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昆仑八宝
    同时,我也发现胖子他们,其中该在的人都在,有一种像是盗墓门派开大会的模样。

    我看到连平时一股阴谋味道的周连山,此刻也显得有些紧张,好像这些女人会吃人一样。

    因为我们两个人的到来,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移到了我们的身上,胖子便是大叫道:“我操,小哥你丫的怎么了?难道还嫌不够乱?”

    下一秒,又发现了我身边的男人,胖子差异地问道:“这个人是谁啊?咱们的援兵吗?”

    我看到韩雨露也看了这个男人一眼,接着她居然有一种松了口气的动作,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整个人保持着时刻的警惕,很明显是在提防面前的那些白衣女人。

    霍子枫也有些纳闷地看着我身边的男人,因为我所认识的人他都认识,可是眼前这个男人他是第一次见。

    而且见我跟着这个男人来,说明我和这个男人还有几分交情,所以霍子枫才有些疑惑。

    正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胖子的问题,毕竟自己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可这时候对面的那些白衣女人当中,有一个站在中间的女人,往前走了三步。

    我站到了胖子身边,看到他这家伙居然受伤了,这跟我想象完全是两码事。

    胖子的胳膊上缠着已经被血污渗透的纱布,脸上也有淤青,再看其他人也都有伤,而伤势最重的是队医艾维克,他已经躺在队伍中间,明显出气多进气少了。

    再看,对面那些白衣女人,她们也都鼻青脸肿,只不过她们并没有受到流血的伤,有的只是倒在身后的两具尸体。

    由此不难看得出双方经历了一场混战,可为什么我在宫殿里边没有看到一丝血迹,不过很快就想明白了,双方应该是在这里进行了激烈的打斗。

    我借助月光看了看沙地,发现果然有不少的血迹,但已经凝固了,显然双方已经在这里僵持了一段时间。

    当我问胖子他们打了多久的时候,胖子回答让我差点摔倒在地,居然有足足十多个小时。

    起初胖子他们完全处于劣势,我们七雄的那个门人还被直接弄死了,但是在霍子枫他们加入之后,双方打了一个差不多的势均力敌。

    我不知道明白什么叫差不对的势均力敌?

    胖子就告诉我,总体来说对方在人数上占有优势,而我们这一边有韩雨露、霍子枫、黄妙灵和周连山四大高手坐镇,所以能勉强算个差不多。

    我无奈地摇头,胖子这个人就是嘴硬,很明显我们一方处于劣势,只不过这个劣势并不是特别的大,但是长时间下去,要是不用秘术的话,那输的肯定就是我们了。

    胖子用下巴指了指那个男人,问我:“小哥,丫的到底什么来头?”

    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是胖子一说我就看向了他。

    这个男人没有和我们站在一个阵营,也没有去对面,显然他想要保持中立,说白了就是有坐山观虎斗的架势。

    这时候,走出来的那个女人说话了,她说了一句:“你终于还是来了。”

    我以为是在说我,可是自己也没有这么出名啊!

    当看到这个女人的目光看向那个男人的时候,旋即就明白是自己老孔雀开屏了,不过这样确实正如我所料,这些雨仙联盟的女人确实认识这个男人。

    那个男人微微一笑,笑的有那么多一点不屑一顾,他说:“你们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来了,总比你们满世界找我要好的多吧?”

    那个女人姿色上等,肌肤非常的白皙,虽然看上起也有五十多岁,可是却要比同龄人显得年轻十岁有余。

    而且,在这个女人的眉心还有一个月牙的标记,那不像是画上去的,有些类似包青天,只不过月牙要小的多,仅仅拇指那么大。

    女人说:“在你们一进入这片区域,我们便已经注意到了,也想到你可能会混在那只队伍当中,所以我们就一路跟随,重要让我们抓住了这个机会。”

    男人说:“明月,你又何必继续守着那个古训,你难道忘记我们在一起的……”

    “闭嘴!”

    那个被称为明月的女人怒道:“艳阳天,20年前要不是我不知道你的身份,听信你的花言巧语,而做出那么荒唐的事情,我们所有的同胞也不用足足在你身上花费20年的时间。”

    那个被称作艳阳天的男人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也是为了咱们两个的未来着想,可是你一直信仰你们的西王母,难道我们东王公哪里比她差吗?”

    听到这里,我不但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名字,而且还知道的更加深层的东西。

    这不是因为现在所发生的事情,而是要追随到20年前,甚至可能要说到几千年前,西王母和东王公这两位民间传说的大神的身上。

    而西王母其实就是整个西王母国对于当时掌权者的尊称,相当于帝王。

    那么这个艳阳天既然提到了东王公,那么西域强国很可能不仅仅有西王母国,还有东王公国,而所谓的东王公也就是一个帝王之称了。

    明月所带的那些白衣女人,个个手里提着一根木棍。

    胖子也提醒我那些木棍上面有毒,可是那些女人却安然无恙,这说明她们可能不怕这种毒素,或者有什么抑制那种毒的药物,事先涂抹或吞吃过。

    如果是有控毒的药物,那还好说,可是万一她们真的不害怕那种毒素,或者说她们天生免疫任何毒素。

    那不就和我一样,可能血液非常的特别,这么说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难道和她们有关不成?

    我心里边的谜团越来越多,极少一部分解开,但是更多的又堆积而来,整个脑子里边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

    我这个人又是个爱钻牛角尖的人,有些事情想不通却还是要想,所以现在心病要比任何都严重。

    胖子拍了拍我,轻声问我:“小哥,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然后示意他不要说话,也许从这两个人的对话之中,会听到更多的事情,那样也能解除我心里的一些谜题,对于我而言可比人给我一件冥器更让我开心。

    明月娇笑起来,那种笑有些让人感觉仿佛面对一个高官女领导似的,她说:“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骗我,连你师傅都将你逐出师门,难道还要我多说别的吗?”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现在大家都知道你为了昆仑八宝,你还想狡辩什么?”

    艳阳天冷哼道:“这事情有何必说给不相干的人听,我现在已经集齐了五件,只要再把剩下的三件找到,我就能再度成为东王公,那样你自然也能成为西王母,我们两个统治在泱泱西域,你又何乐而不为呢?”

    “住口?”

    明月呵斥道:“你不过就是想要解开长生之秘,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可能有人长生不死,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艳阳天呵呵笑道:“那是因为重来就没有人拥有过昆仑八宝,而我已经拥有了历代东王公掌管的四件奇宝,又得你的一件,现在只缺天眼石、万花星岩和王母印。”

    说着,他朝前走了几步,同时伸出手说:“我想天眼石应该就在你们的手中,把它给我吧,我会让你见到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神是什么模样。”

    明月说:“二十多年了,你依旧执迷不悟,如果真的能够长生不老,那历代西王母大人何必苦苦炼制丹药,当时只要拿下东王公国不就可以了吗?”

    艳阳天说:“那是因为历代西王母都暗暗喜欢东王公,这就好像一个不变的轮回一样,到了这一代你不是也一样吗?要不是当年你把玉星旗交给了我,那么现在你应该也是西王母了吧!”

    “死到临头还在妖言惑众。”

    明月面色铁青,她看了一眼我们说:“现在我们要和他了解恩怨,如果你们想要帮他,那么就一起来,不过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动,否则到最后我们一定都会死在他的手中。”

    “凭什么听……”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便咧着嘴痛叫了起来,我转头一看却发现韩雨露已经用手捏在了他的伤口处,胖子疼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松开胖子之后,韩雨露说:“你们的事情我们不掺和。”

    这时候,艳阳天看了韩雨露一眼,说:“古国的末代女王,你不是说一直效忠西王母吗?难道现在她还不是西王母,你就打算袖手旁观了?”

    我一听这话就不对劲了,虽然这种跨越了几千年的东西神秘难懂,但是这家伙说出这种话来,岂不是激怒我们一起围攻他吗?

    难道他已经不是人了?可以对付我们这么多人吗?

    韩雨露用胳膊挡在所有人,说:“往后退。”

    我们全都是一愣,但是腿已经不由自主地跟着她往后退了起来。

    我想在场没有一个人搞得懂韩雨露为什么这样做,但是看她如此的紧张,显然这次的事情将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更是我们无法应付的,所以她才会这样。

    我看到艳阳天从怀里摸出了一面旗子,几乎在同一时间我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而我也知道为什么他扬言可以对付那些沙蛇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