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 长生法门
    胖子没有任何举动,他向我保证:“小哥你放心,胖爷就是被弄死,也不会在这个老前辈面前嘚瑟,刚才那一下胖爷差点就报销。”

    我干咳:“你他娘的知道就行,现在我们看看再说,不是迫不得已的情况,我可不想和黄妙灵作对,不管最后伤的是谁,那我肯定是无法承受的,到时候再说吧!”

    此刻,艳阳天淡淡地说:“我们不是说好,现在一切都听我的,你不能出尔反尔吧?”

    “我自然不是那种不信守承诺的人。”

    黄妙灵看着艳阳天,接着对韩雨露说:“好孩子,既然你知道我现在的身份,那一定也记得我们一族的传承,你替艳阳天吧这些人关注,我要去做自己的事情,事情办完了自然会回来找你。”

    韩雨露毫不怀疑:“我知道该怎么做,您放心!”

    “这样最好!”

    黄妙灵露出满意的神色,她看向艳阳天:“我不是说要替你办些事情吗?现如今你只剩下最后一桩心事了,到时候韩雨露会帮你的,你还要做什么?”

    艳阳天毫不客气地说:“很简单的一件事,只要你遵守之前的约定就好。”

    黄妙灵淡淡地说:“我是残魂没错,但也不会让你继续指示下去,你说的事情一定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再想戏弄我,那克不要怪我翻脸。”

    艳阳天很开心地笑道:“这点你不用担心,我说的事情非常的简单,只要找两样属于我的东西,这应该不违反你的初衷吧?”

    黄妙灵点头:“那你说,我的时间很紧,自己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做。”

    艳阳天微微点头:“我要的东西就是昆仑八宝的万花星岩和王母大印,只要找到它们,那么我把你召唤出来的事情就算完成了,到了那时你随便去干什么。”

    黄妙灵开始皱起眉头,长处一口气:“看来你已经拥有六样宝贝了,难道你真的打算集齐后打开那个地方,求得长生不老,对吧?”

    艳阳天继续点头:“你猜的全对,从古至今每个人都在求不死,但破坏了自然规律是要受惩罚的,所以导致现在这个世界的环境变成这样,那早晚会走到世界的尽头的。”

    “你比我活的年龄大,自然比你清楚,但现在还没有一个人成功过,如果我成功了,那我就可以拥有留在人世间,想想都让人兴奋啊!”

    黄妙灵没有理会,只是说:“你跟我说这些没用,是你把我召唤出来,而我遵守约定帮你做了事情,至于你会不会如愿以偿,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我要提醒你,所谓的长生,可是要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啊!”

    艳阳天呵呵笑道:“有些事情你我心知肚明就行了,我自会有办法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只要等我拥有不死的什么,那么征服这个世界又算的了什么呢?毕竟我的生命是无限的。”

    我们一行人眼巴巴地听着他们的对话,想不到这世界真的存在长生之术,那真的违背了大自然的规律,如果这件事情被所有人知道,又会成为多少人的终极梦想呢?

    不过我知道,现如今有太多人都不是自然死亡的,什么意外、疾病等等,再者说如果艳阳天要和整个世界为敌,他能打的过飞机和坦克吗?

    当然,我这也是乱想,或许根本用不着,哪个国家会用一枚导弹只是为了炸死一个人呢?人的生命其实非常脆弱,一颗子弹只要命中要害那就全完了。

    我不知道艳阳天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且我们这些人就有本事弄死他,我估计胖子就想着随时举起抢给这家伙一颗子弹,毕竟他让我们感受到了极度危险。

    胖子这个人我太了解了,他有了刚才的教训,所以才一直憋着不说话,而其他人更是个个老奸巨猾,一直保持观望的神态,但我知道他们心里也已经开始想计划了。

    有一点大家心知肚明,艳阳天现在不动我们,那时因为他还要用我们,现在不论是他什么时代的人,但充其量和我们这些盗墓贼也差不了多少。

    一件王母大印,一件万花星岩,这都是艳阳天极想拿到手的东西。

    倒是有一点,艳阳天要求黄妙灵身上的东西做最后一件事情,那我认为这两件东西在昆仑八宝里边也属于最为珍贵的两样了。

    此时此刻,我最担心的就是韩雨露,这个高手听从现在这个黄妙灵身上的东西,然后让她帮助艳阳天,这会让我们非常不舒服。

    如果发生什么不友好的举动,我不怀疑韩雨露所站的阵营,我们可都是见过他的手段的,那真不是我们这些人能放倒的。

    大家互相看着彼此,都心知肚明现在不是和艳阳天反目的时机,一旦那样最后就是我们自己人打自己人,其实我们只要找不到那两样东西就好了。

    如果找到了,那我们只能随机应变了,在场的没人是白痴,我想他们比我想的都多,而且说不定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计划。

    不过,韩雨露只是身手厉害,并不会什么特异功能,如果她向我们发难,我们即便打不过她,自保应该也没有问题,不过担心还是应该的。

    毕竟,我相信韩雨露会在我们不使用特意功能就已经出手的,毕竟特异功能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使出的,那样韩雨露会在第一时间拗断我们的脖子。

    韩雨露即便不出手,那还有一个实力和狡诈集一身的艳阳天,这个家伙虽然还没有亲自动过手,但是他借助其他力量的手段,厉害程度也不逊色韩雨露。

    我看着黄妙灵单独走开,自己的心里七上八下的,虽然不担心那魂魄会选择轻生,但万一把黄妙灵带到危险境地,到时候她可就是孤立无援了,到时候结局还是一死。

    胖子和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他走到我旁边:“小哥,人家一走你的心也跟着走了,不过这次你放心,胖爷保证她不会出事的。”

    我怔怔地看着胖子:“你为什么会这样说?难道只是因为你胖子,说话的分量也足吗?但这可不是你能保证的原因吧!”

    胖子撇了撇嘴:“我的小哥啊,你他娘的真是听不懂胖爷的话,胖爷其实是想说,人家灵妹妹身上的东西还有事情要去做,所以不会让她的躯体死的,这回懂了吧?”

    我白了他一眼:“这话还用你说,但是小爷就是担心她,万一她变白痴怎么办啊!”

    胖子嘿嘿笑着:“你他娘的哪一次不担心啊?胖爷告诉你,咱们这次就是被人雇佣过来的,倒斗只是顺带手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只能随机应变了。”

    我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些没用,你有本事让韩雨露听你的,要不然她可能随时把我们杀了,我真的不怀疑。”

    胖子非常坚定:“我们主要的敌人还是艳阳天,所以注意力还是放在他身上。”

    “走吧!”韩雨露淡淡的声音响起。

    接下来的路上,我们身心备受煎熬,这可比周连山还有棘手,他即便有些老外的做事手法,但毕竟是中国人,也是中国人教出来的,现在我们就没有像之前那样提防他了。

    此时此刻,我感觉自己好像走进了冰火两重天的世界,最前面的老九打头,韩雨露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在我们屁股后面自然是艳阳天。

    这就和土匪差不多,二当家在前面带人冲锋陷阵,大当家跟在我们后面,只要有人认怂向后退,大当家立马开枪警告,如果不听,下一枪就是脑袋上。

    我个人觉得这个栗子非常适合此情此景,我们是贼,是盗墓贼,基本和土匪的区别没有多少。

    盗墓贼就是以自身利益为重,有些下斗的亲兄弟看到宝贝,那都可能动手杀了对方,我们现在浑身感觉不舒服,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真他娘的恶心。

    胖子想要给艳阳天一枪,我立马劝住了他,现在根本没有机会,万一被对方躲过,那我们可能要面临艳阳天和韩雨露两大高手,到时候可就麻烦打了,现在能做的只有等机会了。

    因为身后是艳阳天,我们也没办法留下标记,所以后面的队伍根本不知道我们行走的路线,当然其中也有人想要这样做,但立马被艳阳天喝止,这个就是周连山,搞他有非常没面子。

    周连山确实是老江湖没错,但是这人外有人,他与艳阳天比起来,那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连一个等级都算不上。

    我能感受到,周连山比胖子还憋屈,之前他能玩转的我们这些后辈,让我们成为他的马前卒,但此时艳阳天的出现,那他自己也成了一颗棋子,即便是将帅也没用,棋子总归是要听下棋者指挥的。

    所以,在接下来的路上,周连山开始和我们套近乎,我们也没人排斥他,因为这种时候多一个朋友就多一份力,而且他是个高手,还是个经验老道的高手。

    因为周连山已经看出来了,站在艳阳天一方最多是锦上添花,怎么也比不上给我们雪中送炭,完全是形势逼着他不得不这样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