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 开启
    胖子说:“胖爷听不懂这些,但知道咱们现在遇到了打不开的麻烦,你说那时候每一代的西王母去世都要被送进这里边去,那西王母的族人是怎么打开的?”

    艳阳天重重地叹了口气,说:“这个我想那些仙露联盟的人应该知道,可是她们不可能轻易告诉任何人,看来这次还是卡在这一点儿上。”

    我就问他:“你难道没有试探着去问问那个叫明月的女人?”

    艳阳天看着我说:“我已经从她的手里拿了玉面星旗,对于她而言那是最大的背叛,她又怎么可能告诉我这种关乎于整个西王母族群的事情呢?”

    我无奈就把那些的事情简单告诉了他,对于我来说明月确实可恨,但是对于艳阳天来说那就完全反过来了。

    在我告诉了艳阳天事情之后,他站在原地愣了很久都没有说话,好像整个人都难以相信这是真的。

    过了一会儿,艳阳天再度叹气,问我:“张文,你说她为什么那样做?我真的值得她付出那么多吗?”

    我说:“这是因为她始终爱着你,即便你做出了对不起她的事情,这份爱她都没有改变过,至于值不值得那就只能问她了,我只能说你负了一个爱你的女人。”

    其实,我说这话是给别人听,也是给自己听,在给他讲诉之前发生的事情同时,我也想到了盲天女。

    忽然,一种深深的自责感油然而生,此时此刻我心里非常的难受,我应该是做错了什么,爱错了人,还是别的什么?

    胖子不咸不淡地说:“你们两个他娘的行了,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现在还是想想该怎么把这门搞开,以后再想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行不行?”

    我和艳阳天对视一眼,两个人几乎同一时间露出了苦笑,甚至我都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虽热我们两个性格不同,甚至连思想观念都不一样。

    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可能都犯了同样的错误。

    霍子枫看着两扇门说:“我们是不是该到门上面看看情况?”

    这一提醒,我们都朝着门头看去,只是那门实在太高,站在这里只能看到个大概的情况,甚至可以说非常的模糊,根本看不清到底有什么。

    周连山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霍子枫说:“我们一直都想着能打开门的机括,那一定就在人能够触摸到的地方,要不就是那种关闭了不打算再开启的墓门,只不过,这里设计的时候一定不是不打算再开了,但是又要做的相当隐蔽,那只能是在上面了。”

    顿了顿,他继续说:“我刚才仔细观察过了,这门下半部根本没有什么机括,那么我觉得就是在上面,要不上去看看?”

    胖子便是点头,说:“没错,上去看看,上去看看是个什么情况,万一也用不着炸药呢!”

    霍子枫却摇头道:“炸药肯定是不行,这块青铜板是不可能炸穿的,所以现在只能想办法找到开启的方法,要不然所有的辛苦都白费了。”

    那看起来滑溜溜的门,觉得踩上去很有可能会滑下来,至于上面好像也没有什么能够勾住的东西。

    我感觉霍子枫说的没错,机括是设计在了人很难到达的地方,所以不是说什么人进入这里都能打开的。

    胖子伸手跟我要钩子,他说甩上去碰碰运气,同时也让霍子枫把他的也一并拿出来。

    两个钩子成功的几率就增加了一半,我和霍子枫也掏出钩子来,接着就是一群人盲目地开始钩了起来。

    这时候,我忽然又想到了那颗天眼石,我记得当时在我和黄妙灵想要离开那个宫殿建筑的之时,我差点就死在那些血蛇的口中,但因为天眼石把我带的悬浮了很高,最后还落到了一个岩山的顶部。

    想到这里,我就问满脸着急的艳阳天:“那颗天眼石是不是能帮人悬浮起来?”

    艳阳天一愣,他摇头说:“这个我不清楚,你这样问有什么意义?”

    我坚定地说:“我见过一种石头能你让人悬浮起来,后来天眼石也帮助过我悬浮起来,所以我们大可以不必这样费事,用天眼石试试看,或许还真的能够做到呢!”

    艳阳天想了想,才点头说:“我一直怀疑昆仑八宝当中有一件宝物可以令人飞升而起,只不过一直深表怀疑,不过现在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很有可能。”说着,他就从背包里边掏出了天眼石,交给我说:“我念动咒语,看看能不能行!”

    我把天眼石接到手中,然后里面装进自己的背包里边,然后就站在了门下,听着艳阳天嘴里开始满口听不懂的话。

    忽然,我感受到了一股力量从背包传来,而我整个人就开始双脚离地,朝着门上悬浮而起。

    胖子怪叫:“我去,不会吧?还真他娘的飞起来了?这年头怎么什么事情都会发生啊!”

    霍子枫说:“世间当中的事情,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虽然我师弟悬浮起来的事情很难解释,但一定有某种能够解释出来的东西,只不过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下面的人说话声音越来越小,让自己身体保持了站立的姿势,开始用手电照着上方各处的细节。

    在我不断上升的过程,发现虽然上面有很多的雕刻,但都非常的圆滑,我认为这应该就是怕人勾住凸起从而爬上来。

    到了门顶部之后,我忽然就看到了有一处和整扇门格格不入的地方,那是一块全身镜子那么大的木板镶嵌在石门当中。

    这里经历了上千年前居然还没有腐烂,这种木头我见过,但叫不出它的名字,因为仙露联盟中的那些女人手中就是这种木头。

    胖子叫我:“有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发现呢?”

    我把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他们就让我好好研究一些那块木头,毕竟木头出现在玉门之上太过的突兀,说不定这就是打开门的关键所在。

    在我又仔细观察过后,这才发现木头上面有密集的纹路,便用手去摸,立马就感觉到木头上是有毒的。

    这也幸亏是我来摸,换做其他人估计现在已经挂了。

    突然,我就感觉这块木头上两边的纹路是相反的,自己就顺着不同的方向去摸,更加神奇的是那些纹路正好适合十指摸上去,最后两个大拇指重合不说,整个手掌也合十了。

    在那一刻,一道亮光绽放,同时门内响起了机关运作的声音,下面传来了胖子他们的喝彩声,因为整个大门就完全打开了。

    在我下去的时候,所有人已经打着手电朝里边照望,而且这次艳阳天并没有着急进去,显然任何东西都没有生命重要。

    人如果死了,那一切都没有意义了,以艳阳天这么聪明的人,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发生阴沟里边翻船这般事情。

    我落到了地面,艳阳天并没有伸手和我要天眼石,而我开始考虑是不是要还他。

    毕竟,这颗天眼石是我先发现的,也是我从那巨型石椅上面撬下来的,按照规矩这就是我的,不给他自然也说得过去。

    胖子朝我挤眉弄眼,我知道他是要我把宝石装起来,等一下万一艳阳天又想到什么主意索要,我不给肯定就会出现矛盾,到时候又不知道会是个什么场景。

    毕竟艳阳天这个人浑身透着邪气,他可跟一般人不一样,在我刚把天眼石装进自己的背包里边,韩雨露忽然就走到了我身边,她用那一双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睛注视着我。

    我不知道韩雨露是什么意思,但觉得她肯定想要说些什么。

    这时候,其他人都往门内看,而门中正在溢出一股纯白色的雾气,只能隐约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却无法清晰地去观察。

    我看着韩雨露,她也一直看着我,好像我在等她说话,她反而等我先开口。

    我可是受不了这种被人长时间注视的眼神,看得我浑身都有些发毛,咽了几口唾沫之后,便有些做贼心虚地轻声问韩雨露:“怎么了?有事啊?”

    韩雨露指了夏我的背包说:“我们两个换一下背包。”

    我这就很纳闷了,为什么她要跟我换背包,但是对于韩雨露的话,自己基本没有怀疑,她这样做那肯定有一定的道理。

    毕竟这里也算是韩雨露的地盘,她只要恢复的话就一定比我更加了解,所以没有犹豫就交给了她。

    胖子有些纳闷,他用余光看到这一系列事情之后,便走到了我身边,问:“你干嘛跟姑奶奶换背包?”

    我自然不知道是为什么,所以耸了耸肩说:“我也不知道,是韩雨露要跟我换的。”

    胖子就皱起眉头看着韩雨露,说:“这位姑奶奶,您不会是要拿着这颗天眼石跑吧?”

    韩雨露没有回答胖子疑问,而是转身已经走到了门口,她的背影告诉我们,她正在很仔细地打量里边的情况。

    这把胖子可就着急坏了,刚刚到手的天眼石怎么就能这样送人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