露,如果你们不能抓紧时间离开,那只能在这里多待一个月,甚至是更长的时间了。”

    我还想说什么,胖子摇了摇头示意没用了,他告诉说霍子枫眼神里边透着一股子坚决,那是十几头牛都拉不回来。

    胖子的老爹最后出去倒斗的时候,他老娘说什么也不让去,但最后还是走了,即便出了事,那一双坚定的眼神也没有改变过。

    对于固执的霍子枫,我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他整个人盘腿坐在阴阳鱼上面,双目一闭就像是个入定的老僧,我们无奈只好收拾好一切往回走。

    在回去的路上,每一处熟悉的地方,都能让我想起之前发生过的点点滴滴。

    黄妙灵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盲天女化作灰烬,韩雨露又下到了阴阳鱼下面,而霍子枫也不打算离开,还有艳阳天、老九等许许多多的人,他们全都留下了。

    来的时候我们还在勾心斗角,互相商量着去对付另外一个或者几个人,但现在只有我们三个人活着往回走。

    那种凄凉的感觉,让人陷入了一种不想说话的沉默当中,感觉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我感觉是毫无意义了!

    不管来的时候每个人抱着什么样的目标,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很多个人的想法,全都死于腹中,轰轰烈烈地来,凄凄凉凉地走,其实人生何尝不都是这样。

    每个人哭着来到这个世界,周围站着一群围着你笑的人,当你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换了一批人围着你哭。

    其实到头来又能得到什么,好像也没有失去什么,光着来光着走,一个轮回一段人生。

    等到我们下了不周山之后,还没有走进雾气的时候,黎明的曙光直射而来,雾气很快变薄再到褪去。

    而我们身后的不周山也开始变得朦朦胧胧,到了最后完全消失在视线当中。

    胖子有些感慨地说:“得,哪里来的回哪里去,也许这就是小哥常挂在嘴边的‘宿命’就是这样的。”顿了顿,他看向周连山说:“那咱们就此别过,以后也许不会有再见的机会了。”

    周连山点了点头,他看了我的背包一眼,说:“回去好生安葬玲她,这孩子也命苦啊!”

    我说:“知道了前辈,那您不回崂山派了?”

    周连山说:“这次的任务失败,我怕是要失去一切的,什么野心也都没有了,就想着回美国找个小镇安度晚年,这或许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胖子瞥了他一眼,说:“为什么不会咱们中国啊?”

    周连山苦笑道:“我也想啊,不过就像你刚说的,一切都是宿命,这也是我的宿命,走错一步就很难回头了。”说完,他看着朝霞开始泪水长流,看的让人心里也挺不舒服,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根本也没什么好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