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8章 自驾向西藏
    至于其中的细节,那盲天官也就不知道了,他给周连山下了个定义。

    这个人别看年龄比他们那一代人都小,但是头脑丝毫不输于那一代任何一个人,即便是他师兄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实力和能力。

    我问周生这个人如何,毕竟自己之前不是倒斗圈子里边的人,而等我出道的时候,周生已经到了垂暮之年。

    之前,我也没有怎么去打听这个年龄最长的当家人的个人能力,所以只能“补功课”了。

    盲天官说:“张文,我这么跟你说吧,周生的能力绝对不在我之下,你也知道我那点能力,所以这次你们和周连山立下了这个赌约,实则是个不明智的决定。”

    “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咱们七雄也不能认怂,反正输了对于我们影响也不会特别大,只是变成了盗墓三派而已。”

    我一听这话就底子发虚,说:“官爷,如果这个周生真的那么厉害,我们岂不是真的输定了?”

    盲天官说:“你也不要太消极,毕竟我们已经有人去打前站了,这点应该是优势所在,所以你一定要利用好这个优势,如果公平竞争的话,那么你们必输无疑。”

    我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地挂了电话,或许就是因为上一次在欧洲的事情,我才会忽然间想到了这么一个主意。

    现在看来完全就是一个馊主意,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就该提前准备,这事情还得和霍子枫、红龙他们商量一下才行。

    胖子就给了我一支烟说:“小哥,车到山前必有路,你现在愁眉苦脸的也没用了,等到周生一下葬,我们就要出发了。”

    “其实,这倒斗也是个机会运气的事情,说不准这次并没有那么困难,我们过去就能找到斗,然后就摸个满载而归呢!”

    我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希望你说的是对的吧!”

    现如今普通人解决问题,会通过民事调解或者法律手段,但像我们这种少有的职业,就会有自己的解决方法。

    赌徒之间会用棋牌,酒徒之间会用拼酒,盗墓贼之间就是倒斗见高低了。

    本来就我自己现在的地位和倒斗水平来说,说句吹牛的话,在年轻一辈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可是这次要面对的是周生这样的人物,说实话还真的有点底虚。

    时间转眼而过,盲天女等崂山派门人将周生下葬,我们七雄已经把大部分的装备收拾齐全,毕竟自己去欧洲的时候,她也帮过我,加上很多的人情世故,所以这一趟我必然是要全力以赴。

    在盲天女和周连山约定好了一起出发的时间,那是一个农历正月底。

    这次出发我们属于“自驾游”,全都是清一色的新提越野车,费用全部由崂山派出,还有各种装备,这些加起来的钱,就是我们这些人都觉得是大手笔。

    我们七雄是我、胖子和霍子枫等几个人,红龙留在北京看管各大铺子,还有盲天官在一旁提点,我是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门派的铺子出问题。

    如果连盲天官都解决不了的事情,那么我同样也解决不了。

    临行前的晚上,盲天官和我坐了有两个都小时,他希望我如果找到西王母陵墓之后,有机会就找找有没有什么丹药。

    其实,就是吃了令人起死回生的药,我答应他只要有,那自己尽一切可能给他带回来。

    但是,我知道,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起死回生的药物,要不是韩雨露和那个地心中人的事情,我甚至会觉得这是扯淡。

    不过,这并不是这次的最终目的,能找到固然是好事,找不到也没办法,全看运气、看天意了。

    一路上,起初一行人还有说有笑的,但是开车从北京到西藏,这可是一趟超远的旅行,所以渐渐只剩下车载cd的音乐声和有人睡觉的打呼声。

    有过长途旅行的人都知道,坐车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情。

    几天之后,正在我迷迷糊糊的,车原本的摇晃消失了。

    这时候有人说到地方了,我就睁开了眼睛,看着所有人开始收拾东西,我心说怎么这么快就到,难道是自己睡糊涂了不成?

    胖子让我穿的厚实点,我就把羽绒服套上,刚一下车,好几天第一次不用透过玻璃晒到阳光。

    可是,随即而来的就是一股猛烈的寒风,这个时间段到西藏来,确实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这并不是我们能选择的。

    快一些的车早已经到达,我们这辆车算是慢的,所以在我看到十几辆越野车一字排开,地上随处堆积着各种设备和物质。

    放眼望泉,每个人都穿的非常的厚实,已经支起了好几个帐篷,一堆堆篝火也都点燃。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自己还能看到了三架直升机,飞机上有着犹如龙又像蛇的标志。

    我通过简单询问得知,这就是周连山所创立公司的记号,在国外一般就称呼这个公司为眼镜蛇探险公司。

    很显然,并不仅仅是我们七雄的人先到这边打前锋,可能是在约定好赌约之后,周连山便打电话回美国,让他们公司探险队的成员来探路。

    这差不多要比我们早到最少一个星期,也不知道他们探知到了什么。

    就拿我们知道的那些讯息来说,能探知到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线索。

    如果西王母的陵墓那么好找到,也就不会等到我们千里迢迢,又动用这么多人力物力来探寻古老的秘密了。

    胖子戴着风镜,点着烟说:“小哥,你看看人家,怪不得脾气那么暴躁,要是胖爷有这么厚的家底,也一样暴躁,咱不得不承认,国外倒斗已经把很多现代化先进设备用于其中了,你想过买直升机倒斗吗?”

    我还自说其圆道:“你可别他娘的崇洋媚外了,他们有自己的先进科技,咱们有自己的倒斗技术和经验,这是有一利必有一弊,你不要光羡慕他们,直升机能下斗吗?最后还不是人下去嘛!”

    胖子瞥了我一眼,说:“得得得,你丫的就是煮熟的鸭子,肉烂了嘴还硬,胖爷还以为这次官爷会跟着一起来,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没这个打算。”

    “所以,胖爷认为在技术和经验上,咱们也不是周连山的对手,这次还没有怎么搞,人家已经有六七成胜率了。”

    我没有再说话,因为自己知道胖子说的没错,在这里人家可以说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而我们只能靠运气。

    运气好的话能先他们一步找到西王母的陵墓,要是被他们先找到了,那么我们连最后一点儿希望都没有了。

    周连山很懂御人之术,因为从他受到那些老外的尊敬就能看得出,虽说他之前和我们表现的那样的咄咄逼人,那样的不择手段,但总的来说,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我们还没有分开,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那就是谁能先带出西王母陵墓中具有标志性的冥器就算是胜利,所以也就没有之前那么剑拔弩张,因为完全没有那个必要。

    艾薇儿走到我们面前,先是狠狠瞪了胖子一眼,然后对我说:“小哥,我师傅请你们过去一叙。”

    胖子立马翻了个白眼:“大家道不同不相为谋,说不定进入深处,还可能是敌人,有什么可叙的。”

    艾薇儿没有理会胖子,而是看向我,她补充道:“我师傅想让你见一个人。”

    我一愣,问她:“什么人?为什么要我去见?”

    艾薇儿说:“就在前面的帐篷里边,已经等了你好几天了,你去了就知道了。”

    霍子枫问她:“我师弟还要整理队伍,我能代他去吗?”

    艾薇儿说:“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还有你,只有你们两个,其他人不能去。”

    我和霍子枫面面相觑,胖子嘀咕着不愿意,我让他帮助盲天女先让我们的安营扎寨,我们两个过去会会对方,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为什么要单独见我们两个。

    在我们说话期间,又起来很多帐篷,大家都是经常性在野外劳动者,所以这种野外生存能力都特别的强。

    一时间,我都以为这里并不是荒野,而是西藏某个小部落,这次的人数估计有在一百以上,甚至更多。

    跟着艾薇儿绕过那些帐篷,在后面的一个比普通帐篷大了一圈的圆顶帐篷前停下,艾薇儿说了一句我们谁都听不懂的话,里边也传来了同样的语言,然后三个人就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立马扑面而来的温暖,因为地上好几个大型的无烟炉。

    这种炉子人是不可能携带的,估计是跟着飞机空运过来的,地面铺着已经泛黄的羊毛地毯,看得出这是新的,而且价格不菲,还有很多行李箱靠着帐篷摆放着。

    周连山正坐在里边喝着什么,显然刚才应话的就是他,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说的是德语,因为就是为了迎接接下来的德国人,也可以说这个人才是一直支持周连山的幕后大老板。

    一会儿进来一个藏人,他穿着西藏人长穿的衣服,他给我们倒了酥油茶,并告诉我们,他是这次的向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