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追寻
    胖子说:“我靠,不是吧?一件都够咱们受的了,难道其他四件还有别的用处,这要是昆仑八宝全被他拿到,咱们他娘的估计也很难活着回去了。”

    我叹了口气说:“这也是我最为担心的啊,不过我为什么不说,那是因为即便说了该发生的事情依旧会发生,咱们要做的只有小心驶得万年船。”

    胖子看了一眼四周的沙丘,苦笑道:“这种地方别说是驶船了,就是辆上百万的越野车都估计够呛。”

    盲天女说:“那个艳阳天能够操控血蛇随时从我们的脚下钻出来,这点是我最为担心的,从来没有想过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只能说咱们自己鼠目寸光,没有真正了解这个世界隐藏的一些东西。”

    霍子枫说:“极少发生的事情突然发生了,我们无法理解那也不奇怪,现在大家不都有提防了,我个人并不担心他大白天来袭击,主要是说晚上,那才是他的天堂,我们的地狱啊!”

    胖子摸着脸上往下滴的汗,说:“胖爷现在也好像是在地狱里边,这种破地方昼夜温差那么大,白天是热的要命,一到晚上就冻死个人,以后还是少来为妙。”

    我白了他一眼,说:“那是因为你他娘的还没有摸到冥器,要不然就是阎王殿你也敢去闯个三五次。”

    “哎,这句话小哥你可说对了,胖爷倒斗就是为了冥器,不像某些人不好好做个盗墓贼,反而搞起了什么恋爱,这典型就是不务正业。”胖子排挤我道。

    我正想呛回去的时候,忽然走在前面的老九,说:“出事了。”

    瞬间,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开始朝着我们四周眺望,以为他看到了什么,但是看了一圈根本没有发现黄妙灵和韩雨露的身影,看来并不是她们出事了,这让我暗暗地松了口气。

    可是,在胖子问出了什么事情的之后,老九就指着地上说:“你们都来看,从这里一直两行的鞋印,忽然变成了一行,这不就说明剩下一个人了,也就是出事了吗?”

    我们都连忙走上去看,发现还真的就从这里剩下的一行鞋印。

    很快,我就想到了是不是韩雨露发生了什么,故意踏着黄妙灵的鞋印走,从而把后者的鞋印覆盖住了,所以就剩下一行鞋印了。

    看了一会儿,我就知道这不可能,因为即便韩雨露要那样故意去走,那鞋印也会多少留下重叠的迹象。

    毕竟每个人的脚大小不同,本身的体重又不一样,那么鞋印就会出现一深一浅的重叠模样,只有仔细去看还是能够发现的。

    霍子枫说:“会不会是韩雨露在这里发现了什么,朝着其他方向去了?”

    老九说:“不是,现在没有什么风,沙子即便会自然流动,也不可能完全把一个人的鞋印覆盖住,这个人更像是……”

    “更像是什么?”我急忙问道。

    老九抓着头上不多的头发说:“好像是从这里凭空消失了。”

    胖子笑道:“你他娘的就扯吧,你怎么不说有个人在这里飞升了,胖爷看这个更加的靠谱一点。”

    我已经开始琢磨老九的话,他说的没错啊,人只要走过肯定就会留下鞋印,现在忽然没了就有些像是凭空消失了。

    那么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这样的事情,只有这个人飞上了天,或者是遁入了地。

    想着,我就抬头看向天空,发现万里无云,只有一轮火红的大太阳刺眼睛,让我不由地打了几个喷嚏。

    同时我也确定上面并没有直升机什么的,那么人就不可能真的摆脱万有引力而飞上去。

    那么,现在只剩下了地下,遍地都是沐浴在阳光下的金黄沙子,如果说天上没有,那么就是遁地了。

    以前我自然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见过了艳阳天骑着那种血蛇能够在地下而行,我就觉得这可能又是那家伙搞的鬼。

    胖子也想到了这里,他问我:“小哥,你说难道又是那个家伙?”

    我叹了口气说:“我想应该是,只不过还有一道鞋印往前走着,那说明前面的肯定是黄妙灵,要是韩雨露发生前面没有了鞋印,她肯定会停下了观察的。”

    霍子枫眯着眼睛,说:“我有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好像又要出事了。”

    盲天女说:“不是又要出了,而且已经出了,我觉得可能小哥之前说的是对的,这又是艳阳天的一个圈套,而且还是一举两得,他不但拿到了天眼石,还掳走了韩雨露……”

    我一听到这个,心里就更加纳闷了,韩雨露那是何许人也,怎么可能一点儿打斗痕迹都没有就被掳走了。

    这显然不科学,即便那个艳阳天再怎么厉害,可他面对韩雨露应该讨不到好果子吃才对。

    霍子枫就开始担心韩雨露了,他说:“既然这里没有打斗痕迹,我想只有一个可能了,我们必须要马上把黄妙灵叫回来,然后一起去把韩雨露救出来。”

    “等,等等。”

    胖子就问霍子枫:“你说的一个可能是什么?”

    霍子枫神色凝重地说:“是韩雨露自己跟着艳阳天走的,所以才会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但是之前我们也见韩雨露和那家伙动过手,不应该会跟他走的。”

    我心里非常的忐忑,那个艳阳天之前对我想要借刀杀人,那么对于韩雨露肯定也会加以利用,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变成韩雨露回来。

    要真是那样,我们就抓住他这个故技重施的机会打死他。

    周连山说:“我想,事情远比我们看的要复杂,那个女孩儿的身手我见过,绝对不可能让艳阳天这么轻易带走,以我之见可能是利用了昆仑八宝的某一件宝物吧!”

    我觉得周连山说这话有着一定的道理,如果昆仑八宝各有用处。

    那么光一个玉星旗就能操控那么多的血蛇,其他的能力也不见得有多差,想必也是有着其神奇独到之处,而韩雨露怎么说都是一个人,人力显然无法和那种能力抗衡。

    胖子就对周连山说:“照您这么说,我们家姑奶奶就是跟人家白白跑了?”

    周连山笑道:“我并不是那个意思,倒是觉得这所谓的昆仑八宝,其中不乏有勾魂夺魄的东西,勾走的也许不是她的人,而是她的魂。”

    盲天女说:“师叔,您的意思是说,韩雨露可能中了‘引魂术’是吗?”

    周连山不点头也不摇头,他说:“是不是引魂术很难说,但应该是类似的秘术,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其中各门各派有着很多不传之秘,我们没见到并不代表没有,我想应该是这样吧!”

    我说:“现在还无法确定真相是不是这样,先去把黄妙灵找回来,然后再作商议。”

    胖子看着我就说:“小哥,这次不是胖爷不向着你说话,咱家姑奶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你现在还想着你们家黄妙灵呢?”

    其他人也投来了异样的眼光,我踢了胖子一脚骂道:“你他娘的一天天就会和稀泥,小爷这不是想着先救了一个算一个,现在黄妙灵就在我们前面,找到她说不定还能知道一些关于韩雨露失踪的线索呢!”

    张桐山说:“小哥说得对,我们可不能再起内讧了,这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我想你们也明白这个道理,有时候低个头不算什么的。”

    老九也说:“没错,我们也不能一味地否决小哥,毕竟现在要从全方面考虑事情,各位你们说呢?”

    胖子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胖爷不就说一句,你们一个个还没完没了。”

    我看向他们正打算问谁去叫回黄妙灵,这时候霍子枫就说:“我师弟受了伤,你们其他人去也不怎么合适,还是我去吧!”

    盲天女说:“原本我和她是女人,我去最为合适,可是我看得出黄妙灵现在对我的成见很大,我去了反而会弄巧成拙,那还不如不去呢!”

    胖子笑道:“这可就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了,本来人家小哥追求灵妹妹好好的,谁能想到半路杀出你这么一个程咬金来,换做谁也承受不了,这当然还是因为你他娘的下手太快了。”

    盲天女叉着腰说:“死胖子,你怎么说话呢?爱情这东西明明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一个巴掌怎么能够拍得响。”

    “再说,我也没有在他们两个人热恋的时候插足啊,你要是敢诋毁姑奶奶的名声,保证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胖子往后退了几步,说:“胖爷以后不说了还不行吗?这年头说点实话也被人家这样威胁,真是世风日下啊!”

    在他们两个斗嘴的时候,霍子枫已经顺着脚印向前飞奔而去,我觉得这样肯定能过追上黄妙灵的。

    而胖子扶着我,我们一行人也继续顺着后面跟了上去,这主要还是我的身体太耽误事儿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现在还能活着回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差不多在十分钟之后,我们远远就看到两个人影朝我们这边走来,我心说还是我这个师兄靠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