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2章 恶魔称号
    我们先支起两个帐篷,把伤员全都抬了进去,要不然一会儿冻都能冻死。

    其中黄妙灵、霍子枫、盲天女以及周连山全部陷入昏迷当中,所以也在其列当中。

    我和胖子等人又负责点起了篝火,等到我们坐下休息的时候,那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

    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人人都非常的疲惫,凝重的血腥味随着寒冷而飘荡,让人不由地精神一怔。

    胖子和我一人一支烟,他抽了几口才说:“他娘的,让那个狗日的跑了,真是晦气,看样子他娘的还会来找我们的麻烦。”

    我说:“那能有什么办法,这个家伙已经超越了人的能力,即便不是神,也算是个大魔头了。”

    胖子就纳闷地问我:“小哥,胖爷问你啊,这个家伙是你带进去的,你丫的到底和他是什么关系啊?”

    我被问的非常郁闷,说:“小爷跟他毛的关系都没有,而且也不是我把他带进去的,是他把我带进去的,当时即便我不进去,他也会进去。”

    胖子问:“为什么?”

    我说:“当时,我答应过他,只要他能把你们带出来,我就会放弃这次倒斗,后来我实在是不放心,所以也就跟着进去了。”

    胖子就皱起了眉头,他想了一会儿,说:“不对啊,他要是和你没关系,那凭什么让你回去,谁都知道这一趟凶险异常,他这可是在变向的保护你的小命啊!”

    我摆了摆手说:“你别扯淡了,这要是让别人知道,还以为小爷和那家伙同流合污呢,到时候又会麻烦,也许那只不过是他进去的托词罢了。”

    胖子叹了口气说:“也是。”

    我不知道他这个“也是”指的是这件事情不能让外人知道,或者说这就是那个艳阳天的托词。

    想了想,我就说:“关于这个艳阳天的家伙,我们应该去问问那些雨仙联盟的人,她们对这个人那么了解,说不定还能问出点什么呢!”

    听我这么一说,胖子就不由地朝着那边看了看,此刻不到二十个雨仙联盟的女人都坐在一处篝火堆旁边,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总之就是叽叽喳喳的。

    本来一群女人聚在一起就是这个样子,那怕是她们这么厉害的女人也变不了这种模样。

    “我看行。”

    胖子笑嘿嘿地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土,差点没把我呛,在我的大骂声中,他更笑的欢了,同时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那些雨仙联盟的女人,看到胖子和我一前一后走了过来,她们的声音由高变低。

    等到我们两个到了她们身边,她们就完全不说话了,一个个注视着我们,好像是在等我们两个说话。

    胖子不认生地一屁股坐下,他笑着说道:“各位姐姐、妹妹,不介意胖爷坐一会儿吧?”

    我心说你他娘的都坐下了,还说这个屁话有什么用,无奈摇头也就跟着坐了下去。

    这时候,这些女人的带头者明月问我们:“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胖子笑道:“胖爷没事,我家小哥有。”

    明月等人就看向了我,突然被这么多女人盯着,我还真的非常不习惯,脸不由地红了起来,但是人家都在等着我说话。

    我干咳了几声,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之前听到你们好像知道那个艳阳天的来历,能不能仔细说说啊?”

    一个女人就说:“这是我们的秘密,怎么能轻易告诉你们这些外来人,你们这些盗墓贼,一天就想着盗取亡者的陵墓,早晚有一天不得好死。”

    胖子立马就说:“大妹子,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们是盗墓贼没错,但又不刨你家祖坟,用得着这么损我们吗?”

    “哼,你个色眯眯的死胖子,我看你这次非死在这沙漠不可。”女人继续不善地诅咒道。

    胖子本来还想说些俏皮话,可没想到上来就是这么一顿没头没脑的数落,他就有些生气。

    看样子是想要呛对方,我连忙给他打眼色,毕竟那个艳阳天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而我们也不会现在离开,多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事情,或许以后对我们有帮助。

    想着想着,我忽然想到了明月和艳阳天的对话,他们两个以前至少也是一对情侣,至少明月是这样认为的。

    只不过艳阳天却暗藏祸心,其实就是为了所谓的昆仑八宝的一件物品。

    而现在,明月一句话不说,显然我们打听艳阳天的事情,可能接触到她藏在很深心底的一些东西,也难怪人家会对胖子恶言相向,看来一切是事出有因。

    想到了这里,我立马把语气变得更加柔和,说:“各位,我们其实并不是想打听什么事情,主要是想了解一些艳阳天这个人。”

    “我个人认为接下来他还会继续动手,这个人远远超乎我的意料,甚至他都好像一个恶魔似的。”

    “没错,他就是一个恶魔。”

    忽然,明月开了口,她满目都是仇恨,银牙紧咬着一字一顿地说道:“既然你们想要对付他,那我们可以暂时合作,我也可以告诉你们关于这个恶魔的所有事情。”

    我立马借坡下驴说:“我们现在有着同样的敌人,那自然是应该合作,不管你们之前发生了什么,可有句话不是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我们确实想要了解这个人。”

    明月缓缓站了起来,她对我和胖子说:“那你们跟我来,咱们借一步说话。”

    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既然事情已经有门,巴不得她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们。

    人不怕有敌人,就怕有你完全不了解的敌人,而人都有软肋,只怕你找不到他的软肋所在之处,毕竟艳阳天再厉害他还是个人,而不是神。

    我们三个人走到了之前我和胖子所在的那堆篝火处,再度坐了下来,这才听到明月徐徐道来。

    艳阳天,在20岁左右的时候,已经是东王公传人中最为出色的一个,甚至可以说他就是下一代的东王公。

    当时他真是年少得志,而艳阳天又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阴谋家,他在偶然知道了昆仑八宝的一个传说,便打上了这八件奇宝异宝的注意。

    胖子就好奇地问道:“这昆仑八宝究竟都是他娘的什么啊?”

    明月说:“我想在我们的对话当中,你们也听到了四件,分别是天眼石、万花星、王母印以及他手持的那面玉星旗,这些都是我们西王母一脉掌管的四件珍宝,而东王公一脉的四件是王公冠、扶桑杖、九龙宝珠和苍穹石。”

    顿了顿,明月继续说:“现在除了天眼石、万华星和王母印三件没有落入他的手中,其他五件他早已经得手。”

    胖子就说:“人家身为东王公的传人,那四件肯定很轻易就能搞得手,老话不是常说家贼难防嘛,至于那件玉星旗……”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踢了他一脚,这家伙是不是傻啊,不是说明月送了一件,还有必要提出来吗?

    明月眼圈就是一红,她说:“没错,玉星旗就是我送给他的,当时也怪我年少无知,上了这个恶魔的当,所以剩下的三件绝对不能到他的手中,而且还要把他手里的五件全都夺回来。”

    胖子就说:“哎,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这么说都是东王公的传人,另外那四件那是人家的,有你们什么事啊?”

    明月说:“东王公后继无人,我们有义务帮现任的老东王公夺回珍宝。”

    我一愣,问道:“怎么会后继无人呢?”

    明月咬着牙说:“虽说我们西王母一脉和东王公一脉不对付,但是这个恶魔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他居然把族人全部杀死,而老东王公也落个终生残疾,所以我们才四处追杀他。”

    重重地叹了口气,明月说:“这是我们的灾难,如果不加以遏制,他可能成为更多人的灾难,我们西王母一脉守卫着华夏西北部,绝对不能看着他为所欲为。”

    我说:“请您继续说艳阳天这个人,我们需要更加彻底地了解他。”

    明月过了好一会儿才将怒气压制下去,她说:“这个恶魔,他身上有人类所有的恶习,他傲慢、虚伪、下流、贪得无厌、穷凶极恶、诡计多端……”

    “等等,你先等等……”

    胖子掰着指头已经算不过来这些东西,他说:“胖爷怎么感觉你是在说我啊,这些缺点胖爷也有啊!”

    我忍不住地苦笑摇头,胖子这个人虽然陋习很多,但是他并没有表现的那么严重,毕竟是人都会有这些东西。

    只不过,大多数人在大是大非能有正确的做法和态度最为重要,很显然艳阳天并不存在。

    我不可能不怀疑明月是对艳阳天痛恨到了极点,所以才会有如此多的微词。

    其实深着爱一个人最后没有得到,就会转化成为恨,而恨一个人到了极点,其实说到底还是爱,这种事情谁又能给规定一个程度,只能说爱的越深恨的就越刻骨铭心。

    世人常说“人无完人,碧无完碧”,即便这个人做的再好,也一定有瑕疵,所以一个人坏也不会坏到这么极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