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 失踪
    没过一会儿,一个肥胖的身体挤了进来,目光直接放在了我身上。

    来的正是胖子,他拿掉风镜之后,骂道:“狗日的小哥,你不跟着胖爷,你自己瞎跑什么,胖爷就差挖地三尺找你丫的了。”

    一说这个我还来气,反骂道:“你他娘的就不会注意点小爷,这次要不是韩雨露,小爷就埋在这黄沙当中了。”

    “啊?你说什么?”

    胖子的耳朵显然还没有恢复过来,他只是看到我嘴动,却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我被他气笑了,说:“小爷夸你长得帅啊!”

    顿时,全车里的人都大笑了起来,胖子意识到我没说好话,骂了一声开始挠他的耳朵里边的沙子,旁边有个藏人告诉我们。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这里一年刮两次风,一次半年,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还不算是大的。

    过了一会儿,胖子恢复了听力,他问那个藏人:“这风要他娘的吹到什么时候啊?”

    那个藏人摇头说:“我也不清楚,有时候几个小时,有时候可能会是几天,要是几天的话,那我们躲在车里的也会不安全,这只能听天由命了。”

    胖子显然非常的疲惫,他往车身上一靠,没多久就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有着胖子这样的打鼾声,加上外面的风声,我们各自吃了一些食物,又喝了几口水,也开始昏昏沉沉地睡了起来。

    也就是睡了一个多小时,醒来的时候外面的风声小了很多,显然我们的命运并没有那么差的离谱。

    我看了看其他人还在睡,便打开了车,发现车外面居然站着一个人抽烟,烟雾还是被吹的呈现九十度。

    等我看清楚居然是张桐岳,便不打算去跟他交谈,因为对于这家伙,自己可是没有一点儿好印象,甚至可以说是印象极差。

    但是,想不到他居然主动给了我一支烟,这让我非常的奇怪。

    看到张桐岳一脸的愁容,我就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了?”

    张桐岳吸了口烟,往出吐了吐嘴里的沙子说:“我师兄到现在还没有找回来,从他和我分开到现在,已经足足有三个小时了,我是担心他……”他没有再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我一皱眉问他:“你怎么没有出去找找他?”

    张桐岳说:“找了,我一直都在找,这才刚回来。”

    我问他:“其他人呢?”

    张桐岳看了看附近的车子,又看了看远方,说:“大部分人都在车里,小部分体力好的人出去找了,还有一些人去检查车子的损坏程度。”

    说到了这里,他说:“我继续去找了。”

    我一愣,跟他说:“我跟你一起去。”

    张桐岳大概扫了我一眼,冷笑道:“得了吧,你这点体力不行,搞不好一会儿还得让他们去找你,你说呢?”他将烟头丢掉,又朝着一个方向去寻找。

    看着张桐岳的背影,我不由地苦笑起来,师兄弟到底还是师兄弟,不管内部时候发生过多么不愉快的事情,一旦遇到的危险,还是会表现出关心。

    这与我和霍子枫也差不多,看来我是太过片面地去看这小子了。

    等到我走到了一辆车子附近的时候,发现周连山正在让人检查车的状况,而黄妙灵拿着对讲机,正在一旁不断地调试着频率。

    我问她:“发生什么事情了?黄妙灵。”

    黄妙灵放下手里的对讲机,说:“死了五个,失踪了六个,真想不到仅仅是一场沙暴,在这里居然凶残到了这种地步。”

    我问:“失踪的都有谁啊?”

    黄妙灵叹了口气说:“七星派一个,七雄一个,盗神宗一个,其余的三个是眼镜蛇公司的人。”

    我楞了一下,想不到自己门派也有一个,这是自己始料未及的,看样子该担心的不止黄妙灵自己,我也应该拿出当家人人的样子来。

    只是没想到崂山派这次运气真好,居然一个人也没有失踪。

    听完我说的这些,黄妙灵摇头说:“死的六个全是崂山派的。”

    一下子我就语塞了,连忙转移话题,说:“我们务必要找到这失踪的六个人。”

    黄妙灵坚定地点了点头,但是没有说话,看得出这个失踪的盗神宗门人,对于她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说实话自己还有那么点嫉妒。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人,毕竟自己的门人自己也同样着急。

    这次七雄出动的人数,加上我们三个也就是十二个,失踪的这一个虽然并非我本铺的伙计,但也是我三叔铺子底下的人。

    我记得他的名字好像叫强子,属于三叔的得力助手之一,所以这次我才把他叫上。

    现在失踪了,那三叔相当少了他自己的左膀右臂,回去就算不和我玩命,估计也落一顿数落。

    当务之急是把人找到,活人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样回去也好有个交代。

    沙暴过后,那真的是风卷残云,天上连一丝丝的云彩都看不到。

    黎明悄悄地来临,第一道光芒射向这片土地,黄沙立马披上了金色的外衣,看起来仿佛一个穿着金色纱衣的少女一般,令人忍不住莫名的兴奋。

    一座座被风蚀过得岩山,在东方日出之下,出现了许许多多奇形怪状的影子,这是典型的雅丹地貌风采。

    出去寻找的人一批批回来,个个都累的垂头丧气,主要还是没能找到失踪的六个人,看来是真的出事了。

    本来我还想带着人出去寻找,但是被周连山拦下了,他说再找下去也不过是徒劳无功,而且向导藏人多德和七哥都说,眼下的阳光明媚,那就如同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晚上不是下雪,那就是再度起风,所以还是先找地方藏身,找人的事情等安定下来再说。

    我想要和他理论,但是霍子枫阻止了我的举动,他说周连山说的没错,现如今我们已经报废了七、八辆车。

    如果还是执拗地寻找,很可能剩下的车也会出问题,那到时候死的人会更多。

    胖子就问多德道:“我们以前所到的地方,那向导都知道一些能够藏身的遗迹,你他娘的这个向导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要不是我们命大,今天就没这群人什么事情了。”

    多德苦笑道:“这里还是戈壁,有着很多没有被侵蚀过的岩山,这要是在塔克拉玛干中遇到这样的情况,现在还不知道在那片区域的天空上飘着呢!”

    “操,照你这么说,那回去得了,明知道要送死,为什么还要继续前进呢?”胖子骂骂咧咧地质问道。

    七哥说:“话也不能这么说,虽然这沙暴确实厉害,但是也不是没有一定规律的,只要你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那么你也能捉摸出其中的规律来。”

    “这风暴过后不是再刮,那就是雨雪,那样就会有很长时间不会再起这么大的沙暴了。”

    我说:“照你这么说,咱们遇到这场沙暴还不是坏事,反过来讲还是好事了。”

    七哥微微点头说:“正是这样,所以我们要抓紧这个时间,估计会太平一个星期左右,我们必须要在这段时间当中,找到目的地,然后再离开塔克拉玛干。”

    胖子就不悦地看着多德说:“你他娘的,胖爷问你有没有什么藏身的遗迹,你不回答这个,扯那么多干什么?”

    多德说:“虽然没有什么遗迹,但是有一个躲避风雪不错的地方,只不过那个地方带着邪性,我个人并不建议大家去。”

    胖子说:“你这全都是封建思想,这可要不得啊,没有什么能够比这风更加邪乎的东西,有就赶快指个路,咱们马不停蹄地赶过去,要是等到晚上一切都晚了。”

    多德看向周连山,后者却不做声,而是拿出一张黄纸,上面是鬼画符,不知道是一道什么符咒。

    周连山一指符咒自己点燃,然后灰烬朝着太阳相反的方向飘落,他就皱起了眉头。

    盲天女看到这个,同样也表现出了担心,霍子枫问她这代表上面,盲天女很笼统地回答说是不吉利,最好还是不要朝着那个方向走。

    多德立马说:“那个地方名叫鬼蜮,传说里边住着无数的魔鬼,所以再强烈的风也对于那里没有多少影响,所以我才不建议大家过去的。”

    胖子冷哼道:“你们爱去不过,所有人不去都没关系,胖爷自己去,明知道有能躲避风雪的地方不去,那不就是傻b吗?”

    周连山也有些举棋不定,他什么都没有说,便朝着一辆车走去,等他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便对所有人说:“路易先生说了,我们要进去,这么多人没什么好怕的,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魔鬼,魔鬼是来自于人心。”

    胖子一听有人支持他的观点,更加挺直了腰杆,说:“看到了吗,这就叫英雄所见略同,看来这个路易先生还是不傻嘛!”

    多德摇了摇头,没有再发表任何反对的话,显然他知道自己拿的钱就是这个路易的,这叫吃人咸菜,听人编排,所以他才会这样表现。

    盲天女轻声问我:“小哥,你什么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