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3章 绿巨门
    胖子不听,继续开玩笑:“那算你丫的默认了?”

    我看了一眼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候,艳阳天说道:“不周山非比寻常,它可能是一块巨大天外仙石,所以上去可能产生幻境,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只要跟着我就会没事。”说着,他开始从背包里边往出掏东西。

    等到艳阳天掏出来的说话,我们发现那是一根的手杖,只有手臂长短,上面的藤蔓扭成一团,好像树根一般,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兽形。

    不过,这说是手杖估计也只有矮人国的人才能使用,艳阳天他就是不说,我想这应该就是昆仑八宝里边的一件。

    张桐山说:“难道我们要拄着这根手杖上期吗?”

    艳阳天说:“扶桑神杖,用一种名叫千年神木制作而成,现在好像叫朱瑾或者作佛桑,在远古一直视为神树。”

    《山海经,海外东经》记载:“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

    它也是世界名花,花色鲜艳,花大形美,品种繁多,四季开花不绝,全世界有3000多个品种。

    我说了自己组队的,胖子就问:“为什么是神树?你不是说它是灌木吗?”

    我想了想说:“远古时代,当时的植被比现在繁茂不知道多少倍,神话中的蓝采和采摘了一朵扶桑花放于篮中,当时的扶桑开的格外艳丽,所以就成了神树这个说法。”

    胖子叹息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根烂木头都能跟着成神,这年头没背景的人连办件事情都难,这就是人生啊!”

    我看着他说:“你他娘的怎么又扯远了,还真闲的蛋疼,赶快多想想上去以后的应对措施吧!”

    此时,艳阳天嘴里念念有词起来,只不过和之前的口诀不一样,不愧是东王公一派的门人,换做普通人光记这些东西就够头大的了,哪里还有心思出来做这样的事情。

    我们眼睁睁地扶桑神杖从艳阳天的手里慢慢落到地上,然后开始向前移动。

    艳阳天坚定地说:“所有人跟在我的后面,要是没有扶桑神杖引路,我们根本不可能找到路,在典籍中记载,此杖就是用不周山上的扶桑木打造而成的。”

    盲天女说:“想不到手杖居然能够自己走路,真是一大奇观。”

    胖子就好奇地问道:“快说说,那其他几件都有什么神奇作用呢?”

    艳阳天说:“不要着急,今天你都会看到的,只是少了了两件,我保证让你见识到昆仑八宝的神奇威力。”

    张桐山问:“可是现在少了两件,那又会怎么样?”

    艳阳天说:“会有些麻烦,不过相信你们也都身怀神秘能力,应该不难解决,到时候只要一起出手就没问题,成功登顶大家各取所需。”

    周连山立马说:“那还等什么,我们赶快上去,时间可不等人,如果这个晚上无法走个来回,那麻烦真就大了。”

    大家相互点头,一行人又艳阳天控制扶桑神杖带队,后面的人跟着前面的人,我们以一字长蛇而往上走。

    在脚踏上不周山的那一刻,我立马感觉到了有些滑,这就好像整个人没有了平衡感,只要一不留神就有摔倒的可能。

    周连山感叹道:“这座山太神奇了,这辈子能到这上面走一遭,即便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值得,我今天才感觉自己没白活。”

    我很同意他说的:“虽然不会真的走上仙人的地方,那也差不了多少,只要生命不受到威胁,其他的付出全值。“”

    胖子轻声对我:“你能不能消停点,胖爷都闭嘴了,这山确实给人一种危机感,我看你过过倒斗的所有知识,那样说不定就能躲避一些不必要的危险。”

    我说了一声知道了,开始回忆自己所掌握风水中的东西,如果说这次之后不再倒斗,那么这或许是我最后一次用上爷爷交给我的东西。

    这座山上长着稀奇古怪的植物,很少我能叫得出名字,但是全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长势非常非常好,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很难解释这条路是怎么形成的。

    走了没有多久,在地面就看到了一些骨头,但已经不成样子了,很难分辨这些究竟是人还是什么动物的骨头。

    不过有一点,大家都感觉到了一股真实存在的杀气,并且可以听到一些怪异的叫声,从声音无法判断是什么动物发出的。

    艳阳天说:“你们都小心点,随时准备出手,我估计再走不了多久,前面就会出现一些拦路的凶残野兽,它们就好像这里的守护者一般,不骗你们,我来过这里。”

    我们都是一愣,艳阳天是何等人物,他手里当时又有昆仑八宝中的5件,连他都如此忌惮,显然上面确实极度的危险,难怪这里的杀气几乎要凝聚成实体,看来这条通往仙界的路真是危险重重啊!

    每个人都把家伙准备好,连韩雨露也将早已经放回去的剑拔了出来,大家都知道即将发生的情况可能远比我们预料的更加恐怖。

    此刻,没有一个人再说话,我感觉自己握枪的双手里早已经满是密集的汗珠,好像都有要从手心滑落的感觉,因为那种气势太令人心悸了。

    走了几百米之后,我忽然有一种晚上打着手电逛植物园的感觉。

    我家也算是小富,我自己又倒斗好几年,对于珍贵的木料也算是颇有研究,可在这不周山上却基本不认识,所以对于那种奇花异草也多看了几眼。

    忽然,艳阳天做了一个停止前进的手势,因为他刚刚说过,再走一段就会有一些拦路凶兽,所以他这样的时候每个人都开始拿着家伙四处打量,而他自己则是朝着前方的某样东西照了上去。

    我的目光跟着那些手看过去,整个人就是怔,在我们的前行的正前方,有一片高耸的绿油油之物。

    只是一眼,我就发现那好像是一堵由植物构成的高大墙体,而且大到好像不着边际,手电光也照不到顶部,仿佛这面墙已然通天彻地。

    墙上除了绿色的藤蔓之外,还有各种颜色花朵,有的还是未来,有的待放,有的却争芳斗艳,真是美不胜收。

    此时此刻,即便这不是仙境,但我敢拍着胸脯保证,这绝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野生植物园,没有之一的那种。

    胖子有些不明觉厉:“我操,不是说有野兽吗?野兽就是一面植物墙啊?”

    艳阳天略带激动地说:“你看错了,这是门。”

    “我了个去,不会吧?”胖子大声惊叹起来,他重新打量艳阳天口中所说的这面门。

    不管我以怎么看也不像门,如果真是那的有门多大啊,而且是门就能被人打开,那么这么大的门难道真有夸父那样的人存在吗?

    艳阳天说:“野兽就被关在门后面,只要开门就会跑出来,我开启的时候是狮子出现,而且每次都不一样,不过刚才的声音说明那种家伙很厉害,数量也不少,而且……”

    我有些担心:“还有什么?”

    艳阳天说:“可能上次我不是从这一门进去的,那是一门全是一些干枯的树藤,没有这么多的绿藤和鲜花,这点我敢确定。”

    周连山忽然想到了什么:“在古籍中记载,昆仑仙境无边无际,但有八个大门,门高通天,内有神兽镇守,看来记载并非全是假的。”

    霍子枫说:“我想没有那么大,可能是时间的原因,如果天亮说不定就能看出这面门的全体模样,甚至都能观察到远处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盲天女说:“我们先不要说这些,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打开这面门吧,进去了才知道它是不是有那么危险的。”说完,她看了我一眼,眼中藏匿着一种说不出的感**彩。

    我不敢看她,生怕真的擦出火花,这都是因为胖子这家伙没事给我说媒,本来已经没有出发前那么尴尬了,现在搞得反而是更加尴尬了。

    艳阳天又开始从他的背包里边往出掏东西,我想这么大的一面人力肯定是撼不动的,也不知道他打算又用昆仑八宝中的哪一件。

    此时,我觉得不杀他是正确的,要是没有他我们根本就到不了这里,在艳阳天把一个羽冠拿了出来,而且很快就戴在了他的头上,这次并没有念什么口诀。

    艳阳天走上前去,把手摁在那已经不能算作门的门上:“所有人在后面掩护我,如果门中突然窜出东西我们要先出手,不要给它们机会。”

    我们都点头答应,接下来就是等,这一等就是十来分钟,不过有一种心跳从未停止过,一直等到一声久远、神秘而巨大的闷响声响起,心更加狂跳,我都怀疑自己得了心脏病。

    那种声音无法用语言更加贴切地形容,我只是感觉整个世界都好像在微微颤抖,我的身子也跟着颤抖,不知道这是兴奋还是害怕,或许两者都有,那种感觉也有些难以言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