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3章 神秘男人的警告
    当我看着破旧的村落的石头砌成的房屋,吹着来自戈壁的寒风,加上随风摆动的篝火,再和生活的大都市一比较,我就忍不住裹了裹衣服,那种不舒服的感觉由心而生。

    周连山还在和多德讨论着,我已经没有心情了。

    我走到篝火旁边,往里边丢了几根木材,看着四周摆着的睡袋,里边几乎都睡满了人,因为考虑到温度会到冰点一下,所以帐篷也就没有支起,只能躲在废弃的房子后面,也是背风的地方,用篝火取暖。

    钻进了自己的睡袋中,这才有了几分暖意,但是风从来了一些人的窃窃私语,显然有不少人睡不着,正在互相聊天。

    毕竟这里是最后一个有人烟的地方,对于一些经验不足的人来说是有些担心,但是可能更多的人会是兴奋,因为这一次可不同以往的倒斗活动。

    现在,我都搞不清楚自己是新人还是老人,只好抬头看着天空,在这里放佛天与地非常的近,只要有个几十层楼就能摘到天上的繁星。

    在北京生活了好几年,别说是星星了,就是见太阳和月亮的地方都不多,现在有一种回到童年,趴在稻草堆上看夜空的感觉,所以也就没有多少睡意了。

    不过,在半个小时之后,一路上的长途跋涉,随着那些声音的消失,只剩下无休无止的风声。

    我也感觉有了一些困意,眼皮子上下也打起了架,显然是有些想要睡觉了。

    队伍安排了人来守夜,因为队伍当中有一些当地人,他们又不用开车,所以这晚上就让他们来,等到明天开拔的时候他们再休息,所以也就没有让我们亲自站岗。

    幸好,这里还是一个小村落,不太可能有什么大型的毒虫猛兽,而且这里连根草都不容易看到,只是偶尔有只蚂蚁窝。

    在遥远的地方传来了几声不怎么明显的狼嚎,我也没有太在意,毕竟这里这么多人,要吃也不会吃我,所以就安心了很多。

    想着几天发生的种种事情,目光没有神采地看着夜空,也不知道是在多久之后,我就朦朦胧胧地睡着了。

    可是,在我刚刚就要进入深度睡眠,忽然就感觉有个人影站到了自己的身边,让我一下子就清醒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居然是多德。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行为吓了一跳,赶忙坐了起来,正想要说话,他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蹲下来轻声说道:“你不要说话,跟着我来,有人要见你。”

    大晚上的,谁要见我?

    我看着多德的模样,就有些莫名其妙,因为自己想不到这是谁,此刻反倒是觉得这个藏人有些神神秘秘的,这让我有些不舒服,仿佛他会害我似的。

    可是多德一脸的严肃,好像根本不管我想不想见,而是这个人必须要见到我,否则不但是他,就连我都会犯下滔天大罪。

    多德他见我不动,就拉起我轻声说:“跟我来,这件事情我必须完成。”

    我无奈地暗暗苦笑,你要完成的事情,跟小爷有毛关系,不过看情况是没有办法不去了,只好跟着他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一看并不是周连山他们所在的地方,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我们两个穿过了破旧房子中间的过道,看到了一处孤零零的篝火堆。

    我一晚上都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一处,这和我们所有人聚集的地方,至少距离有两百米,也不知道是谁和众人这么格格不入。

    在篝火旁边坐着两个人,等到我走近的时候,就发现其中一个不是别人,正是韩雨露。

    韩雨露被这对我坐着,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只有一个年约四十岁的男人,一脸阴沉地面对着我,犹豫队伍里边的人太多,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还有这么一个人。

    其实,我一直都期盼着韩雨露能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她会和周连山这些人混在一起,而且里边还有七星派的人,按理常理来说,她就算是以德报怨,也不至于这样做吧?

    那个藏人多德请我坐下,接着给了我一杯酥油茶,我接过来道谢,看了看旁边的韩雨露。

    此刻,韩雨露也在盯着我看,而且眼神中还有那么一丝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神色,更加不知道她此时此刻在想什么了。

    那个男人给了多德一个眼神,后者立马就朝着来的方向走了一段,看样子是帮我们站岗,防止我们在说什么的时候,有人会从那边潜过来偷听。

    我看这个男人也不像是藏人,不知道他为什么能够指挥多德。

    等到多德到了位置,这个男人才用带着口音的普通话,说:“想不到你们这么快就会到达这里,其实你们本来不应该来的,这里很危险。”

    我和韩雨露都不说话,而且我是一头雾水,心说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那人听口音好像是带着一些外国人,但韩雨露也没有说什么,我也不好意思去问,便喝了一口酥油茶打算听听看。

    男人看了我们一眼,说:“我的身份你们也不用猜,猜也猜不到,如果你们两个听我的话,那么就不要深入了,这是我唯一一次跟你们说这样的话,也是最后一次。”

    我听完,感觉这个人更加的神秘,为什么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一般来说那肯定就会和我们两个人有关系。

    但是,我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在意韩雨露,又在意我,毕竟韩雨露的朋友圈太小了,几乎一过脑子就知道没有。

    任何事情都有因果,这个男人这样做不会是没来由的,刚想问问他为什么这样说的时候,这个男人又开口了。

    “这片地域,并非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它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但想要知道这个秘密,那必须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包括自己的生命。”

    顿了顿,他看向我说:“好好照顾她,她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这就是我为什么把你也叫来的原因,想清楚了明天早上就回去吧,要不然就回不去了。”

    我一听心里和猫抓的一样,根本搞不清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为什么知道里边有那么大的危险,又是怎么知道韩雨露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亲人的?

    脑子里边是一堆的问题,不由地看向了韩雨露,而韩雨露也是出现了一抹诧异的神色,显然她也搞不清楚这个人的来历。

    过了片刻之后,韩雨露又恢复了以往的漠然,他看着这个男人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又为什么和我们说这些?”

    男人笑道:“我只是尽到我应尽的责任,其他的一概和我没关系,你们可以不听,但不希望你们告诉给别人。”

    说完,他看了一眼人多聚集的地方,我们两个也不由地跟着他看了过去。

    几秒之后,韩雨露微皱眉头,问:“我们认识吗?”

    那个男人说:“也许以前认识,现在不认识,也许现在认识,明天又不认识,谁又能说的清楚这个世界当中的事情呢?”

    “我还是那句话,你们要听就听,不听就当我没说,言尽于此,你们自己拿主意吧!”

    说完,他站了起来,并且从兜里摸出一支烟,刚抽了一口就呛的连连咳嗽,朝着黑暗中走去。

    我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连忙站了起来,刚想拦住他问个清楚,可是多德一把将我扯住,他微微地摇了摇头,不让我跟上去。

    如此的情况,我就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因为最近的事情一件比一件无厘头,我感觉自己都快被这些东西折磨死了。

    可是,忽然黑暗中再度传来了那个男人的声音,对我们说:“哦,对了,我好像还有一句话没有说。”

    一时间,我们都愣住了,目光都直勾勾地看向了他,他说:“几千年前没有结果,几千年后也一样不会有结果,因为到头来你们只不过是一颗棋子,只不过换了好几批人玩而已。”

    说完,这次他真的完全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但我看到他是用非常快的速度跑掉了。

    韩雨露已经站了起来,看到这样之后,又换换地坐下下来,随手往篝火堆里边添加了几根木材,目光凝视着黑暗中的远方,一直都没有说话。

    我心里的谜团已经越来越多了,很多都好像只是隔着最后一层窗户纸,但却无法捅破。

    所以,我就不由地问韩雨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也不知道他是谁吗?”

    韩雨露没有说话,而是微微地长出一口气,再度站了起来,作势要离开。

    我一看她居然是这个样子,一下子就有些崩溃,忙抓住她的手,把她硬生生地拉着坐下,对她说:“你不能就这样走了,就算你也不知道他,但你总该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吧?”

    韩雨露很淡然地看向我,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不过她没有再做出要走的姿态,而是捡起一根烧了一半的木柴,随意地摆弄这,火星开始随风飞舞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