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6章 人命如草芥
    霍子枫说:“至少现在不能出去,出去这个人就是我们的下场,要出去也是等到风小一些的事情,这风来的有古怪。”

    那伙计打了个哆嗦说:“不会是真的有魔鬼吧?”

    胖子一个脑壳砸在他的头上,说:“想什么呢?霍子枫说的古怪不是指什么鬼神,而是这风来的这么快,估计是这个区域中要发生什么。”

    说着,他瞥了一眼霍子枫,问“对吧?霍子枫!”

    霍子枫点头说:“刚才这风中带的寒冷和以往不一样,我估计可能要有一场雪。”

    胖子骂道:“他娘的,真是出门没看黄历,日了狗了就,再来上一场暴风雪,那我们别说找什么西王母了,直接两腿一蹬,去天上看她吧!”

    我不同意这个说法,说:“别听胖子瞎说,这塔克拉玛干沙漠平均的年降水量不超过一百毫米,最低只有四五毫米,怎么可能会有暴风雪,最多也就是一场小雪。”

    胖子悻悻地说:“不管是大雪还是小雪,这肯定狗日的落井下石,不是他娘的雪中送炭。”

    霍子枫冷哼道:“送命还差不多。”

    风继续在车外怒吼着,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才有了稍微减弱的迹象,我们也在车里憋的难受。

    感觉到风没有那么大了之后,胖子便一脚将车门踹掉,戴着风镜和穿着斗篷的我们几个人,才从车里爬了出来。

    脚刚一落地,我就感觉到不对劲,因为地面有了变化,打着手电一看,地上全都是沙子和大小不一的石头,有的石头都已经风化成了蜂窝状,但非常的圆。

    难怪常说人在风中摸爬滚打,早晚会变圆滑,现在看来确实是真理啊!

    虽说在里边感觉风小了一些,出来确实也是这样,但是远比想象中的要大,只能弓着身子才能站住脚,四周全都是风撕裂空气的声音,其他任何声音都听不到。

    我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他包裹的非常的严实,应该是在跟我说话,但是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更不知道他是谁,只看到一双熟悉的蓝色眼睛。

    我估计是个老外,他大概是见说话没用,开始跟我打手势。

    这家伙用的是手语,意思是让我们开始寻找其他人,还说有人脑子里边有泡,那么大的风居然就下了车,估计凶多吉少了。

    我指了指我们车玻璃上的那个人,示意他说的没错。

    与此同时,霍子枫他们已经把车里的装备都拿了下来,把我的那一份给了我,然后那个人又告诉了他们找寻。

    胖子做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我们分成几拨开始找刚出来,或者早已经出来的人。

    只是在风中停留了五分钟,我的耳膜已经被风声震麻了,甚至感觉四周一片的死寂,仿佛在看卓别林的搞笑电影似的,担心会忽然再飞来石头。

    走在了胖子的身后,他反手竖了个中指,我也没有理会,只跟着他埋头往前走。

    有胖子这堵“墙”在前面,还真的好走了一些。

    在我们走了二十几米之后,立马就看到了一辆车子,那辆车子比我们的还惨,被石头砸的快成一个麻花了,而里边早已经没有人。

    等到我们又往后走了十多米,才发现了两个受伤的人,他们两个躺在地上就好像是死了一般,经过检查是有几处骨折。

    当用手势问起车里的其他人说话,一个人摆了摆手,示意不知道在哪里,但我们都知道应该是没救了。

    我已经不忍再往下走了,因为我们的车还算是比较完好的,估计接下来还会有更加惨烈的,也不知道盲天女等那些熟悉的人现在怎么样,更不知道黄妙灵又是什么情况。

    情况要比任何我想象中的更加糟糕,在走过了十辆车的时候,已经有三具尸体。

    虽然在场的没有一个是好人,但是毕竟那都是一条条人命,如此轻易地送掉,看起来真的有些于心不忍,或许这也可能叫恶有恶报吧!

    不过再靠后面就没有那么严重了,车身被毁坏的程度相对来说也就一般,最多回去做做钣金、喷喷漆也就跟新的一样,看来那些石头可能是从某一座立于风口的风化岩山吹来的。

    这就和冰雹下的时候一条线差不多是一个道理,只有我们那个区域停放的车被严重毁坏,这样还让我放心了不少,至少我们不用徒步前行或者退回去。

    后面车里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聊天的聊天,喝酒的喝酒,有的居然还带着扑克和象棋,已经在车里杀了个天昏地暗,气的我们拼命砸他们的车。

    当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之后,这才出来帮忙救助伤员。

    风中裹着碎石,打在身上,那就如同有人用弹弓在暴击,不过这些石头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大了。

    我们还勉强能够承受的了,最多也就被打个鼻青脸肿,或者脑袋上起个包罢了,疼点总比麻木了要好的多。

    商量好没三人一队去找人,所有人开始分散去寻找,我记得自己一直跟着抱着金脑袋的胖子身后,而他跟着霍子枫。

    可是,等我鼓起勇气抬头去寻找胖子的背影时候,哪里还能看到这个死胖子,这让我浑身一激灵。

    我连忙去寻找霍子枫的身影,可万万没有想到,连他也不知所踪了,一下子我自己就慌了,转头去看来时候的路,却只能发现漫天的黄沙。

    别说是个人影,就是连个鬼影都看不到,仿佛这恶劣的天地间,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这时候,一块突如其来的石头扑面而来,我完全是下意识地躲避,同时也看到那竟然有拳头那么大,这要是被打中肯定直接昏睡过去了。

    可即便我躲了,但还是被擦到了脸,顿时脸部就是火辣辣的疼。

    我伸手一摸,那全都是血,心里不由地后怕,要是自己昏死在这里,说不定一会儿就会被沙土掩埋,到时候即便有人找我。

    那也不一定找的到,真不知道这是自己命大,还是老天在和我开玩笑。

    此时此刻,我知道自己不能独自去寻找了,那样连我自己都可能迷失方向,所以我就凭借感觉往来的方向走去。

    因为自己清楚地记得,在这个方向有着我们的车,只要找到车就能找到人。

    可是,这在自己弓着身走了近半个小时,还是没有看到任何的车辆和人影,立马自己心里就慌的厉害,所幸也只好原地停下来,希望有人能够无意中遇到我,至少有个伴也好,总比自己强的多。

    忽然间,我发现了两个亮点,自己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汽车的大灯。

    毕竟不是所有的车都坏掉了,难免还有的大灯逃过了粉碎的宿命,现在用远光来吸引走散的人,比如说我。

    看到了灯光,我几乎没有犹豫,开始朝着灯光使出吃奶得劲狂奔,但越跑越觉得不对劲,好像没有丝毫要靠近的征兆。

    我弯着腰喘着气,心跳速度加倍,不知道是累的还是紧张,再那灯光就觉得好像两盏催命灯似的,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这么多人,不可能一个都碰不到。”

    我心里自言自语地说着,其实也是在给自己打气,悔不当初就应该留下来照顾伤员,毕竟自己这小体格根本不适合出来找人。

    一步一步朝着那灯光移动,眼睛很快开始发黑,知道这是要昏厥的前兆,但是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知道自己千万不能倒下,要不然小命真的就完了。

    可是人力想要对抗沙暴那真的有点想多了,一个踉跄之下,我整个人扑倒在了地上。

    “完了!”这是我内心最后的感叹,可是在这时候就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人拉了起来。

    我已经完全没有体力了,整个人犹如喝醉酒之后一般,但还是透过风镜看到了苗条的身影,再看向那一对独特的眼睛,立马就知道这是韩雨露。

    韩雨露钻进我的胳膊,把我整个人架了起来,就朝着另一个方向拖,而我艰难地伸出手指,指了指那有着两个大灯的地方。

    可是我立马就呆住了,因为那大灯早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还是那漫天的黄沙。

    很显然,韩雨露并没有理会我的动作,她驾着我就往前跑,没有十分钟就到了一辆车旁边,然后不容分说地打开了车门,把我塞进了车里边。

    而这时候的车内,已经挤满了人,很显然车的数量,已经满足不了人的数量。

    在没有了狂风,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这种安静是来源于自己的内心当中,而且我也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这时候,有人给我拿掉风镜,又灌了几口水,以身体补充失去的水分,但是我已经习惯了外面的狂风,一时间也听不到他们说什么。

    这一刻,我是真的后悔了,曾经在到昆仑死亡谷也经过过戈壁,甚至连漠南也跑过一个来回,但是那里和这边比起来,那真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

    这里不愧是世界上第二大流动沙漠,还没有走到边缘,就已经见识了这里的威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