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6章 坍塌宫殿
    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就心里纳闷了,按说那个老外也不至于变成尸体,只要钻进去不就没事了。

    可是转念一想,这可能是张桐山他们起初并不知道有这些东西的存在,所以才遭了秧,这只能算那个老外命不好吧!

    我从背部里边摸出了照明弹,既然他们说这些东西怕这个,那么就给它们来一发,先把它们吓回去再说,然后再叫出胖子他们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本来这鬼蜮就是一个大阵,想不到里边还有这种东西,真他娘的是祸不单行啊!

    砰!

    一颗照明弹被我直接打了出去,子弹拉出了长长的火尾,所到之处那一条条沙子全部钻了下去,而且再也没有上来。

    毕竟那上千度的温度,不管它是什么,只要是活物都能烧死它。

    啪!

    在照明弹的射程到了极限的时候,整颗便炸了开,一下子整个世界一片通明,月光在这一刻显得微不足道,地面出现了一团白色的光球。

    一瞬间,所有的条条沙子都钻回了地下,地面又陷入了平静。

    这样,我才站了起来,缓缓地吐了一口气,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那具尸体死亡的瞬间,但是光看到那么多来回跳动的东西,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毛骨悚然,要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才是最明智的。

    我观察了几眼宫殿里边的情况,发现这是一间满是沙子的房子,沙子中偶尔露出一些带着西域风情的摆设物。

    但是,也不过露出一点,大多数都在沙子下面,这要是胖子看到,肯定就会顺手拿几件,我就没有这个心情了,想的是怎么离开这里。

    在我走出了宫殿,看到胖子他们也从石头堆里边一个个出来,我们相视苦笑。

    胖子唾着嘴里的沙子说:“这是他娘的什么狗屁地方,胖爷不想待了,想出去。”

    张桐山无奈地说:“我也想啊,可是真的没办法出去了。”

    我走过去问他:“你有没有试过用奇门遁甲或者周易八卦之类的走法?”

    张桐山点头说:“试了,能试的我全都试过了,下面钻上来的这些东西跟小哥你说的这些没关系,它们完全就是恶魔,地下衍生出的魔鬼。”

    黄妙灵说:“不行我就用秘术试试吧,也许还能为你们开出一条路来。”

    我一愣,问她:“那你呢?”

    黄妙灵看了我一眼说:“不用管我,是我非要让你们来的,我自然有责任护送你们出去,你们不用管我。”

    胖子说:“灵妹妹,你这说的还算是一句人话,这情义胖爷领了,不过就算能离开这里,我们也不一定能离开鬼蜮,小哥不是说有那个‘阴煞遮月’风水局嘛,所以你这样的牺牲也许没有多大意义。”

    我松了口气,还以为胖子会真的这么不讲情义地离开。

    其实我身上有尸碟,再加上还有角质化手段,我应该是可以离开这里的,只是自己肯定也不会那样做,毕竟这里边有我最为牵挂的人,其中也包括胖子。

    忽然,胖子大叫了一声小心,与此同时他端起了手里的枪,“砰”地一声枪响,我清晰地看到子弹从我的眼角飞过,吓得我连忙一缩脖子。

    接着,我就听到身后又什么东西被打飞的声音,很快就落在了地上。

    胖子绕着我旁边跑了过去,然后又连续补了几枪,等到我转身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而胖子对着一个地方骂骂咧咧的。

    我问他怎么了,胖子擦着额头上的汗告诉我,刚才有一条沙蛇虫(胖子给那东西起的名字)从背后想要偷袭我,幸好他发现的及时,才一枪把它打飞。

    不过,那些东西只是被打晕了,在胖子又打了几枪之后,又钻回了地下。

    黄妙灵说:“大家要格外小心了,看样子这些东西有沙子包裹着,子弹对它们并没有什么作用,只有能够产生高温的东西才行,毕竟沙子吸热很快,所以它们才那么惧怕照明弹和信号弹。”

    胖子问:“你们还有多少照明弹和信号弹,咱们统计统计,等一下交给两、三个人保管,只要那些东西敢出来,咱们就给丫的来一发,应该能够争取不少的时间。”

    我说:“与其浪费弹药,还不如大家一起进到宫殿里边去,商量好了再出来。”

    张桐山点头说:“小哥说的没错,之前我们担心宫殿里边会其他的危险,所以一直没有敢进去,刚才小哥已经进去探了路,应该不会有为什么危险的。”

    胖子嘿嘿笑道:“这可是胖爷想到的,你他娘的别想抢这个功劳。”

    我真想一脚踹倒胖子,想不到他们刚才在里边就说让我进去当工兵,小爷什么时候也变成探雷的了。

    可是没办法,只能再次忍住,这完全就怪我身上的这些尸碟,要不然胖子的屁股估计都被我踢烂了。

    这时候,地面沙子又开始沸腾起来。

    张桐山脸色一变,说:“这些东西出现的频率一次比一次快,我们不能再耽搁了,大家赶快进宫殿里边。”他的话音刚落,立马带头朝着我刚才躲避的那个口子跑了过去。

    其他人也都跟了上去,而我在最后殿后,因为已经有几条从沙子里边探出了脑袋,在发现我的时候,立马追了上来。

    本来以为我甩脱它们完全没问题,可是哪曾想到这些东西的速度并不是匀速的,居然他娘的加快了。

    不出半分钟,我已经能够感觉自己脚下的沙子开始松动,心说这次可算是玩大了,但是也没有敢回头看。

    因为回头肯定要放慢速度,那样就会更快被追上,所幸就不管不顾地火力全开地奔跑。

    胖子他们先后钻了进来,然后开始转过头开枪掩护我,身后不断有东西被打飞的动静。

    我心说你们他娘的一个个可千万瞄准,别再不注意打在小爷的脑袋上,那样就算是开挂也会死一次的。

    而就在我眼看要钻进去宫殿窗户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爬到了的身后。

    我浑身就是一个机灵,同时脑袋中出现了那具尸体恐怖的模样,吓得我一扑就钻了进去。

    等到我钻进去的时候,胖子一把将我扶了起来,拉着我就往宫殿的里边跑。

    我整个人就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什么时候胖子这么不怕死了,难道他不怕落的和多德一样的下场吗?

    再一看自己的身上,才发现那些尸碟居然不见了,等我忍不住回头去看的时候,正巧看到好几条包裹着沙子的沙蛇虫,此刻身上满是尸碟,疼的在地面上打滚。

    在我看到这个情况的时候,心里居然一酸,对于多德来说,这些尸碟是恐怖的杀手,可对于我来说,它们救了我一命。

    好与坏其实看谁来说,而世界本来也没有真正的好坏之分,好人中也有坏人,坏人中也可能存在好人。

    我身上的尸碟已经全部消失,它们就好像不曾出现过一样,但刚才的瞬间实在太过危险。

    我知道是它们救了自己,心里那种滋味非常的不好受,不知道该痛恨这些吃人的小东西,还是应当去喜爱它们。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人都会杀人,更不要说它们这些只是因为本能而杀人的畜生,如果它们真的有罪的话,那么心怀杀意的人岂不是和畜生一般?

    进入了宫殿里边,我们非常的小心,因为这里边也有沙子,只不过相对来说薄了很多,但说不好同样会有那种东西的存在,所以我们先是用手电照了好几遍,观察好坏境才往里走了一些。

    胖子一看到宫殿里边沙子下埋着的那些装饰品,他不出意外的眼睛都直了,根本不等我去阻拦,已经以超快的速度扑向了一个物品。

    我提醒他道:“死胖子,别他娘的乱动,万一有危险大家都让你害了。”

    胖子转头瞥了我一眼,说:“你刚才不是说胖爷胆子小吗?现在胖爷非常郑重地告诉你,胆小的那个人绝对不是胖爷,尤其是有好处的时候。”

    我无奈地摇头说:“也就是因为有好处,要不然你他娘的才不会这样做呢!”

    “哎,这个小哥你可就说对了,有好处不拿,那还做什么盗墓贼,直接回家去睡大觉多好,不用受风吹雨打,也不用步步惊心。”

    胖子说话间,已经把那个东西生抓了出来。

    手电光几乎同一时间扫了过去,大家定睛一看,几乎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因为胖子抓着是一个陶器的脖子,剩余的还在沙子里边,看得出因为年代太过久远,已经腐的非常酥脆了,毕竟陶器不是瓷器,在这样的环境之下,难免会被破坏。

    胖子生气地把手里的一部分陶器摔在了沙子上,然后又去拽其他的,可是拽来拽去,没有一件是完整的。

    要知道即便是古物,那完整的才值钱,没有人拿着一个清乾隆官窑的瓷瓶耳把,就会有人出几百万的。

    我抓住胖子的肩膀说:“死胖子,你他娘的还有完没完,现在是该想办法怎么离开这里,而不是想着摸冥器,要是找不到破解的方法,即便给你一座金山你也搬不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