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4章 水源问题
    这里全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风沙日,我们这次来的时候特别就注意了这个,最近一段时间并不会再也大沙暴,也不是特别的热,所以人才敢深入其内的深处。

    根据数据表明,这里即便是最矮的沙丘,每年也可以移动约20米,而近千年以来,整个塔克拉玛干沙漠向南移动将近100公里。

    又走了两个多小时,我开始觉得所谓的不周山,那可能就是我们自己的遐想。

    因为整个沙漠中并没有特别高的石头山,要是有我们早应该看到了,或者说那些来这里探险的人员更要比我们早发现,说不定现在已经成了旅游景点了。

    冬季的日头虽然并不怎么猛烈,甚至照在身上还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所以我们已经把外套脱掉,系在了腰上。

    可是时间一长,加上身体不断运动而疲惫,所以汗珠子就“吧嗒吧嗒”往地上掉,看得我都有些心疼,那可都是身体里边的水分啊!

    我打开自己的水壶,看着自己所剩下的水,也只能痛快地喝一顿了。

    这就是说我们不能再继续想着找不周山的影子,沙漠中一旦没了水,那就等于没了性命。

    本来我想一次喝个够,可是胖子的水壶已经“叮叮当当”地乱响起来,显然这家伙比我更加费水,现在已经没了,而且很快就听到他让带队的七哥找水源的对话。

    我喝了一半,把剩下的另一半给了他,胖子一个底朝天就把里边的水喝光了,而且很明显没有喝好。

    胖子用舌头将嘴唇的水一抿,说:“七哥啊,胖爷跟你说的你丫的听到了吗?”

    七哥在我们当中的年纪算是最大的,所以即便他有过不少沙漠行走的经历,此刻也闲的气喘吁吁。

    老话不是说“老壮怕拳少”,看来他已经上了年纪,比起上次我们去漠南给带队的年轻向导差很多,当然这也是因为没有骆驼的关系。

    “小胖哥,这附近你看看有一颗植物吗?”

    七哥无奈地说:“再走走吧,估计再走个10多公里,差不多就能找到水源了,大家尽量少说话节省体力的消耗,尤其是你小胖哥啊!”

    胖子还想说什么,但是大概想到了七哥的忠告,觉得很有道理,他就是因为说话太多,所以饮用水也就喝的最快。

    当然,这还是由于胖子的水壶比我们大一号,要不然现在早就趴在地上不肯走了。

    10公里。

    对于我们这些土夫子并不算神秘,当然说的是在寻常的地域当中,而这沙漠中即便是我们也是苦苦支撑,只不过人的求生本能让任何人没有放弃希望,我们跟着七哥的步伐继续前进着。

    一路无话,因为谁也不想浪费口水去聊天,想着不管能不能找到不周山,先找到水源再说,要不然一会就该渴的看到海市蜃楼了。

    海市蜃楼,在白天的沙漠中经常出现这种景观,尤其是在人被自己的生理需要而影响大脑的时候,更加容易看到。

    此刻的塔克拉玛干赤日烈烈,黄沙反射着阳光刺眼,沙面的温度已经达到了20多度,再次心里感叹这是冬天,要是夏季的时候,沙面温度有时可以高达70到80度,那放颗生鸡蛋,肯定没一会儿就能吃熟食了。

    因为蒸发的原因,使得四周的沙丘飘忽不定,就好像这里的空气是可见一般。

    到了这个时候,七哥就出声提醒我们说:“大家尽量不要忘远处看,那样会很容易出现幻觉,到时候精神就会更加的疲惫。”

    胖子忍不住问道:“还没有发现有水源的迹象吗?”

    七哥本来是不打算再说话的,但是胖子问了,他只好回答说:“快了,快了,你再忍耐一下吧!”

    胖子没好气地骂道:“你他娘的一路都说快了,要是再找不到水源,胖爷是看你快了。”

    我就开口说:“死胖子,你能不能安分点?现在你就算再催七哥,他一下子也给你变不出个绿洲来,你还是留点力气自己往到走吧!”

    没想到我的话刚一说完,七哥就苦笑着说:“小哥啊,这塔克拉玛干不能说是没绿洲,但是整个30多万平方公里不超过十个,你说我们能遇到的几率有多大?”

    我不由地苦笑起来,在平均3万多平方公里的沙漠中找一个绿洲,那无意是痴人说梦,也不知道七哥说的水源究竟要怎么着。

    难不成这里还有一条河流?

    那更是不可能的,这种流动性的沙漠,一场风就能把一大片区域的地貌改变,即便以前有那也是好几千年的事情了。

    胖子就问:“那你说的水源是什么?难道是在让我们他娘的望梅止渴不成?”

    一听到胖子说这个“梅”字,我立马就想到了话梅一类的食物,嘴里就开始有些发酸,好像还真的能够解点渴。

    但是,这也只是暂时性的,一旦再有几里找不到水源,我估计自己应该就要倒下了。

    又走了半个多小时,我们已经走的连思维都麻木了,只是机械性地迈着双腿。

    那种口渴的感觉袭遍了全身,然而十二个人却静悄悄的,只有踩在沙子上面的声音和喘气声。

    忽然,七哥一指前面说:“有了,有了。”

    我们纳闷什么有了,便抬起了头,这种举动不知道已经有过多少次,但是这次抬头还真的发现了不同的东西。

    那是三棵胡杨林,其中一棵虽然枝叶稀疏但很高大,其他两棵只有一人高,远远望去像是一位母亲带着她的两个孩子屹立在沙漠之中。

    在这三棵树后面,那就是一个50米高的沙丘,而树就生长在它的侧面,丝毫没有因为这座沙丘而遮蔽了阳光,这一刻我终于我们要寻找的水源是什么样了。

    沙漠之中,但凡生长植物的地方,下面一定有水源,要不然很难长成如此模样的树木。

    而且当我们走的越近,就发现除了这三棵树之外,周边还生长着一些针叶类的小灌木,看起来是那么的亲切。

    等到我们走到了三棵树的阴凉处,顿时身上的暑意全消,甚至还因为四周出来的风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这让人不由地浑身一怔,我都有一种想要死在这树荫之下的冲动,显然那已经是疲惫到了极点。

    休息了大概有10分钟的时间,我们便从腰间拿下工兵铲,又从背包里边取出螺纹钢管接上。

    不过,我们并没有着急开始挖,而是用盗墓里边探穴的方式,先把铲头一下下地敲下去,检测下面含水量的高低。

    掉了差不多有3米之后,感觉下面有些坚硬,而且沙子的手感也不同了,胖子就忙拔出了工兵铲。

    一看到铲头湿漉漉的,七哥便兴奋地说道:“这次可是老天保佑,想不到这下面的水量还不小呢,等一下我们可以好好地喝上一顿了。”

    一听这话,我们每个人都悄悄地吞了几口唾沫,却发现嗓子早已经干的冒烟。

    一咽唾沫嗓子居然有一种刺痛感,看来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渴,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不过,下面就是水源,我们也就顾不得管自己的身体怎么样,开始挽起袖子挖沙子。

    因为沙子的流动性实在太大了,所以还有做加固保护,那可不比打个十几米深的盗洞简单多少。

    即便我们轮番上阵,那汗都是一出一身,我估计在这里绕这么一圈,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北京夏天那种酷热。

    北京最热的时候跟这里比起来,那真是小儿科,最主要的还是他娘的没水啊!

    挖了3米之后,下面就是湿漉漉一片,沙子也因为浸水的原因变成了黑色。

    我们更加看到了希望,所以每个人就特别地卖力,但又挖了1米左右,七哥就不让我们挖了。

    胖子一头汗一头水地问:“为什么不让挖?”

    七哥说:“虽然这一片的地下河距离地表近一些,但我们根本不可能挖到的,这也是因为各位都是挖坑倒斗的高人,挖了4米这四周的沙子都没有塌下去,换做一般的探险队,早就塌的什么都不像了。”

    “你少他娘的拍马屁,胖子现在没心情听这个,你不是说有水喝吗?”

    胖子看着湿哒哒地沙坑下面问:“水呢?”

    七哥也不搭话,从背包里边掏出了一块塑料布,展开是个40多公分的正方形,他用工兵铲铲了好多下泥沙,然后放在了塑料布上面包起来,便将其放在了烈日之下。

    瞬间,我们都明白了,这也算是沙漠寻求水源的一个妙招。

    阳光把湿漉漉的泥沙一晒,立马就会蒸发成水蒸气,全部吸附在塑料布上,而里边的泥沙就变成了干的,这样周而复始,确实可以收集到一些饮用水。

    我们立马也学着七哥的方法去做,毕竟每个人的背包都有一个防水夹层,把里边的防水层取出来就是塑料布。

    在这样的做法之下,我们收集了整整2个小时,一边喝一边晒,仿佛怎么都晒不够似的。

    不过,2个小时之后,我们还是收集的心满意足了,水壶里边也储存了小半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