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 宝石丢失
    众人不再说话,过了一会儿黄妙灵看着我和盲天女说:“其实也没什么,我早已经离开了小哥的世界,总不能让他一直单着,现在我还要祝你们幸福呢!”说着,她就笑了起来。

    黄妙灵的笑,实在是太假了,她一般情况不会这样笑的。

    我想要做出解释,可是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脸发烫,最后就像是一只遇到危险的鸵鸟,把头往下一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盲天女却为我辩解道:“妙灵,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和小哥可是清清白白的,你这样说就伤了他的心了。”

    黄妙灵说:“好了,都说了是我自己已经离开了小哥的世界,所以他和别人怎么样跟我没有一点儿关系,这是我发自内心的祝福。”

    “黄妙灵,我……”

    我想要说什么,可还是什么都说不出口,反正现在木已成舟,生米煮成稀饭了,况且我也不想对黄妙灵撒谎。

    胖子知道自己闯了祸,就开始打圆场说:“灵妹妹,其实胖爷也就是信口胡咧咧,你可千万不要听啊,你知道小哥有多么在意你吗?”

    黄妙灵说:“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过去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再提了,那样伤了小哥,也同样伤了我,我和小哥之间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霍子枫说:“师弟,大丈夫要敢作敢当,做了就是做了,这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如果换做我是黄妙灵的话,那我会是什么感受,估计自己奔溃都是有可能的。

    此刻,黄妙灵能表现出这样,不知道是她的忍耐力强,还是她真的不在乎。

    不过,我想人其实都是自私的,即便这件东西自己不喜欢了,但是看到别人拿走,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排斥的,我想黄妙灵此刻或多或少也不好过。

    这时候,黄妙灵说:“小哥,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我一看她开始转移话题,自己也不能继续追着不放,自己又不傻,连忙说道:“应该是没什么大事了,就是伤口还隐隐作痛,这应该没事吧?”

    黄妙灵说:“应该是没事的,毕竟你的伤口里边还残留毒素,这也幸好是因为你自身对于毒有非常强的免疫力,要不然就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

    我感叹道:“那真是谢天谢地了,我还以为自己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黄妙灵白了我一眼说:“后遗症肯定是有的,你的伤口不断地开裂,并且导致身体大量的鲜血流出,我估计你以后可能会有贫血。”

    啊?

    我一些吃惊,心说不会这么点背吧,以前也不是没有流过血,这要是搞出个贫血来,倒斗倒的好好地晕倒,那玩笑可就开大发了。

    胖子讥笑道:“小哥,你他娘的傻啊,不知道医生的话不能全听吗?”

    我无奈苦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默不作声,又一次作鸵鸟心态,甚至都有一些老龟的感觉,直接往壳里一缩什么也不管了。

    众人又是一阵无言,这时候周连山说:“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不管干什么都是搞情情爱爱的,以前我们倒斗里边也有男有女,但从来不发生情愫,这是会误了大事的。”

    胖子就说:“这您就不懂了,一个年代一个样子,要是放在古代男人和女人都不说话呢,所以要与时俱进才行,您的思想太老唠。”

    我们呵呵一笑,我想到了天眼石,立马就问黄妙灵:“天眼石还在你身上吧?”

    黄妙灵看了看自己的背包说:“在,怎么了?”

    我说:“拿出来我看看,不看我始终不放心,那个艳阳天确实太过阴险狡诈,一不留神就会中了他的道。”

    黄妙灵立马打开背包,在里边开始翻找,越找她的眉头皱的越紧,而我们也都预感到这并不是好兆头。

    胖子就捅破了这层窗户纸问:“怎么了灵妹妹?东西不在吗?”

    此刻,黄妙灵的脸色已经大变,她说:“真的不在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的。”

    一下子我们都面面相觑,我说:“你再好好找找。”

    黄妙灵说:“已经全都找了,再说那天眼石那么大,又不是一粒沙子,我怎么可能找不到,看来我把东西丢了。”

    胖子说:“不要开这种玩笑,我们一路上都是一起追击,怎么可能丢了呢?”

    黄妙灵想了很久,忽然“哎呀”一声,说:“不好,我的背包被人换了。”

    我们一时间都怔住了,很难现象背着背上的背包会被换掉,这对于我们除了休息之外,背包不离身的盗墓贼来说,那真是非常难以置信。

    毕竟,对于盗墓贼来说背包就是我们的第二条生命,在这种环境之下不可能会放弃的。

    当然,凡事都有类外,就比如我曾经跟随艳阳天进去救援胖子他们的时候,那时候我就没有来得及回去拿背包。

    虽然走了一段很快又想了起来,但因为情况的特殊,也就没能回去拿背包。

    胖子就疑惑地说:“这他娘的怎么可能啊?灵妹妹,胖爷可是一路跟在你的身后的,看到你的背包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你的背,你现在这样说让人很难相信啊!”

    “不信你来找一找。”黄妙灵把背包往地上一甩,一脸的阴霾之色。

    胖子嘴上说不用找了,我们都相信你,但就是觉得这件事情不可思议云云之类的话,但还是捡起来翻找了几下。

    叹了口气,胖子然无奈地说:“你看,胖爷就说灵妹妹没有骗人的吧,只是这背包什么时候就被人调包了呢?”

    黄妙灵咬着银牙说:“难道你没注意到,原本我背上有两个背包的吗?”

    胖子想了想说:“还别说,这个胖爷可真注意到了,当时还想问你干什么背两个背包,事情一过去就他娘的忘了。”

    黄妙灵看向我说:“其实有一个是小哥的,我们都知道背包在这个地方的重要性,所以我就在追击艳阳天那家伙的时候,把小哥的背包也背了起来。”

    “只是,在路上发生了一点儿意外,那时候我就把小哥的背包丢了出去,然后又捡了起来,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

    霍子枫说:“也就说,其实你丢出去的并不是我师弟的背包,而是你本人的对吗?”

    黄妙灵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应该是这样的。”

    盲天女就问:“那你为什么不把背包再捡起来,毕竟你已经背上了,总不能丢出去就不管了,那样你岂不是不但没有保护好小哥的背包,反而是真正把他的背包丢了。”

    黄妙灵解释道:“事情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的,当时是艳阳天先朝我丢来他的背包,用来阻止我追击他,我也就甩出小哥的背包去抵挡,估计是那时候情况一乱,我拿成了艳阳天的背包,而艳阳天拿走了我的。”

    “等,等等!”

    胖子继续不解地说道:“照你这么说,你回来应该带回两个背包才对,怎么现在就剩下一个背包了呢?”

    黄妙灵说:“那是因为后来我往自己的背包里边摸发丘印,想要秘术截住他,可发现里边根本就没有,以为那是小哥的背包,所以就先找个地方埋起来了,不信我带你们回去找找。”

    我们面面相觑,虽然黄妙灵绕了这么大一圈子,但是我觉得她的话里边有很大的漏洞,连我都这样想了,更不要说其他人。

    现在每个人继续用怀疑地眼神看着黄妙灵,觉得她肯定是在搞鬼。

    霍子枫说:“妙灵,不管咱们盗墓势力如何争夺,但遇到其他阵营参与进来,我们应该还学习上一辈那样,一起抵御外敌……”

    盲天女接着说:“没错啊,别管怎么样,说到底咱们还都是自己人,可不能因为一己之私的贪欲而造成什么有伤害四派本质的事情,那样不说是我们,就连你师傅也不会愿意的。”

    胖子更加直白地说:“既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那么灵妹妹,你说实话天眼石是不是你藏起来了?要真是,我们也就不用担心了,到时候把胖爷的一份儿给胖爷就成了。”

    黄妙灵的脸色非常的难堪,以至于她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几次都是张开嘴又闭上,典型的欲言又止。

    我忙打圆场说道:“够了你们,不管怎么说那天眼石都是小爷摸到的,小爷愿意分给你们是情义,不分给你们是本分,愿意送谁就送谁,你们管得着吗?”

    这话一出,黄妙灵不但没有领情,反倒是质问我:“小哥,想不到居然连你也不相信我。”

    “相信,他怎么可能不相信呢!”

    胖子就阴阳怪气地说道:“你就算是告诉他屎能吃,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吃,谁让他他娘的那么爱你呢!”

    黄妙灵无奈苦笑,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分道扬镳吧,要不然再出点什么事情,你们还会怀疑我,而我最讨厌被人怀疑。”

    胖子就小声嘀咕道:“怀疑?这事还用怀疑吗?傻子都能想明白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